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37
bolt.jpg

在1037-5事件中,SCP-1037(位于照片正中央)被受其影响的物质包围。

项目编号:SCP-1037

项目分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已更新): SCP-1037目前被收容与Site-19中的一座40米竖井内。SCP-1037位于连接在竖井墙壁上的两个活动平台的中心。因受SCP-1037影响的透明材料会变为不透明,所以SCP-1037的收容系统应使用有机玻璃制成的活动平台。安装在收容系统顶部的激光器将与底部靠近收容系统边缘的激光传感器相连。

如果有超过两个激光传感器无法感应到对应的激光发射器(此现象标明已经有较高比例的机玻璃活动平台已被转化为受SCP-1037影响的材料),活动平台将会打开,使SCP-1037落在其下方的活动平台上。受影响的活板门将由自动化系统运送到现场的焚烧炉。

收容系统内部须每隔0.5米设置一个活动平台。SCP-1037的收容系统须每8年激活一组全新的活动平台。根据现有情况,如果在期间没有发生电力供应不足、收容失效、或其他事故,此收容控制系统至少足够持续收容SCP-1037至公元2627年。如果在期间发生了电力供应不足、收容失效、或收容系统外壁破裂,应将项目悬浮在二级收容系统内的凝胶体中,直到主收容系统修复为止。

描述: SCP-1037为一枚SAE级5号钢螺栓,此类螺栓适用于大多数带有钢或混凝土框架的建筑。项目的主要成分为中强合金钢,其中含铁97.5%,钨1.2%,另外含有1.3%的未知物质。

SCP-1037会以纳米级的频率振动,其振动频率和振动结构较为复杂,频率范围在8500赫兹到900赫兹之间。这些振动将会影响周围的物质并使其晶体化1并转化为与SCP-1037在视觉上相同的物质。此外,受SCP-1037影响的物质(被指定为SCP-1037-1)会始终保持与SCP-1037相同的振动,只要SCP-1037持续与SCP-1037-1保持接触,SCP-1037造成的影响就会呈指数级扩散。若存在M克的物质,物质的质量(R)在开始接触SCP-1037的时间(t)天后,SCP-1030-1的质量为R = f (t) = M (e833.2 t - 450.07)克。

SCP-1037-1物质的强度会比受到SCP-1037的影响之前脆弱很多。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存放SCP-1037的建筑会因结构不完整而倒塌。假设如果有足够的时间,SCP-1037将能够将整个地球变成SCP-1037-1。这将是一个N0K级“感染性材料”情景。如果上述的算法成立,SCP-1037将在与地面接触8年后造成此K级情景。

收容记录: SCP-1037最初被发现于Dr. Claddeus的庄园中;据调查,Dr. Claddeus是一位研究东欧和北非文物的历史学家。1875年,Dr. Claddeus去世后,一名检查他遗产的律师发现了SCP-1037,以及许多与GoI-004(破碎之神教会)有关的文物。SCP-1037被发现悬浮在一个装满凝胶体物质的容器中,直至项目被发现时,项目已经将大约四分之一的凝胶体转化为SCP-1037-1。
对Dr. Claddeus亲属的采访表明,Dr. Claddeus的亲属并不知晓SCP-1037的存在。SCP-1037最初被美国安保收容倡议所持有,随后被SCP基金会收容。

根据Dr. Claddeus的日记,SCP-1037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埃及某处挖掘现场的一个密室。基金会在此发现了几个SCP-1037的非异常复制品,其中一些附在长棍的末端,还有多支可以用来发射它们的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