SCP-1035
image1

SCP-1035的最初实体位于右侧,在Sally ██████的死亡后被回收;位于左侧的是于██天前被回收的实体。留意两者在外观上的相似之处。

项目编号:SCP-103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035被保存于Site 19的生物学存储设施,而有关其性质的研究仍在进行中。被指派于[已编辑]计划的3级研究员可以在对D级人员的使用申请于至少一周前就已归档的情况下申请获取SCP-1035以用于研究。在SCP-1035中暴露时间过长的材料应被视作2级生物危害并予以焚毁。

描述:SCP-1035是一只用于给儿童佩戴——可能为手工制品——的粉色羊毛连指手套。通过对有关家庭的采访,另一只与项目外观相似的手套被发现遗失于██个月之前; 该只遗失的手套当前的位置,以及它能否产生与SCP-1035相同的影响目前未知。要测出SCP-1035开始产生其影响的确切时间十分困难,但由当前可获取的医疗记录做出的推断表明该影响最初开始于19██年的二月中下旬。

SCP-1035最初进入基金会的注意是一名基金会人员在████████纪念医院进行的嵌入式工作的成果,当时该人员正在调查一例可能的[数据删除]。由于该人员在医院的职位,他是Sally ██████在紧急手术中死亡的见证人之一,即首例记录在案的由于长期暴露于SCP-1035而造成的死亡。所有与之相关的平民,包括该儿童的父母以及医疗人员全部被实施了不同程度的记忆消除,而一个涉及到坏死性筋膜炎的掩护故事对此被散布开来。此后不久,特工█████便能够从██████一家安全地取得SCP-1035。

任何被放入SCP-1035的有机物质将会进入一个被极快加速过的腐烂状态。短时间(单次暴露少于2小时)地暴露于SCP-1035对健康人类通常是无害的,因为此时人体的免疫系统在大体上仍能应对SCP-1035所产生的影响,肉眼可见的症状将会在暴露大约2小时后开始出现,而在24小时内,健康问题常常会发展到致死的程度——死亡并非必然发生于24小时内,但不可避免。无活性物质,非人类生命以及有着宿疾的人类个体暴露在SCP-1035中可能会受到不同的影响,尤其是[数据删除]。如想获得对SCP-1035的影响更全面的概述并对目前在SCP-1035上所做实验有所一览,请查阅文件-1035-██。

暴露于SCP-1035中的时间是可累积的,并且多次短时间暴露于SCP-1035可以致命。在SCP-1035中暴露了2小时的人类个体可能需要超过一周的时间来完全恢复健康。下面的表格基于来自文件-1035-██的信息,以及被SCP-1035影响的人类个体所表现症状的典型发展进程的细节:

暴露少于2小时 无肉眼可见影响。测试对象体内白细胞数量可能会发生轻微波动。
暴露2至4小时 测试对象报告称受影响的部位出现了轻微的压痛。受影响的部位,尤其是关节,可能会发炎红肿或表现出肿大。受影响部位内白细胞数量迅速减少。
暴露4至6小时 测试对象报告称感到不适,并会在试图动受影响的部位时感到疼痛。受影响部位的小斑点可能会显得比周边部位的要浅,有可能是[数据删除]的结果。
暴露6至8小时 受影响部位开始生长开放性的疮,任何已有的伤将会被极大程度的加重,可能会有异常量的浆状液体从疮中渗漏而出。
暴露8至10小时 测试对象开始表现脓毒症的症状。产自受影响部位(尤其是████████)的毒素将会开始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分。
暴露10至██小时 在此阶段,7█%的测试对象身上都会被观察到了反常的霉菌生长。由于免疫系统功能衰竭,测试对象在此阶段可能会感染各种不同的非致命疾病。
暴露██至██小时 [数据删除]
暴露超过24小时 受影响部位几乎完全坏死。此时,脓毒性休克与[数据删除]的共同作用会给测试对象带来必然会发生的死亡。██个测试对象在活过暴露于SCP-1035的最终阶段后伴随着医疗人员十分惊人的生命挽救工作继续存活了██天。截肢在防止身体其他部位受到SCP-1035影响时十分有效。将SCP-1035与SCP-500及其他医疗性SCP进行联合测试的申请已被拒绝。

补充材料:

附录:自从这篇文档编写完成,基金会特工已另外回收了██个与SCP-1035有着相似性质的物件。这些物件正在等待SCP评级,并将会被指定从SCP-1035-2到SCP-1035-██的编号(原始的SCP-1035实体将会被重新指定SCP-1035-1的编号)。[已编辑]计划已被分配了查明SCP-1035实体的性质、应用以及来源的任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