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49-JP

项目编号:SCP-1049-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049-JP需收容于3 m×3 m×3 m的收容室中。除了与进出收容室相关的安保设施以外,无必要在其中安置特殊的设备。但是,若SCP-1049-JP有所要求,负责人员需在收容室内挂上田地、田园的照片。虽然负责人员可自行选择照片,但若可能尽量选择在黄昏拍摄的。

kakasi.jpg

发现时被拍到的SCP-1049-JP。

描述:SCP-1049-JP是有感知能力的一具稻草人。由于是用木材和布料制成的,可看到整体的劣化与损伤。SCP-1049-JP可以暂时从其所在地消失并无视障碍物在遥远的地方重新出现,虽然此性质导致了完全收容的困难,SCP-1049-JP本身是会配合收容的。虽然SCP-1049-JP拥有使用日语对话的能力,但除了向接近者提问外几乎不说话。唯一的例外只有在后述的SCP-1049-JP-1进入事件中,在这期间说的话亦只有回答大概一个问题的程度。

SCP-1049-JP在他者(主要是人类)接近时,会使附近出现保险柜(以下为SCP-1049-JP-1)。SCP-1049-JP-1有0.5 m×0.5 m×2 m大,被锈部分侵蚀。SCP-1049-JP会对接近者进行主旨是“想要取回(被)忘记了的东西吗”的提问。接近者作出肯定回复时,SCP-1049-JP-1的门会打开并变成能进入其内部的状态。接近者进入内部后,SCP-1049-JP-1的门将关上,并变得无法通过外力将其开启(SCP-1049-JP-1进入事件)。接近者对提问进行否定的回答时,SCP-1049-JP-1将沉入地面消失。

通过实验,已确定接近者进入SCP-1049-JP-1内部且门关上后,门正对面的内壁将消失并连接到别的空间。连接的空间并不固定,迄今获得过“下雪的街道”、“黄昏的废墟”、[数据删除]等的证言,但无关空间的景色差异,被实验对象一致地报告了空间中传来酒味的报告。根据这些与SCP-1049-JP自身的发言,认定SCP-1049-JP与相关组织“酩酊街”有着强关联。连接到空间后,某些物品会出现在被实验对象前。虽然这些物品中包含了过去与被实验对象有关联的东西,但也存在与被实验对象关联不明的物品。若被实验对象侵入到被连接的空间中,并接触出现的物品时,被实验对象应该会变得难以从SCP-1049-JP-1(或者被连接的空间)中返回。在现在进行过的实验中,被命令与物品接触的被实验对象之中能带着物品返回的仅有3名。另一方面,进入空间而不接触物品时,可能被实验对象将轻易打开门返回。

SCP-1049-JP是在Site-████附近检测已失踪特工・清野所持的GPS信号时偶然发现的。发现时SCP-1049-JP周边出现了SCP-1049-JP-1,并从其内部发现了上述的GPS。当时起SCP-1049-JP便配合收容,收容被立即建立。

以下主要是使用D级人员进行的实验记录的摘录。在实验记录的末尾,附带刊载了该次实验中对SCP-1049-JP进行的提问内容。没有特地说明时,提问者是实验负责人,回答者是SCP-1049-JP。

实验记录-1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回收进入事件时出现的物品。

结果:被实验对象没有返回。GPS信号亦中断了。


提问:你是怎样的存在?

回答:灵薄1的稻草人。前往酩酊的向导。或者说,愚蠢的木偶人。

实验记录-2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拍摄进入事件。禁止被实验对象接触出现的物品。

结果:被拍摄的画面显示出下雪的风景和被实验对象在童年时期所持的玩具。但是在画面中看不到建筑物。


提问:为什么要配合收容?

回答:可以在如月2对我的寻找之中躲藏。

实验记录-3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在禁止接触物品的基础上拍摄进入事件。使用了与实验记录-2中相同的被实验对象。

结果:连接的空间和上次一样在下雪,但在附近存在众多玩具,玩具构成了若干座山。此外,在被实验对象之外的地点处存在坐在椅子上的人形实体。在被实验对象前出现的物品是被实验对象的肖像画。看上去画的是年少时的样子,详情不明。


提问:为什么如月工务店在寻找你?

回答:他们希求被忘记的东西。

实验记录-4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拍摄进入事件。被实验对象被禁止接触物品。使用了与实验记录-2,3中相同的被实验对象。

结果:被实验对象消失。从SCP-1049-JP-1回收的摄像机记录了被实验对象接触了在被实验对象前出现的[数据删除]的情况。


提问:如月工务店的“被忘记的东西”是什么?

回答:他们,那些支离破碎地逃脱了的似鬼非鬼之物原先所存在的地方。正确来说,是他们自身。

实验记录-5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利用GPS装置,测定出现的SCP-1049-JP-1会在哪里消失。

结果:SCP-1049-JP-1完全消失时GPS信号亦中断了。但是SCP-1049-JP-1再度出现时信号也恢复了,装置也无碍地被回收了。


提问:如月工务店的“他们自身”具体是什么东西?

回答:胡乱的一群。空虚的憎恨与愤怒的雾。然后最糟糕的是酩酊大醉的人。

实验记录-6

实验负责人:清野博士

实验内容:探索连接的空间。没有特别的指示。

结果:SCP-1049-JP-1的门关闭后,通讯中断。被实验对象没有返回。


提问:你为什么引诱人进入SCP-1049-JP-1消失掉?

回答:我是向导。决定道路的是他们,我遵从他们的希求。此外并不是消失,他们只是前往了遥远的地方。

实验记录-7

实验负责人:清野博士

实验内容:探索连接的空间。禁止被实验对象接触所有物品。

结果:被实验对象没有返回。


提问:是说消失的人们本身,希求着那样的事吗?

回答:虽然愚蠢,但就是那样。

实验记录-8

实验负责人:清野博士

实验内容:探索连接的空间。在被实验对象的前臂绑上高强钢丝,穿过SCP-1049-JP-1的门缝与收容室的柱子绑在一起。

结果:被实验对象没有返回。高强钢丝以被解开的状态从SCP-1049-JP-1排出。


提问:根据你以前说过的内容,可以认为现今为止消失的所有人是想从这个世界离开之类的吗?

回答:希求过去时,大多数时候,不会去想将过去带到现今。只会想回到怀念的时候,希望能停留。这,太过愚蠢了。

实验记录-9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被实验对象进入SCP-1049-JP-1时,让另一个被实验对象按着SCP-1049-JP-1的门,妨碍其关闭。

结果:门以强大的力度缓慢地关闭,被实验对象未能妨碍。在门完全关上将被实验对象的身体夹入的一瞬间,SCP-1049-JP瞬间移动到被实验对象的旁边,将尝试妨碍的被实验对象拉出。


提问:你为什么要从如月工务店逃出来?

回答:不想让他们想取回的东西来到这边。那,太过污秽、太过空虚、太过悲哀。

实验记录-10

实验负责人:户田博士

实验内容:回收在被实验对象前出现的物品。

结果:被实验对象返回了。回收的物品是刻上日期的戒指,从其大小推测是男性的物品。


提问:你是为了这个世界着想才从如月工务店逃出来的吗?

回答:可以说这个世界怎么样都行也说不定吧。只是,我只是愚蠢的。曾经看过的夕阳,太过美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