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47
sign.jpg

SCP-1047-1个体在被收容前

项目编号:SCP-104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1047-1至-5的实体应被单独包装在氮气中以最小化它们在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暴露,并储存在标准无生命物体储存柜中。柜中应设置大气感应器的以监控二氧化碳的浓度以及自动海龙灭火器以因应火灾的情况。

所有SCP-1047-1的实体应以箭头指向地面的方式储存。

SCP-1047-6现在无法以前述方法收容,它被收容在发现的地点。整栋公寓已被基金会经由前台公司买下,并被保持无人居住。双泵系统已被设计成抽空收容SCP-1047-6的房间并以氮气取代之(机械规格和图表请见附录1047-B26);这些泵必须不断运转。所有维护泵和/或研究收容SCP-1047-6房间接口的人员应配备标准辐射计量器,以及遵照标准的暴露于辐射时的健康与安全规则。

描述:SCP-1047是6种类型交通和街道标志的集合,每种都会引发不同的异常效果。当一个SCP-1047的实体从它的杆子取下并被放置在一个房间,其中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大于约600ppm和/或空气中的大麻(Cannabis sativa)燃烧产物浓度大于100ppm时这种异常效果会被启动。特定大气条件下的活化参数以及“房间”的精确操作型定义仍有待确定。在所有情况下这些异常特性不会超出上述房间的牆壁,并可以藉由从外部打开房间的门或窗导致的气体交换来中断。

SCP-1047-1(已收容18个实体)是一个“单行道”路标。当SCP-1047-1被启动时房间中的重力会立即重新调整,让“下方”处在路标箭头所指的方向。如果在落向重力的新方向时箭头的方向改变(如号志在空中旋转,或是在掉落途中撞到别的物体),重力的方向会立即随着箭头方向改变。如果房间不是一个更大建筑的一部分而是一个单独的结构(如移动房屋、露营帐篷或流动式厕所),重力的重新定位会导致上述结构强行且持续的位移;这种位移往往导致结构体在与其周边环境的多次碰撞中损毁(此时SCP-1047-1停止启动),或是将结构体抬至上层的大气中(由于气压下降导致SCP-1047-1同样停止启动)。

SCP-1047-2(已收容23个实体)是一个“停”路标。当SCP-1047-2被启动时,房间内所有的嵴椎动物会瞬间经历一种所有随意肌的完全瘫痪。被SCP-1047-2导致死亡的个案原因有摔伤、吸入食物以及飢饿至死。

SCP-1047-3(已收容31个实体)是一个“禁止停泊”路标。当SCP-1047-3被启动时,房间内所有的嵴椎动物会无法停止移动或失去意识,它们会不断踏步直到力竭而死。同时所有受影响生物会无法离开SCP-1047-3的影响区域。

SCP-1047-4(已收容14个实体)是一个“会合”路标。当SCP-1047-4被启动时,房间内所有嵴椎动物的皮肤以及房间内所有在过去24小时内曾经接触过皮肤的表面(SCP-1047-4本身除外)会瞬间呈半流体黏稠状,让它们在接触时导致分子层面的互相黏结。

SCP-1047-5(已收容4个实体)是一个“让路[yield,亦有屈服的含义]”路标。当SCP-1047-5被启动时,房间内所有的嵴椎动物将会瞬间失去所有意志,并坐着不动直到他们看到或听到一个可以被解释为命令的举动。如果此命令可以在不离开房间的情况下完成的话他们会服从并以耗费最小所需的力量来完成。[注记:儘管可以合理假设SCP-1047-5的效果会影响所有嵴椎动物,但“服从”的效果只有在人类以及训练过的哺乳动物身上测试过。]

虽然由于其异常效应的性质无法被直接证实,SCP-1047-6被推测为一个“限速55”路标。在其影响区域(6号公寓,#239[删除]大道)内中光速为每小时55英里(88公里)。因此在房间接口的相对论效应和契忍可夫辐射1导致了进入公寓房间是不可能的。双泵系统已在站点被建立起来抽走房间内的空气并以氮气取代之;预期473(四百七十三)年的持续运转后可让大气浓度低于SCP-1047-6的启动参数。

获得纪录:SCP-1047是在 ██/██/20██,以下称为事件1047-A,当一个SCP-1047-1的实体从[删除]的一个城市的一根电线杆上被偷走,并被作为一个附近公寓的“墙面装饰”时被发现的。导致的五起死亡对外解释为一辆卡车撞进了公寓。

调查显示市议员[删除]公开对路标失窃案的增加表态,并声称所有的路标窃贼都会“获得他们应有的下场”。当基金会前往访问时,市议员[删除]立刻自杀;第二名市议员和两名城市基础设施部的雇员则在同时死于脑溢血。另外两名城市基础设施部的雇员也同时被闪电击中死亡。除了六具尸体都有相同的牙齿外,尸检没有发现其他异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