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09

项目编号: SCP-1209

项目等级: Euclid

87ot7iystrhdfgd.jpg

SCP-1209-1-1的特写照片,显示了SCP-1209引起的身体异常。

特殊收容措施:SCP-1209-1个体被收容于Site-██的标准人型生物收容室中。它们需一日进食三餐。SCP-1209-1个体提出的娱乐请求和对收容无威胁的生活必需品的请求将在合理的情况下批准,以作为良好表现的奖励。允许并鼓励项目与指定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流,以改善其心理健康状况,但不允许个体之间互相接触。

SCP-1209-1个体由基金会工作人员定期进行询问,项目的反应将被记录,以归档观察到的任何值得注意的事件并进一步了解SCP-1209。此类询问将每天进行两次,约在0800和1900时,以及SCP-1209-1个体要求进行面谈的任何时间。被观察到有潜在的精神创伤经历的SCP-1209-1个体应由一名指定的精神医生进行监视,但不允许对其实行记忆删除。令SCP-1209-1个体在记忆中保存传输的图像是至关重要的,以备这些信息在将来变得有关。

SCP-1209-2个体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动的,除与SCP-1209进行连接外,不表现其他异常行为。因此,不需要直接对监测外的SCP-1209-2个体实行收容措施。但是应努力确定所有的SCP-1209-2个体。

如果任何SCP-1209-1个体观测到了和基金会的任务有关的事件,Site-██的站点管理员将立即得到通知,以讨论应对措施。

描述: SCP-1209是在[数据删除]地区的数名个人上发现的一种先天眼部缺陷,被认为是由环境因素造成的。由于这种畸形,他们的眼球内部结构发生了大幅改变,但最明显的特征是眼球表面存在有多个虹膜,瞳孔,晶体和相关的解剖学特征。每个巩膜的晶体数量通常在2个到4个之间。这种状况通常伴随着完全的虹膜异色症:每个虹膜的颜色都不相同。由于存在多个角膜和巩膜变形,患者在试图移动眼睛的时候报告有轻微至严重的不适,并且他们一只或两只眼睛中的移动范围有限。在许多情况下,眼球内部结构的变形使得一个或多个晶状体部分或完全失明。在附件1209-α中可以查看对SCP-1209对象中发现的异常眼球结构的深入分析。

受SCP-1209影响的个人(以下称为SCP-1209-1)似乎只能通过其中一个瞳孔正常视物,通常是最接近瞳孔正常位置的那个瞳孔。所有其他的瞳孔所显示的世界的景象都与其它个人(以下称为SCP-1209-2)所看到的相同。每个瞳孔都显示一个单独的人看到的图像,而且能够通过每个瞳孔“看到”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变的。

每个SCP-1209-1个体都连接到多个SCP-1209-2个体,数量与多余瞳孔相同。这些连接只允许SCP-1209-1体验视觉刺激,且似乎只能通过SCP-1209-2个体的左眼传输。当SCP-1209-2闭上眼睛,或眼睛被破坏到超出SCP-1209-2可以看到物体的程度时,SCP-1209-1就无法感知到SCP-1209-2的体验。如果SCP-1209-2死亡,视觉图像的传输将继续进行,直到腐烂导致眼睛的内部结构恶化到一个严重的程度为止。如果SCP-1209-2永久失明,或者SCP-1209-1的额外的瞳孔受到严重损伤,视觉图像的传输将停止。然而,额外瞳孔的生理缺陷并不会妨碍图像的传播,只有受伤或者创伤才会阻止传播。SCP-1209-1在做梦时也会继续感知来自SCP-1209-2的体验,尽管报告称这种体验并不如清醒时所感知到的完全。

SCP-1209-1和SCP-1209-2之间似乎有着明显的相关性,因为所有SCP-1209-2个体都在相关SCP-1209-1个体出生大约两个小时后出生。

SCP-1209在对███████医院的医疗档案进行例行扫描之后被发现。随后的调查发现了█个SCP-1209-1个体出生在附近地区的███████镇,更具体的说是该镇的主要水源。调查显示,一种未知化学物质可能在过去的██年内被一不明组织反复引入到水源中,该组织成员冒充维修工人进入了供水系统。尽管由于“维护工作”时期与产生SCP-1209-1个体的受孕之间的相关性,这一事件被认为与SCP-1209的爆发有一定联系,目前不可能确定这两起事件是否有关。据信被引入水源化合物的所有剩余物在进行测试之前已降解为其他化学物质。 目前无实验能够确定SCP-1209的确切起因。

附录 1209-1: 值得注意的SCP-1209-2对象名单(已确认SCP-1209-2对象的完整名单可在文件1209-β中查看):

  • ████ █████, [已编辑]国国务卿██████ █████的助手。连接至SCP-1209-1-3。由于该名SCP-1209-2的存在造成的可能情报泄露,其被视为值得关注。由于基金会介入,█████先生已被免除所有政治职位。
  • ███████ ████,一名著名罪犯,是中非武装组织[已编辑]的一分子。连接至SCP-1209-1-2。在██/██/████的战斗行动中被击毙,由于████先生传输的生动且令人不安的图像,SCP-1209-1-2被置于精神病学监测之下,尽管████已死亡并停止传输图像,仍需维持如此。
  • ███████ ███████,一名为██████ █████新闻所工作的澳大利亚新闻工作者。连接至SCP-1209-1-1。在██/██/████一场涉及到基金会机密事业的调查中遇害,在此期间她目睹了后被编号为SCP-████的认知危害的爆发,尽管SCP-1209-1-1没有受到影响。至今唯一一次利用SCP-1209协助基金会,因为询问SCP-1209-1-1对于提供情报以助于捕获SCP-████个体是至关重要的。
  • 一名连接至SCP-1209-1-3的未知个人。在SCP-1209-1-3进入基金会监管下不久后,这一SCP-1209-2个体被认为故意使自己失明以免被发现。在传输中断之前,该个体写下了“我不在乎用来窥探的眼睛,别管我”的消息,显然是为了将该信息传递给SCP-1209-1-3。目前尚不清楚该个体是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他和SCP-1209的关系的。
  • 一名连接至SCP-1209-1-4的未知个人。对从SCP-1209-1-4处收集数据的仔细分析表明,在SCP-1209-1-4所描述的一些事件中,此人不在场且不曾在场。然而,除观察者的出现外,通过SCP-1209-1-4传递来的所有事件描述都被证明是准确的。此人观察到的数个事件都是非常重要或敏感的,尽管自从██/██/████以来没有任何传输被报告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