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92-JP
medium.jpg

未显现异常性的SCP-1092-JP浸制标本

项目编号:SCP-1092-JP

项目等级:Euclid Safe

特殊收容措施:全部的SCP-1092-JP个体应收容在Site-8102的水槽中。以普通的陆封型红鲑为基准进行饲养。通过繁殖以保障其适当的个体数目。

每年产卵期结束后,在SCP-1092-JP的雏鱼产生两个月后,应对全部雏鱼个体进行基因检查。判定为SCP-1092-JP-(+)的个体除保留不同变异阶段的适当个体制成标本以外,其余个体应焚烧处理。判定为SCP-1092-JP-(-)的个体则按照另外的文档中规定的放生程序放生。未判定为上述任何一种个体的个体则继续收容。

描述:SCP-1092-JP为一种红鲑的亚种鱼类1,在基金会收容前通常以“国鳟”(Onchorhynchus nerka kawamurae,或称秋田大麻哈鱼)而为世人所知。其个体的整个生活史基本与陆封型2红鲑没有太大差异。

SCP-1092-JP的重要特征是其大部分个体都具有多个异常的基因变异。其常染色体的█处基因均存在变异,并且均表现为常染色体隐性遗传3形态。而这些基因变异在正常情况下均属于会导致胚胎在发育过程中致死的严重变异,尚不明确SCP-1092-JP如何在该种情况下正常发育4

带有以上所有突变基因而诞生的SCP-1092-JP个体(以下指定为SCP-1092-JP-(+)),在其产生六个月后,会从尾部开始发生变异,此后大约经过10日左右,其全部身体组织都被替换为材质为大麻(Cannabis sativa)的棒子,该个体在变异完成前会进行与通常个体无异的生命活动,但变异过程结束后个体就会死亡。其尸体被特殊油脂覆盖,已发现若将其浸泡在pH小于4.0的高酸性液体时会发生爆炸。可以看出,含有油脂成分的高浓度氧气的泡状构造体与爆炸反应有关,同时亦确认其在高温引起的火焰中不会发生爆炸,而是可平稳地进行长时间的燃烧。

上述的若干变异基因存在至少一个正常基因的SCP-1092-JP杂合子个体不表现异常性,其生活史与普通的鱼类无异。但是SCP-1092-JP之间的杂交若反复进行,则有可能重新诞下SCP-1092-JP-(+)个体。

附记1:SCP-1092-JP曾是栖息于秋田县田泽湖的固有品种。1800年代初,蒐集院确认其异常性并进行了初期收容。当时,蒐集院认为SCP-1092-JP-(+)存在异常,所以定期监视田泽湖周边村落,在发现变异途中、变异后的SCP-1092-JP-(+)后立即进行收容。另一方面,为了探索SCP-1092-JP-(+)出现的条件,进行了少量的SCP-1092-JP饲养。

此外,蒐集院创作了与SCP-1092-JP相关的掩盖故事“辰子传说”,并将之散布。其内容大致为“名为辰子的女性饮用了田泽湖的湖水,成为了湖的主人。担心辰子身体而悲伤的母亲在离别时扔下的木之尻(薪柴),一进入水中就变成了鱼的形态,这就是木之尻鳟(=SCP-1092-JP)”5。同时将SCP-1092-JP-(+)造成的变异以“返祖现象”为由向田泽湖附近的居民解释,抑制了由于异常性显现引发的骚动。

附记2:1940年,旧日本军实行表面以国营开垦事业与水电厂开发为由的“玉川河水统治计划”,将玉川河水引入田泽湖。导致田泽湖的水质由于玉川的强酸性水流入发生急剧恶化,最终在田泽湖生息的SCP-1092-JP野生种全部灭绝。

基金会自蒐集院过继的资料当中亦有提及该计划的文件。

 昭和十五年一月八日

对反对计划的居民的镇压,由帝国异常事务调査局的特殊部队和五行协会的私人部队协助。就在去年,本应围绕田泽湖的龙6展开争斗的,可现在却在与敌人难以想象的联合下,开始排除反对派的居民。我们虽然加入了反对派,但是军备更胜一筹的对方的活动我们是没法阻止的,并且他们被允许强制解散反对派的团体。

我们终究无法阻止田泽湖被灌入毒水,木之尻鳟也全部灭亡了,这是无法避免的。那是一百多年前代代相传,不得从湖中失去的东西。我们只能把隐匿在我们设施中的幸存者托付给后代。

大口上级研仪官

附记3: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蒐集院被吸纳入基金会体系,在蒐集院设施中饲养的SCP-1092-JP也被基金会接收。

基金会判明SCP-1092-JP具备的异常性由变异基因引起已经是在20世纪80年代。1989年,基金会基因工程部门解读了SCP-1092-JP的全部基因组7,完成了与SCP-1092-JP-(+)变异相关的所有变异基因的认定。由此,在开始变异之前能够判别SCP-1092-JP-(+)的个体,因此SCP-1092-JP的的项目等级被重分类为Safe。

附记4:金钓博士的提案

同时拥有全部变异基因的SCP-1092-JP是SCP-1092-JP-(+),部分具有基因变异的SCP-1092-JP通过交配产生的个体当中含有新的SCP-1092-JP-(+)。然而,在这些后代中,存在与SCP-1092-JP-(+)完全相反,即不具备任何一个变异基因的个体SCP-1092-JP-(-)。在他们的交配中,因为后代全部是SCP-1092-JP-(-),已经判别不会具有显现异常性的危险。

说SCP-1092-JP-(-)是不具备异常性的“普通的国鳟”也不为过。而且,他们到50年前为止虽然为数不多,但确实可以在社会中见到。既然是正常的,那我们就没有必要进行管理了。生活在黑暗中的我们,应该有责任把正常的存在放回光下。

基金会采纳了金钓博士的提案,自1993年起停止对不具备任何一个变异基因的SCP-1092-JP个体(以下指定为SCP-1092-JP-(-))的收容。由于田泽湖的水质并未达到可以使其生活的标准,因此将其放流在山梨县的本栖湖和西湖。并且对外界散播了“在田泽湖灭绝之前的1935年进行了鱼卵的放流”的掩盖故事,并修改了过去的相应记录。此后,SCP-1092-JP在2010年于西湖被外界社会“再次发现”。


<以下的内容为近年来的研究当中新发现的内容,可能包含未确定的情报。具有3级/1092-JP级安保许可等级的人员需随时对内容进行追加与编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