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52

项目编号:SCP-105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052应该存放在一个位于45号站点,蓝13区的一个被照亮的密封箱中。一台微型闭路电视摄像头应被部署在其中,每天晚上,监控员都应进行检查以确保项目没有消失。

任何到达45号站点信件,不管是电子的还是物理的,都必须先经过安保人员的检查。在检查过程中,如果任何信件、信封以及便条上被发现上面写的地址是“安娜”,或者任何被标记指向这个名字的相对应的实体,都应当被收容并送至负责记录任何的,包括潜在的,寄件人可能察觉到基金会存在的情况,或者拥有任何有关SCP-1052性质以及提及到Ana这个名字的内容的研究助手M. Joshua处。在更多涉及到项目认知的内容被找到时,回收小队应该迅速部署到寄件人的住处,此后,寄件人必须被带回基金会进行询问甚至在必要时清除。

相关信件的应该被归类保存到站点数据库的Foundation_Materials\Safe\SCP-1052目录下, 而纸质信件则建议丢进站点中指定的碎纸机中。

注意,请求和“祈求”不能计算作为存在样本来认识,而应该特别区分于其他绝大部分的信件进行标记
保安人员应该每两周检查一次文件记录,并将网络上的任何将“安娜”当做基金会流行语的情况进行记录(一份由基金会语言学家编纂的,可以被查询的目录)。

注意:鉴于最近45号站点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级别的威胁等级,建议将SCP-1052转移至一个未收容武器性SCP项目的保存设施内。该样本表现出了一系列泄露状况可能会威胁到站点内其他在收容SCP项目的收容安全。——Lim博士。

描述:SCP-1052是一个女士便携化妆镜,直径大约5英寸。项目的镜框和把手上面镶嵌有金叶子。而镜子的头部和把手部分是用优质黄铜制成,而链接两个部分的销子是用木头制成。基金会历史学家估算项目是在十六世纪晚期制作出来的,可能是1543-1602年间流行于法国的巴洛克风格的装饰性产物。

在项目的侧面空白处上写着“Chère Ana”;翻译过来就是“亲爱的安娜”。在项目的头部往下2英寸处的木销子上有一个女性的图像。估计年纪是在30岁左右。她穿着第三系教士服,手里拿着一束缠百合花和十字架。 如果没有收到任何信件,项目是没有任何异常表现的。

SCP-1052是大量被诊断患有神经性厌食症的这类人所写信件的接收者,收信人处填写的名字叫“安娜”。在分析了这些信件之间的内容之后,研究人员已经推断,某些寄信者将“安娜”视作他们疾病的生理表现,而其他的寄信者则表现出将“安娜”视为一种神迹,并向她祈求“温暖”和“力量”来抵抗饥饿感。目前仍然不知道这些寄给SCP-1052的信件是如何到达它们的“收件人”的,尽管许多寄件人在最初被捕时并没有显示出他们知道基金会的存在。

查询SCP-1052在基金会的记录中必须拥有至少三级权限的许可,因为基金会拥有该项目已经超过一个世纪了。而更多的非官方记录显示项目是由[数据删除],一个属于在当时与基金会有联系的一个环境组织人,他以个人身份上交给基金会的。在1948年,GOC通过拦截一封寄给SCP-1052的一封信件而获知了一个安保漏洞,然后通过这个漏洞袭击了Site-26之后,当前对项目的收容措施应被有效实施。在Site-26毁灭的余波过后,项目及那些相关联的信件被运送到Site-54并重新整理,目前,依然有信件被投送过来,收信的地址则位于Site-45。

注意:目前调查由在GOC内部工作的实地特工进行,目的是查明SCP-1052是否确实是一种由其组织埋下的追踪装置。

附录1052-A:一封相关信件,注明是“寄给安娜的信”,日期标注为2003年9月21日

亲爱的安娜

操你。你毁了我的一生。我害我失去了家人、朋友,以及我的所爱,这一切都随着我吐出来的那些东西一起冲进了马桶的漩涡中。当我现在用手指扣着自己的喉咙,呕吐的胃酸灼烧感直冲我的眼底时,我才意识到我恨你。你夺走了我的一切,然后把我像扔一个破烂娃娃一样扔在一旁,还充满鄙夷地看我。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还是太胖了么?还是说我的骨头依然不能穿出我的皮肤?

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已经毁了我吗?你已经毁了我的嗓子,让我再也无法使用她和其他人进行教练,操控了我的心灵,使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的美,这样你高兴了么?我爱你,如此的爱你,你是如此的动人。我希望能和你一样,我希望能变成你。我希望我的胃里空空如也,就好像它们自行崩溃了,去寻找原罪一般。我希望在只有空气地方起舞,摆脱这让人烦恼的体重而自在地遨游,最后在某一天的晚上死于呕吐造成的窒息上,所以我可以成为你,安娜。请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我每晚都向你哭诉,尽量无视家人所犯下的过错,他们就如同一群羊一样在我身边。他们我一样那么了解你。你是我最后的全部。

带我离开这个世界吧,安娜,请抱着我,然后将我拉离这个世界的边缘。我在这儿感受到的只有寒冷和孤独,放眼望去,我看不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这一切几近让我昏厥。我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死去,但是我不想自己结束这一切。我不想死。求求你带走我。求求你让我变得更苗条。求求你让那些窃窃私语的家伙闭嘴,我知道他们在说我不健康。我的记忆依然在我的皮肤下剧烈地扭动。求你了,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痛楚了。

爱你的,

忠实者

附录1052-B:对███ █████先生的询问——一位往Site 45和Site 54寄件总数达到36封的一名寄件人。

对象:喂喂!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还有拉我到这里来做什么?

研究助理███████:冷静些,███先生,我们只是想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还有看看能不能帮你点什> 么。

目标:帮我?天哪,你在说什么?我告诉你,你个弱智,我很好。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他们那些破烂鸟医生什么都不懂。她帮我变成我一直所梦想的那样,所以你这白痴蠢货现在可以结束这见鬼的询问然后滚回去告诉你那智障上司好让他们这群总是闲着没事干的蠢货好好去干他们该干的事情了!

研究助理███████:███先生,你是否明白你已经一直在给一个政府安全设施在写信?一个你本该对其一无所知的地方?

对象:它是里拉?她就是那个雇佣你的二货?

研究助理███████:███先生!我们需要你注意。我不想找你任何的麻烦,但是不排除,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不合作的态度话。

对象:[沉默了将就一分钟]

研究助理███████: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是如何将这些信件寄给我们的?

对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研究助理███████:我是指你写给安娜的信!你是怎么知道该往哪里寄的?

对象:[沉默接近一分钟]

研究助理███████:回答我的问题,见鬼!

[对象开始崩溃和哭泣]

对象:她…她开始的时候寄了一封信给我。她说我不够好他说出的那些话已经占据了我的脑海。我必须要和她说话因为我感受到了她冰冷的眼神。求求你,让我要她说下话,我要向她道歉,我很抱歉我没变成那副我该变成的骨头。求求你…

研究助理███████:…她还给你寄过别的信件吗?

对象:她会告诉我,如果我寄信过去的话…说我是如何的破烂和不完整,我是怎么样的肥,以及我该如何的更加努力。她鼓励过我一次,为我减掉肚子的尝试。但是她…她从没有…我要和她谈谈。我需要她的爱,还有他的赞美。

研究助理███████:这些信现在在哪?

对象:在我家。求你了,你知道她在哪么?你能让我和她谈谈么?我必须告诉她我所做过的一切。

研究助理███████:你干了什么?

对象:我受够了。

附录 1052-B:从███ █████先生家中查获的信件

亲爱的███,

你还不是一无是处。不过你依然差我很远,不要以为躲在医生和你的人的背后,我就不能看见你,还有你那挂满肥肉的身躯。你确实没有必要听我的。不过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了,███,我只好放弃你。

不过,希望依然是存在的,我美丽的子民啊。你不觉得那光景很美丽么?继续加油,努力保持姐。这样的话,也许某一天,你能够达到对我来说的足够好,到那时,我的爱,终将会降临于你的身上。

安娜

这封信显示是从Site-45寄出的。

附录 1052-C:1052-1事故的记录

在20██年一月██日研究主任████ ██████以站内研究的名义取得了SCP-1052。可是由于没有关于私人研究的严格管理措施,同时他又无视了自己生理学上的女儿███ ██████女士,一位曾给SCP-1052寄信的人。

███女士当时十六岁,罹患神经性厌食症已有四年,有两次住院记录记录,并且长期拜访精神病院。很可能是研究主任████ ██████——当时在为他女儿的事情而烦恼,而尝试使用SCP-1052,之前并没有与之相关的可靠数据。尽管如此,两天之前他已经计划好了有关SCP-1052的实验(其中本该有第三方在一旁观察他和项目的独处),研究主任████ ██████最后被发现在家中被杀害。随后,基金会组织对他家的调查结果指向了大量███女士和“安娜”之间的联系信件。最后一封来自“安娜”的信件上对███女士说,她的父亲会威胁到他的生命。███女士随后就被基金会所扣留,目前正收留在基金会心理康复中心██-█并对其进行心理治疗。

根据这些情况,目前假定无论是SCP-1085或者那些相关信件会产生较轻的认知危机,而且项目的危险程度也比先前评估的要高。将项目从Safe提升至Euclid的提议目前正在审议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