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195
book.jpg

SCP-1195在葡萄牙的█████████被回收

项目编号:SCP-119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195需要被收容于一个标准的Safe级保险箱中。该保险箱当使用数字键盘锁,其密码当由最高研究员掌握。若研究员更换,密码也应更换。
SCP-1195应当被放置于一个标准讲台上以便阅读,除非将其用于口授或其他方式进行的实验。工作人员应被指导中断任何可能引起意外消极反应的讲话。

描述:SCP-1195是一本皮质封面的书(約25cm X 17cm),其来源与年代尚不可定论。对其书页采取的碳14年代测定结果不一致,经法医鉴定其皮革不与任何已知物种相匹配。它的页数似乎是一个变量,平均约有400页。

SCP-1195的异常性质在其被打开后显现。通常情况下,扉页是空白的,片刻后,该物体会尝试以“血写”于书页上的文本与人交流。它最初总是以巴斯克语与人交流,但是在得到任何其他语言的回复后,它将会替换为对象说出(写出)的语言继续与之交流。它瞬间理解并学会一种新语言的方法至今未知,建议对其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在它与失明对象的测试中,SCP-1195已显示出以盲文交流的能力。

在以这种方式被“激活”后,SCP-1195会提出多种要求中的一个(其全部要求的清单见附录1195-W37);它最常见的要求是听一个故事。

当为它讲一个故事、寓言,或其他记叙文时,SCP-1195会将其誊写下来。如果故事不是以通用易懂的格式讲述,SCP-1195会为其排版,且丝毫不影响誊写速度。若任由故事中断,SCP-1195会给予批评、鼓励,或其他注释。这与讲故事的人的演说才能、想象力,或兴趣点有关。一般来说,SCP-1195乐于无限进行此过程,在必要时为那些极长的故事创造新的书页。观察到的最大页数是3189页,此时SCP-1195表示这很“烦”而且实验过程很“愚蠢”,接着它便把自己合上了。再打开时,它被观测到只有120页。尽管如此,它这么做究竟是因为对实验的不悦还是故事本身的质量问题,目前尚未可知。

SCP-1195没有直接移动的手段,但它可以以15N的力合上自己,也可以自己翻页。它通常允许自己被任何人拿在手里,除了那些曾对其造成物理损伤或对其发脾气的人。

所有哄骗SCP-1195令其泄露其来源、历史、或其他个人信息的努力均告失败,因为SCP-1195宣称它需要“批准”才能显示它的个人历史。

誊写于SCP-1195的故事多数情况下不会保存太长时间,除了那些在主观上高质量或者特别长的故事。这些故事最多可以保留█个星期。所有以往的故事通常在新的对象到来后就被擦除了。SCP-1195似乎能记住特定的个人,根据对象以前的故事的质量或其他经历,它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兴奋与合作态度。

损坏这本书的尝试已经导致了许多不同的结果。外表上的面部伤害与体表伤害很明显一直在持续。就此而论,实验必须遵守不能在这片区域内造成更大程度伤害的准则。尽管如此,它的书页似乎可以无限地复制。SCP-1195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制造额外的书页。在将该物体的书页以物理方式移除后,切下的页面上的文本立即流失到剩下的页面中,剩下的书页上的字距也会被调整以使原来的全文通畅。

在互动开始时,在书上书写也会获得与口头发言相同的沟通结果。但沟通过程一经开始,手写的文本会在片刻后被吸收,然后它才回答。举例来说,如果在SCP-1195上书写下有关选择某个特定段落排版的注解的话,那么这个注解将会被SCP-1195所考虑,要么被无视掉,要么被肯定并且排版被改变。

附录1195-W37:截止至20██年█月█日SCP-1195提出的要求

  • “给我讲个故事吧。”(8985次)
  • “给我讲个更好的故事吧。”(1158次)
  • “不要性爱题材。”(972次,回应那些以色情或浪漫为特色的内容)
  • “给我讲个笑话吧。”(604次)
  • “让我一个人呆会,我困了。”(411次)
  • “离我远点,你个蠢货。”(293次)
  • “回来!我会当个好孩子!我保证!”(74次,作为阅读中断时的反应,或者作为某个朗读者被中途更换时的反应。)
  • “我要找我妈妈。”(1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