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83
scp-1083.jpg

SCP-1083,在试验期间

项目编号:SCP-108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在没有被使用的时候,SCP-1083应被收容于一个位于38号站点的锁闭保险箱之中。1083只能由初级研究员从它的收容箱之中运出或是回,并且该研究员在历史上不能出现过任何暴力行为,同时应穿着防护手套。在任何情况下等级2以上的人员不得与SCP-1083之间发生交互。用D级人员进行的实验已经被禁止了,因为在实验过程之中没有收集到重要的数据。所有与SCP-1083发生了互动的人员都应该马上接受盘问并且应送去接受心理咨询。

描述:SCP-1083是一个以上了蓝色,石英材质的畸形丑陋头骨,重15kg,其尺寸为高20cm,长30cm,宽12cm。这个头骨只有在被一个人以双手捧住的时候才会显现出它的特异性质。

在被双手捧着时,暴露于SCP-1083之下的实验者将会经历一次忽然的,持续1-3秒的大规模神经活动(被脑电图扫描分析所证明)。在那之后,非D级人员大部分(87%)都会经历大规模的人格转换。受影响者都会被记录到在智商上有█-██点的减退,这使得他们不再适合于受雇于基金会。除了这一点外,受影响者会表现出更强的推理能力和逻辑运用能力,虽然他们原本的知识和记忆将会减少。相反地,所有的D级人员和曾经对于其他人类个体出现过暴力行为的基金会人员将会进入完全地心理崩溃状态之中,这使得他们想要自残或者自杀。测试者D-3273,他的情况与暴力行为无关(因违反了基金会协议而被降职为D级人员),体验到了其他非D级基金会人员的状况,这揭示了和平主义倾向的最高重要性。

总的来说,大部分暴露于SCP-1083之下的个体拒绝谈论他们和项目之间发生的经历。在08/03/9█和02/11/0█之间,对于这种体验的研究有参考价值的数据都来自D级人员死亡前不久留下的话语,他们之中一些人宣称“他是对的,他是对的,我是罪有应得,他是对的”或者是某些意思相近的不同话语。不论是暴力逼供还是药物逼问都无法使得这些人员披露这个“他”的真面目或者是他对于这些人员的人格起了什么变化的作用。

事故报告1083-A:在02/11/200█,实验1/1083-237之中,一名1级的志愿者,暴露于SCP-1083之下。偶然地,237(这里并非指的是SCP-237,而是这名人员以237指代-Jr.)是招募进来的人员之中唯一一个有着道德哲学教育基础的人员。这被认为是她身上产生的异常现象的根源。在暴露之后,237描述了她对于这一过程的感知(脑电图扫描分析表明持续了1.34秒),根据她的描述这一过程至少持续了一天多的时间甚至可能是数个月。她描述她是在一片无尽的虚空之中度过这段时间的,没有任何的感官信号输入。

在这片虚空之中,237宣称她和一个实体进行了心电感应式的交流(分类为SCP-1083-1),这个实体一直和她在进行有关于形而上学、逻辑学和伦理道德学上问题的讨论。237描述这个实体的“声音”是个男性。1083-1拒绝透露有关于它自身的更多细节,除了它住在这个“工艺品”之中并且一向如此。1083-1还有着对于237生活之中的每一件事件的广博知识,并且和237以一种苏格拉底式的谈话讨论了237在生活之中所犯下的大量逻辑错误。237描述她一开始对于这名实体有着强烈的愤怒和怨恨;但是,她所接受的逻辑学和道德哲学方面的训练最终让她接受了这名实体的推理。

根据237所说,这名实体描述之前“拜访”的基金会人员对于和它之间的体验“毫无准备”,这使得它在心理上强迫他们在日常生活之中使用更多的逻辑推理。但是没有对他们的心理能力做出永久性地损伤。这名实体描述暴露于它面前的D级人员“毫无价值”并且宣称已经“教给了他们有关于他们行为的真正知识”。237在进行了SCP-1083的体验不久之后试图离开基金会。当她表现出对于任何形式的记忆消除都免疫时,处决命令在11/5/0█下达。

附录1081-1:回收文档:SCP-1083是在一座之前由蛇之手作为避难所的房屋之中被发现的(这被放置于该房屋之中的文档和在墙上的涂鸦所证实)。在这间房屋的许多房间之中发现了大量的血迹,尽管如此,任何有用的样本都因为被认为是故意的污染而无法取得。没有找到任何尸体。这个头骨是在这房屋之中的一间卧室之中发现的,同时还有一张来自于被我们所知为“PTS”或者是“Phitransimun联合会”的机构的文档。似乎这块头骨是正在从“森林之Alexandria”被运送到“海之Delphi”的途中。在整座房屋之中发现了被严重扯碎了的纸张碎片并且之后被拼接成如下形式:

海之ORACULUM联合会[保证?抵押?]所有的产品将会[运行?表现?]出最佳状态。如果不能在最大程度上取悦[所有者?物主?],请填写以下表格来[碎片丢失]

顾客 物品编号 来源处 不满事项
ALEXYLVA大学哲学系 OΡΦ XV ALEXANDRIA SYLVANOS 对于[生命收割者?]有过重的惩罚,近似于过激的和平主义。违反亚里士多德判例的只是和战争有关。要求退换和对死去的战士进行赔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