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03

项目编号: SCP-1203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203被收容于一3m x 2m x 2m收容间内。该房间位于Site-17,配有钢制墙壁和从外部上锁的实心门。一名守卫须在收容间附近全天看护以确保SCP-1203不会自杀或流产。建议持续对其使用定量精神镇静药物和温和的麻醉剂以放防止此种可能性。在SCP-1203怀孕期间这些药物会被强制束缚措施代替。SCP-1203在未被监控时必须被束缚。不得使SCP-1203离开Site-17。

在每次SCP-1203死亡前一到三小时,SCP-1203会开始挣扎,接着陷入类似紧张症的症状,最终其所有身体功能将会停止。死亡时间记录须记录为新生儿的脉搏出现时而非母体自然死亡时间。

自研究助理█████的事故后无限期推迟对SCP-1203的处决尝试。参见失败处决记录-1203b。

描述: SCP-1203是一人类女性,约20岁,自称名为“米兰达”。 SCP-1203已被收容了约95年,期间SCP-1203共进行过5次生死循环。

SCP-1203在墨西哥霍奇卡尔科被发现。当时特工██████在对羽蛇神金字塔附近的失踪报告进行调查 (参见 ██-████的██████报纸, "La Policía Rescata a Bebé en Pirámide")。SCP-1203在金字塔塔顶被发现,陪同它的还有数名蛇之手成员。SCP-1203的上一母体未被找到。

在21岁时SCP-1203会经历一系列类似单性生殖的过程,怀上一与之在基因上完全相同的人类胚胎。在胚胎初期该种繁殖形式与上述医学现象相同,但这一新SCP-1203个体没有发育限制,也不会具有任何(自然的)更长的寿命。

SCP-1203在生命中的任何阶段都与之前的SCP-1203个体有着相同的生物学形态。无法确认SCP-1203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

SCP-1203的记忆会从母体传递到新生个体上,这种现象会使得SCP-1203十分痛苦。每一个新生SCP-1203上的不同似乎说明SCP-1203能保留住其过往生命经历记忆。其“重新出生”的经历和对该事件的回忆会对SCP-1203造成显著而有害的心理影响。这些情况似乎表明SCP-1203在胚胎期和出生时都具有清楚意识。

附录 1203-█: 12/23/1991
文件: 采访摘录
翻译修订

Dr. ███████: 告诉我们你的家族史。

SCP-1203: 我只能回溯到第八代祖母,也只有一些片段。也还能想到其他一些事,但就像梦一样睡醒就忘。

Dr. ███████: 告诉我们你在死后的经历。

SCP-1203-: 我睡了过去又醒了过来。先是一片黑暗然后是一片温暖。然后我会看见一条隧道一样的光线,接着我就回来了。

Dr. ███████: 这些出生的经历为何会使你痛苦?

SCP-1203: 我想你不是在说上一次。我现在还能听到那个可怜人的尖叫。

Dr. ███████: 不。

SCP-1203: 我记得。我同时在两个地方,我在把我自己用力推出自己的身体…这很不愉快。

Dr. ███████: 你希望这种循环结束吗?

SCP-1203: 是的,我想解脱。

失败处决记录-1203b:

前言: 由于其对基金会没有显著正面效益,考虑到SCP-1203自身当前的精神状态,一次处决被安排在█/██/██进行,前研究助理█████负责监督。在SCP-1203“首次”宫缩后对循环性出生的流产尝试开始进行。处决的执行方式最终被决定为通过流产而非直接处决SCP-1203,因为在这一过程中可能对SCP-1203的性质有所了解。

胎儿被成功取出,从母体上被移除并完全分离。之后母体被宣布死亡。在进行颅部钾注射时母体和新生个体(scp-1203)的外皮开始[资料删除],之后据报告研究助理█████的内脏混成一团往外喷溅。 两个SCP-1203个体在事后被发现毫发无损。

新生个体在事故后被完整回收。体内钾含量正常。

研究助理█████在事后被发现失去了所有体液,其循环系统发生逆转并从口中喷出。尸检显示研究助理█████身上没有受到物理攻击的痕迹。其身体上出现额外的300mm长毛发、额头上出现一道直径1.067mm的伤口,此外还有严重的高钾血症。

相关站点: Site-17

相关组织: 蛇之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