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36
1036-1.jpg

SCP-1036-1

项目编号:SCP-10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036的每个个体都应被保存在一个锁闭的铁箱内,并置于低潮湿度环境中以减缓保存容器与钉子的氧化过程。在任何时候,与样本的接触都应保持最大程度的谨慎,以保证将钉子从样本上碰落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任何情况下都不得将任何钉子从样本上取下;一旦发现任何钉子有从样本上脱落的风险,参考文件1036-3P.BR进行复原操作。

每隔一段固定的时间(时刻由Site-06的当值恩甘加巫医根据天文观测决定),恩甘加应为每个样本添加上至少一根质量超过8克的铁钉。

当非恩甘加的任何人员必须进入样本的保存设施时,建议由恩甘加先将样本的眼睛或者任何反光的部件用电工胶带或其它不透明材料遮盖住。

描述:SCP-1036外形上表现为一系列的木质雕像,其形态与中非西部的刚果文化的崇拜物吻合。基金会目前收容了4个SCP-1036样本,SCP-1036-1、SCP-1036-5、SCP-1036-6与SCP-1036-7。

所有雕像都呈现为一个人形(部分偏向动物形态),通常都摆出了威胁性的姿态。所有雕像都是由非洲热带硬木制成,同时被诸如紫檀木粉末、树脂、以及棕榈叶一类的植物纤维装饰着。每个样本都拥有一个由有光泽或反光的金属,诸如抛光银,所制成的部件(通常是眼睛或者腹部),通过树胶黏贴在样本上。样本上有一些土壤,其来源指向██████地区的几个确定的墓葬区。一些铁钉被钉入了每个样本的木质部分。

样本的触摸手感微温。分析显示,样本通常拥有比收容室的室温高出四到八度的表面温度;然而根据Kalazima-1事件发生时的观察日志1036-986-B.233,在观察中断前,SCP-1036-3的表面温度在不到四秒的时间里飙升到了至少九十摄氏度。

根据基金会通过传统的刚果萨满教仪式对样本的问询,每个样本都束缚着一个有知觉的灵体。所有基金会已收容的样本(包括样本上的捆绑物),都是在19世纪80年代之前制造的1。只要保证SCP-1036的整体完好,被束缚的灵体就无法自由的与恩甘加交流或是对与样本视线接触的生物产生影响。土著恩甘加制作SCP-1036的目的是为了将被其中的灵体的力量应用于多种用途,但制作流程的相关知识已经遗失了,因此基金会对SCP-1036的注意力将集中于收容上。

附录#1:

1036-6-small.jpg

SCP-1036-6(细节)

来自于采访A的音频日志;██/██/19██

Dr. Morrison:这里是Dr. Morrison。我,嗯,正在06-SSD的外间,与Nzinga先生一起透过观察窗口检查收容室。Nzinga先生,请你为记录解释一下我们的试验内容。

Nzinga:好的,博士。我是François Nzinga,Site-06的在职恩甘加。今天,我将会进入收容间06-SSD去与保存在那里的SCP-1036-6中的灵体交谈。

Dr. Morrison:很好。请说明一下你将做些什么。

Nzinga:无声

Dr. Morrison:对不起,François。请对着麦克风说。

Nzinga:当然。我将首先用一些████,一种···你应该会叫“酒”的东西,来帮助我开放我的精神。看上去发呆一样。我将能够接收iwa,或者说灵魂附体,这样我就可以安全的跟它交谈了。然后我将打开装着SCP-1036-6的容器。

Dr. Morrison:这个,嗯,对你来说安全吗?

Nzinga:沉默许久)是的。

Dr. Morrison:你可以开始了。

大概十一分钟后

Dr. Morrison:Nzinga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模糊的声音持续了大约两分钟

Nzinga:好了,博士。抱歉,刚才在做准备时我没有回答你们。现在我准备好了(模糊的声音)现在我把SCP-1036-6拿出了箱子。我将通过对视SCP-1036-6的眼睛来与nkisi对话,它是···(缓慢而痛苦的哼声

(接下来的对话,尤其是注明的部分,是由刚果语翻译而来的)我是François Nzinga,█████████的萨满。我正在跟谁说话。老子是KuMpemba a Fula,你个没娘的混账。放了老子,否则老子就把你···我命令你恭敬的回答。为什么你会被囚禁在这个物品中···那个(咒骂,意为“操羊的”)巫医用铁把老子困住了。只要老子逃出来,老子发誓会···重复,恭敬的回答。你被囚禁了多久了···你们的326个年头了,你这个(咒骂,意为“阴茎有病的”)凡人···那么你是为何被囚禁···那个巫医要用老子的力量来制造nlongo(大概为一种“药物”的名称),还有驱走他的氏族成员的厄运。差不多他跟他的后辈一直就是这样使唤老子的。偶尔会有巫医用老子来下诅咒,或者干掉侵犯他的氏族的地盘的人。虽然那感觉挺棒的,不过老子一直是,现在也是,一个囚犯。这是哪儿?老子闻不到丛林的味道···我面前的这些是属于一个收容机构的。你能告诉我如何使用你的力量来制造nlongo吗?···为啥老子要那么做,你个(咒骂,意为“吃河马大粪的家伙”)。你没能耐强迫老子来教你。(咒骂,意为“塞条水蛭到你的菊花里”)。你这傻兮兮的(无法翻译的咒骂)。放了老子。谁在那面墙后面···不要在意那个。你将会回答我的问题,在什么时候(窒息的声音)···

Dr. Morrison:Nzinga,你没事吧?

Nzinga:我要——等等——不要看···

Dr. Morrison:我马上把你弄出来,François。Bill,快开门。

特工Lopez:他说过,不要···

Dr. Morrison:我觉得他咬舌了!他现在需要医疗护理。François···

Nzinga:刚果语)不···不要看···

开门的声音与模糊的杂音

影像记录显示,Dr. Morrison在试图扶起Nzinga时与SCP-1036-6有了瞬间的对视。Dr. Morrison立刻狂暴的冲向SCP-1036-6,试图抓住上面的一根钉子,但被特工Lopez使用泰瑟枪制服了。Nzinga恢复正常后离开了观察室。Nzinga报告称,SCP-1036-6的灵体的束缚完好无损,但建议保持对Dr.Morrison使用镇静剂

附录#2:

1036-III-small.jpg

SCP-1036-2、-3和-4(归档图片,摄于基金会将其回收之前)

<日志开始>
问询日志██-██-19██
(Kalazima-1事件)

Dr.Torvaldsdottir:开始录音。特工Lee,我是来听取你对于损失了SCP-1036-2,-3 与-4的事故的汇报的。我们现在已经将这次事件命名为Kalazima-1事件。

Lee:损失了他个天杀的。我觉得我们失去了整个东南翼区的一切。有多少人挺过来了?

Dr. Torvaldsdottir:3个,包括你。但是你是唯一一个,唔,我们能够进行问询的。我需要你在报告中尽可能仔细。

Lee:好的。有一个D级人员被派去给SCP-1036-3的箱子更换监视设备。

Dr. Torvaldsdottir:是D-4933吗?

Lee:没错。正常的维护流程是由巫医——本来应该是Pierre Khonvoum,但是他的女儿当时正好在生孩子——首先进去,遮盖住反光部分,然后确认安全后再放行。但是那时Pierre不在,所以Terry做了决定,让D-4933直接进去了,不过戴上了个眼罩。

Dr. Torvaldsdottir:那是预防SCP-1036-3的灵体的措施?

Lee:是啊。我们之前也这么做过,就在Jean Bumba···嗯···从我们这离职和Pierre还没来工作的时候。

Dr. Torvaldsdottir:那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Lee:就像我说的,D-4933的眼睛被蒙上了。在他探手去箱子里摸索温度计时,他一定是撞到了雕像或者什么东西,结果把一根钉子撞掉了。然后D-4933就开始,你明白的,四处乱撞。他开始哀嚎,疯狂的挥手,就像是他身上着火了一样,然后撞翻了SCP-1036-2和SCP-1036-4的箱子。所以我立刻从外侧封上了收容室的房门然后关闭了观察窗的屏障。

Dr. Torvaldsdottir:有任何东西从收容室里出来吗?

Lee:没有。门立刻就被封上了。但是站在我身边的Knorr特工,开始呕吐出大号的白色虫子。它们看起来像是蟑螂——至少有一半相像。然后站在大厅尽头的Dr. DiPiano,就像是癫痫发作了,然后他开始把自己的手指咬下来···

Dr. Torvaldsdottir:就在那时,你开始逃往控制中心?

Lee:我···我想是的。我试图通过南侧走廊去检查点C来关上防爆门。特工Majchrowski在那里。他,唔,用一把剪刀捅烂了自己的眼睛和胃部。他试图攻击我,但是被自己的血滑倒了。他在哀嚎着些听上去像“kindoki”的东西···我试图激活喷洒系统与释放麻醉气体来阻止他们继续自残。我想我成功了,因为一分钟后我失去了知觉。

Dr. Torvaldsdottir:根据日志,麻醉气体在18:37:22时开始释放。

Lee:那···(痛苦的喘息)Pete活下来了吗?

Dr. Torvaldsdottir:Pete···嗯···(翻动纸张)恐怕没有。特工Foy的尸体在车库中被找到。死因···看起来他喝下了大约两升汽油。在回复意识后,你做了什么?

Lee:我,嗯,我包扎了不知道被谁打伤的肩膀,然后我回了SCP-1036的收容室。雕像完全变成了碎片,看上去D-4933把大部分的钉子都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听着,博士,曾经呆在那些雕像里的玩意···它们现在还在,对吧?

Dr. Torvaldsdottir:目前···嗯···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我们已经安排MTF Mu-13进行了扫荡,确保一切安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