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111-JP

enigma-meam.jpg






意识活动……检查完毕。

脑波、心跳数……已确认处于正常范畴。

由于您即将阅览的信息为机密信息,因此本页面在未进行警告的情况下将您暴露于认知危害图像下。
请在负责人交接时让新得到访问权限的职员提前接种对情报灾害用安保模因"ENIGMA"。

欢迎您,日本分部理事"鵺",请阅览信息。

安保许可等级5级/SCP-1111-JP总负责人(日本分部理事"鵺")可阅览信息


项目编号: SCP-1111-JP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Thaumiel(潜在的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将掩盖故事-"国体护持"做为SCP-1111-JP的特别收容措施及其描述在Site-81内散布。通过该掩盖故事,让Site-81的职员们对SCP-1111-JP群进行控制,收容,保护。以此让职员们共有并保持SCP-1111-JP-0。因会影响到对SCP-1111-JP-0的保护,对掩盖故事-"国体护持"抱有怀疑的职员将受到处理。如果SCP-1111-JP群中的任何一件的损坏成为公开信息,则应在得到O5议会批准后,将SCP-1111-JP的安保许可等级4级可阅览信息向全体职员公布,将SCP-1111-JP-0继续收容于职员之间。日本分部理事"鵺"应对Site-81的人事信息进行干涉,以适当的间隔部署Site-81内的职员。

描述: 根据基金会本部职员的调查结果,虽然SCP-1111-JP群全部为历史文物,但是没有包括变动休谟指数在内的任何特殊机能。SCP-1111-JP-0是指"SCP-1111-JP群是通过SCP-1111-JP-A对Site-81产生特殊效果的物品"这一模因信息。出身于Site-81的人类在SCP-1111-JP-0的影响下(命名为SCP-1111-JP-B),将在无意识间于方圆██km的范围内使SCP-1111-JP-0所描述的效果生效。已确认SCP-1111-JP-0的内容有发生变异的可能性,亦可进行人为变更。在1946年,SCP-1111-JP-0被基金会本部捕获,收容时,其内容为"被世代相传的SCP-1111-JP群拥有使SCP-1111-JP-A作为[已编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并使其获得扩张发展Site-81的能力"。由于对SCP-1111-JP-0抱有怀疑的人类会失去作为SCP-1111-JP-B的能力,且不论进行何种记忆删除也无法恢复。因此基金会在收容之初便将SCP-1111-JP-0的内容变更为掩盖故事-"国体护持",以基金会的职员来维持其存在。截至20██年,基金会以外的Site-81常住人口中,只有█%为SCP-1111-JP-B,并有继续下降的趋势。已确认当SCP-1111-JP-B认识到SCP-1111-JP-0为模因信息后也会失去能力。因此,仅有O5议会及日本分部理事"鵺"被允许告知SCP-1111-JP真正的异常性质。

为了使SCP-1111-JP-0在便于收容的同时起到维持Site-81内的休谟指数稳定性的作用,第一任日本分部理事"鵺"及基金会本部制定了现在的SCP-1111-JP-0的内容,根据各职员的安保许可等级给予其相应的SCP-1111-JP信息。安保许可等级4级职员可阅览信息"基金会未能回收SCP-1111-JP群,目前收容的SCP-1111-JP群为复制品"及保管于蒐集院的记录为基金会本部进行删改,捏造后的虚假信息。该虚假信息为预防由于自然灾害等因素导致保管于政府宗教设施内的SCP-1111-JP群中的任何一件或复数件出现明确的损坏时的最终保险。通过向日本分部全体职员公布该虚假信息,即掩盖故事-"被隐藏的真相",使职员们认为真正的SCP-1111-JP群并未损坏。该措施虽然在一段时间内有效,但从长远来看有导致职员们对SCP-1111-JP-0产生怀疑的机率上升的可能性,因此请在慎重考虑的基础上进行判断,决定是否发动该措施。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Site-81政府及军部在让SCP-1111-JP-0的内容发生变异后,强制Site-81的居民感染该模因,目前Site-81内的SCP-1111-JP-B为当时最大的██%。已确认该事件为将SCP-1111-JP群设置为Site-81的象征所导致的偶然事件,有关人员并未掌握SCP-1111-JP-0的存在及特性。已确认SCP-1111-JP-0的现实扭曲机能存在限制,虽然在维持Site-81的存续及安定等方面效果充足,但在通过扩张Site-81及快速发展等手段扩大影响范围这方面,效果极低。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传播的SCP-1111-JP-0未能充分发挥其机能,导致大量SCP-1111-JP-B对SCP-1111-JP-0的内容抱持怀疑态度,失去了做为SCP-1111-JP-B的能力,使SCP-1111-JP-0的机能迅速消失。战争结束的同时,基金会本部对蒐集院的蒐集物进行了调查,查清了SCP-1111-JP群与SCP-1111-JP-0的真相。

最初,我对调查三神器,即SCP-1111-JP群持反对态度。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三神器不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守护日本的不可或缺的存在,我相信若是失去敬畏之心,便会有天灾降临。但是基金会却以「正因此,为了能采取最大程度的措施对该项目进行保护,我们双方必须要先了解这个项目。」为由,一步也不肯退。经过了连续数日的交涉后,决定以蒐集院为主体,在基金会的监视下进行调查。
我被提名为调查人员。
为了让现实扭曲的影响最小化,实验在一个偏远的岛屿进行,调查人员的数量也被严格限制。我集中了自己的一切心神,打开了数百年间未曾打开的箱子,亲眼确认了三神器。我对一切可能的结果都做好了觉悟,我甚至认为哪怕是因不敬而死,死于这伟大的神器也算光荣。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康德计数器工作正常,所有护符和式神的感知也很正常,除了没有任何反应以外,一切都很顺利。当以所有的测量,灵视等手段确认了三神器没有任何机能时,我记得我大大的叹了口气,至于是因为安心还是因为失望,亦或者是两者兼有呢,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刚叹气,四周的休谟指数就开始不停的下降,现实变得稀薄,我周围的环境开始向着魑魅魍魎肆意跋扈的世界变化。在那之后,与其说是因为立刻赶来的蒐集院的同事们以及基金会的职员们解决了此事,倒不如说是在他们赶来的时候世界恢复了原状。那件事以我看到的都是幻觉来收场了。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明白的,三神器所拥有的特性。
那就是信仰本身。
失去信仰后,所有被储存在信仰中的灾难就一起出现了。虽然与我的想象有所不同,但是我没有搞错。
我和基金会合谋,继续守护着这个名为信仰的模因。我们不能依赖普通民众的信仰,让他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异常物品存在和基金会及蒐集院的理念-"隐藏异常物品的存在,守护无辜民众"完全相反。即使让普通民众相信了三神器有特别的力量,也总有一天会因为某地的某人对三神器进行的调查得知真相吧。如果不是知道世界上存在许多异常物品,并认为那些存在理所当然的人类的话,就不可能守住这份信仰。因此通过基金会的日本职员来守护这份信仰就变成了必然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我和我的继承人必须清楚此事,这是只赋予我和你的使命。期待你在我退休后的表现。 -第一任基金会日本分部理事"鵺"(原蒐集院上级祈祷技師 ██祈祷官)

附录: SCP-1111-JP群失去超自然机能的时期不明。存在因为基金会的调查而失去机能的可能性,也存在在调查以前就失去机能的可能性,以及原本就没有任何超自然机能的可能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