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86
image1

SCP-1086-2,立刻拍摄于其被SCP-1086-1发展体排出后。

项目编号:SCP-108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的SCP-1086-1个体都应被收容并且实施隔离直至死亡。尽管治疗或治愈SCP-1086的方法尚未被发现,但只要将受感染的发展体尽可能快地进行收容就仍有可能阻止其传播。由于收容措施的时间敏感性,任何没有进行紧急任务的机动特遣队都可以被出动以对SCP-1086-1个体进行捕获并运送至Site 38的中心收容区。当发生SCP-1086的大规模爆发传染时,任何配备生物安全性评级达到3级及以上的生物危害收容室的设施,无论是否属于基金会,都将被征用并用于收容。

只要收容规程被丝毫不差地执行,就应该有一(1)个SCP-1086-1个体被保存至任何给定的时间。该发展体将被不惜任何代价以保证存活直到完成了对下一名受害者的确认;用于此目的而使用的任何以及所有必要医疗资源都是被提前批准了的。当发生收容失效导致多于一个的SCP-1086-1个体产生时,将多个被感染个体进行活体保存以用于自动保险目的会被认为是可取的,但阻止SCP-1086的进一步传播要优先于此事。不论怎样,无论如何都不能将SCP-1086-1发展体进行全部处决;这将会导致另外的传播爆发。

批注: 有些考虑对单独一个个体进行收容所需求的巨大人力与物资是否合理的担忧已经出现了。在这件事上应该记住速度才是最优先的考虑对象;SCP-1086-1个体在感染的最初六小时内就获得接触传染性,而给出预先整整二十五小时的警告才能阻止一次潜在的传播。除此之外,收容行动可能会需要于完全隐秘中夺取一个专用生物隔离实验室的控制权然后对数十或数百位目击者实施记忆消除。预算问题是次要的。—Dr. ████,SCP-1086研究负责人

描述:SCP-1086是一种主要由感染一种此前从未发现的细菌而引起的免疫抑制疾病。感染者被称作SCP-1086-1。该疾病对人体有两个主要的影响。首先,该疾病会使患者体内9█%的白细胞改变移动路线至纵横淋巴结中的一个位置,形成一个被称为SCP-1086-2的半透明胶状团。在这团物质形成的过程中,白细胞会被转化为一团紧密相连的神经元,神经胶质细胞,突触和循环组织;主要的这些细胞会构成最终的胶状团,而使SCP-1086传染的细菌使得SCP-1086-2尤其危险。 导致SCP-1086的细菌已经展现出了对抑菌抗生药物的完全免疫,以及对杀菌抗生药物近乎完全的免疫;在这些事例中杀菌治疗是有作用的,但细菌极快的繁殖速度有效地无效化了治疗的效果。

其次,由于身体的免疫系统功能骤然间受到了近乎极致的压制,受感染的个体将会发生许多机会性感染,这些感染会导致感染者的快速死亡。导致SCP-1086的细菌只被找到于受感染的人类体内和SCP-1086-2中;该菌种尚未在其他环境或种族体内被发现过。SCP-1086-2由感染者随疾病的进程产出,是SCP-1086的主要传播媒介主要传播媒介之一。

SCP-1086与其他免疫抑制综合症之间的一个显著区别是它在最终造成患者死亡的机会性感染上所表现出的模式。其他免疫抑制疾病会导致患者得到各个种类的感染,而SCP-1086-1发展体只会按照一个特定的模式获得特定的感染,下方写有细节。SCP-1086的发展过程被记录在附录1086-1中。

附录1086-1:SCP-1086感染模型

阶段1:在最初,病人通过直接接触细菌或前一个SCP-1086-1个体的死亡获得感染。病人将会很快失去免疫系统的保护,并染上数量不定的皮肤病。完成的列表被收录于文件1086-32。不管怎样,无论感染的确切情况,所有的阶段1症状都会与皮肤相关,并且都会具体导致痘痕与水泡以几何形状在病人的全身严重地生长。如果不进行皮肤移植,SCP-1086-1发展体将会在进入阶段2之前死亡;按照收容措施,应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种情形的发生。SCP-1086-2将会于受感染个体的上层胸腔开始形成,将自身合并入神经系统,并开始向脑部发送信息。这个过程会把人体中的白细胞转化到一种多能状态并将他们重新指定成神经组织;此过程十分消耗能量,并会将受感染个体体内储存的脂肪快速烧光。大量的补充营养必须被提供给SCP-1086-1以避免其于此阶段死亡。受感染个体将会在最初感染六(6)小时后变得具有触染性。

阶段2:最初感染十八(18)小时后,病人开始表现神经疾病症状。SCP-1086-1发展体将会变得极度发热并在醒着的大部分时候失去形成合理语句的能力,说出的大多是没有意义的不连贯的语段;词语会被清晰地说出,但大部分个体说出的句子都是难以理解的。在此阶段唯一能得到的连贯的语句就是部分受感染个体会坚持自己已经“沦陷1”了,且没有作进一步的解释。尽管在此阶段中其他所有的症状在性质上都是神经疾病性的,但大部分病人同样会患上结膜炎。SCP-1086-2将会开始向脑部发出越来越复杂的信号,而受影响的个体会将这种信号识别为低沉的音乐或模糊不清的说话声。有人认为SCP-1086-1所说出的语句是对这种声音理解或描述的尝试。测试对象的脑部会和SCP-1086-2为了身体的掌控权而进行“斗争”,但人脑总是会失败。

阶段3:最初感染四十八(48)小时后,SCP-1086-2会将病人的身体完全接管。受影响个体的脑部组织会开始腐烂直至一个无法使用的程度,给予SCP-1086-2对受影响个体身体的进一步控制,尤其是大脑的言语中心。在这个时期,SCP-1086-1发展体会开始说出一个名字与一串数字;这些信息会散布于难以理解的不停说话中歇斯底里的时候被说出,被认为是向部分SCP-1086-2请求协助的尝试。个体会重复这些话语一小时,此后SCP-1086-1会开始抽搐并从嘴部排出SCP-1086-22。在阶段3期间,所有在附近的人员都必须身着4级生物危害“蓝色防护服”;任何违规者都会被视作新的SCP-1086-1发展体进行隔离,作为只要不从被污染的环境中完全分离出去就几乎肯定会被感染的结果。在排出SCP-1086-2后,受感染的个体将会进入一个昏迷的状态并于六(6)小时内死亡。

在一个SCP-1086-1发展体死亡的十二小时后,在阶段3中被提及名字的个体将会自发感染SCP-1086并表现出相关症状。所有在指定地点范围内的基金会特遣队将会于区域内集中,对被提及名字的个体进行定位,并将此人运送至(依照捕获该个体所需时间来进行选择)Site 38,任何装备有生物危害收容设施的基金会地点,或任何有着同等条件的平民设施。参与此类行动的特遣队都已被授予了许可来采用任何必要的手段以征用此类设施,接着呼叫基金会增援;对被提及姓名样品的收容是最重要的。

附录1086-2:发现与掩盖行动记录

于1994/07/08,超过两百个小型胶质团状物落在了美国华盛顿州的奥克维尔镇。这些实体被发现是最初的SCP-1086-2发展体;██名个体感染了SCP-1086。基金会人员包围并隔离了该镇,并成功捕获了所有被生物污染了的个体。尽管为了阻止有关该事件的新闻出现而进行了被批准的记忆消除,但该事件在接下来的██天中又重新发生了五次。虽然MTF Gamma-5 ("Red Herrings"-红鲱鱼) 在当时无法完全阻止有关该现象的新闻出现,但他们成功地在制造了多条有误的信息后将公众对此事件的认识引向了别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