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41

项目编号:SCP-1041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041被收容于Site 17的第2类人型收容室中,并根据膳食大纲AHF4提供饮食。对SCP-1041的具体身份需特殊考虑,浏览文件1041-5C以获得跟多信息。

任何关于SCP-1041被收容之前的人生资料必须被回收,所有声称知道SCP-1041的非工作人员将被强制遗忘C-1041以消除任何关于对象的记忆。(如适合)错误的文件和/或记忆会被伪造与提供。

正在努力获得更多文件1041-5A中记述的信息。

描述:SCP-1041是一名56岁的人类女性,没有显示出物理异常属性,收容于2012年7月3日。除了缺少左手拇指,对象具有良好的身体状况。

在编写这篇文档时,根据可靠的记录和证词,已汇编了SCP-1041人生的119个记述;还可能有35个以上的记述存在,但是当下缺少可靠的记录。这被认为是SCP-1041的主要异常属性。这些记述通常都是互相冲突的——例如,描述019提到1977年SCP-1041在上哈佛大学的课,然而记述044指出SCP-1041同时位于弗拉德米尔中心监狱。SCP-1041的所有身份都缺少左手大拇指。

在对象的每个清醒阶段1,SCP-1041会采用符合同一记述的身份,记忆和人格,并否认任何不符合此身份2的信息与个人经历。SCP-1041会依顺序经过153个身份,每个都对应上述记述之一,最后返回“第一个”身份。这些身份被分类为SCP-1041-001(身份出现在收容SCP-1041的当天)到SCP-1041-153。证据表明SCP-1041并没有在收容之前表现出此行为。

99个SCP-1041身份的父母或照顾者已经被找到。其给出的报告大部分都与SCP-1041的童年回忆一致,包括对象出生在1957年3月8日的0933GMT。亲本检测找到了98个女性和94个男性,从基因上看均为SCP-1041的父母。这些人员相互之间没有基因上的关联性;而一对父母生出的后代在基因上与其他所有人员相符的概率几乎为零。

附录:以下SCP-1041的身份是需要注意的。如需查看其余,请浏览文件1041-5A。

个体编号 注意事项
014,015 对象被认为是一对同卵双胞胎。但是,对于被回收的DNA样本的检测发现缺少拷贝数变异,此状况通常能在同卵双胞胎中被找到。他们都不相信存在其他SCP-1041的身份,尽管不能解释为什么。SCP-1401-014与-015都在1994年8月18日的无关事件中失去了左手大拇指。
019 SCP-1041-019在1966年的车祸中失去了双腿。在SCP-1041采用此身份的时期,即使被强迫它也不能移动双腿,虽然在物理层面上能这么做。自SCP-1041被收容以来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确认是否治疗能改变此状况。
067 自1988年到1997年,对象是一个名为█████████████的犯罪组织的一名高层。调查显示SCP-1041-067改动了█████████████的资源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目的是摧毁明显毫不相关的由多个政府部门和学术机构所持有的记录。在2011年遭到一个明显的行刺企图后,SCP-1041-067经历了逆行性与顺行性遗忘症,进一步的调查被阻碍。
081 SCP-1041-081为混沌分裂者工作了14年。尽管基金会不知道其确切的职责是什么,但根据对象的学历,其最适合受雇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
127 SCP-1041-127宣称具有“心灵力量”,理论上允许对象与他“过去的自己”进行交流。检测表明对象可能拥有有限的能力,可以得到其它SCP-1041的身份所拥有的信息。调查显示SCP-1041-127可能在成年后就已具备此能力。
154 对象确定已经因肺癌死于1999年1月2日,且不在SCP-1041所表现出的身份中。警方记录表明SCP-1041-154的尸体在2012年7月15日被人从坟墓中给挖走,至今下落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