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25-JP
p2

SCP-1225-JP

项目编号:SCP-1225-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225-JP最后坐标周围2km海域需以浮标及网围住,以回收漂流物。该范围同时被指定为禁航区域。若有一般船只接近禁航区,需警告其改变航线。若其不听从警告并强行进入禁航区,则需迅速将其船只控制并对其乘员进行A级记忆删除后释放至最近港口。收容特工需每月调查并回收禁航区及附近海岸漂流物至少一次。若从漂流物中发现SCP-1225-JP或基金会船只的痕迹,迅速将其送至Site-8166相关部门以进行分析。

Site-8166需常备SCP-1225-JP的收容装置及能够行驶的高速船只。SCP-1225-JP的收容装置需放置在垫有钢丝棉的不锈钢制箱中保管。若成功回收SCP-1225-JP,需将其包裹在钢丝棉中置于箱内,并将箱子设置于大小为7m x 7m x 7m的专用收容室中央。置有SCP-1225-JP的专用收容室除非实验许可,否则禁止任何人进入。

描述:SCP-1225-JP为一底面手工刻有“紧急避难用”文字的PYONYR公司生产的相机。其外壳未有改造痕迹,但其内部被施以了十分复杂的改造,导致其无法作为正常相机使用。SCP-1225-JP若受到撞击或者有人接近,便会随机活性化。其活性化几率和周围存在的人数及距离大体成正比例,但详细的条件依然不明。现已判明与SCP-1225-JP保持3m以上距离可使其活性化几率大幅减少。

SCP-1225-JP活性化时会产生强烈闪光和巨大的爆炸声,此时存在于SCP-1225-JP周围的人物将会随其活性化而瞬间消失,并在几天至几个月后重新出现。然而,目前记录在案的所有重新出现的人物均已死亡,且无一例抢救成功。这些人物的死因主要为脱水,偶有因疾病而死的例子,但人物的死因本身并无异常之处。为了记录人物消失时的状况,基金会实行了2次实验,但均告失败。

由于20██年9月发生的大型地震影响,Site-8159及SCP-1225-JP收容室严重损毁。为了对站点进行修缮,基金会决定暂时转移包括SCP-1225-JP在内的大多数项目。SCP-1225-JP的转移在9月14日到15日执行。9月15日,SCP-1225-JP在海运途中和运输船一同消失。(事件1225-JP-2)这是首次观察到SCP-1225-JP自身也消失的事例,因此对于基金会来说完全是意料之外。SCP-1225-JP及其运输船截止20██年1月仍行踪不明。但其最后所在坐标海域附近不定期有乘员遗体被发现,因此推测SCP-1225-JP依然存在于消失前坐标附近。

事件1225-JP-3:20██年10月,原乘坐于运输船上的基金会人员之一,罗伯特·尼克森的遗体被发现。推测其死因为枪击造成的脑干损伤。遗体的皮肤上刻有“体内有信件与日志,需解剖”的字样,已查明这些字样是该人仍在世时刻下的。在其腹腔之中发现了塑料袋包裹的信件与日志的复印件。

回收日志(摘要):

<9/15>航行中船体突然受到强烈冲击。部分仪器故障。部分收容设备也受损,SCP-1225-JP从其收容装置上脱落并掉到了船内收容室的地板上。准备使用无人机将其重新收容的过程中,SCP-1225-JP突然发光并产生爆炸声。怀疑其活性化,但此后未产生变化,原因不明。冲击的原因推测为鲸鱼撞击。无线通信似有故障,无法与基金会或港口联系。

<9/16>SCP-1225-JP已重新收容。仪器正按优先顺序修理中。最为优先的无线通信设备的修理负责人称“应该已经修好”,但依然无法与任何对象联系。信息真的发送出去了吗?暂且指示持续发送遇难信号。周围无法看到任何船只。

<9/18>预定今天以内到达目的地,但目前还未看到陆地。引擎在动,但仪器显示的速度和坐标完全不符合我的经验。判断船只已经遇难,并指示节约食物、水及燃料。试图夜晚观星以获得方位,但天空覆盖有云层无法观察。

<9/20>星星还没有出来。

<9/25>许多船员希望打电话。目前无线还没有接通。负责修理的人称“无线完全已经修好”。如果修好的话为什么没有信号?指示继续发出SOS信号。

<10/6>成功收集到雨水,但食品可能不够。判断船只遇难的那天起就尝试钓鱼,但至今一只也没有钓到。为了节约燃料,我们关掉大多数暖气,让所有人在同一个房间里起居。为了不造成疾病传染,指示船员多加注意卫生。消毒酒精还是够的。这玩意怎么就不能喝呢。

<10/9>史蒂法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本来她说这次输送任务结束后想干内勤到产假,唉。

<10/11>有人开始抱怨配餐少了。说来也是,距离判断船只遇难已经快有1个月了。可是到现在都看不到获救的希望,我只能继续限制食品供给。想吃巧克力帕妃。不,巧克力蛋糕,要特浓的那种。

<10/15>已经一个月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了。船员的士气跌至谷底,但为了活下去都还在坚持。而且星星也一个月没出来了。从那天以来天上一直蒙着一层云。这样的天气有可能吗?

整理一下现状吧。从撞击事故那天起我们就失去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原本我们以为是无线通信的故障,但如果无线并没有坏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9月15日,SCP-1225-JP很明显有过活性化的征兆,但我们没有丢失任何人。我原本认为这代表着“船上没有损失人员”。但反过来想,会不会我们是“连船一起失踪”了呢?我们是不是被弹出了原先的世界,现在在一个陌生的次元里彷徨呢?如果是这样,我们必须找到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必须要找几个同意我的进行实验。

<10/16>尝试向海中投放了请求救援的玻璃瓶。

<10/20>有船员对史蒂法施加暴力并抢走她的配餐。我们立刻把船员控制住了。

<10/25>尝试再次活性化SCP-1225-JP,但徒劳而终。SCP-1225-JP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因为这里已经是“消失后的世界”吗?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说起来,根据SCP-1225-JP报告书所述,至今为止能够回去的只有尸体。我有不祥的预感。

事件1225-JP-4:20██年11月,原乘坐于运输船上的基金会人员之一,汉弗莱·道格拉斯的遗体被发现。其死因为颈椎骨折,身上有受绳索捆绑的痕迹及压迫的痕迹。并未观察到其受抢救的痕迹。

事件1225-JP-5:20██年12月6日,原乘坐于运输船上的基金会人员之一,凯瑟琳·伊沃克斯的遗体被发现。死因据推测为溺水。

事件1225-JP-6:20██年12月31日,原乘坐于运输船上的基金会人员之一,罗伊·泰诺曼的遗体被发现。其头部有钝器殴打伤痕,推测为其致命伤。另外,其遗体缺失右脚,且相较于其他遗体损伤极为严重。

事案1225-JP-7:20██年1月2日,原乘坐于运输船上的基金会人员威廉·迈尔斯和朱蒂·休斯顿的遗体被发现。两人的遗体背对背被绳索所捆住。两人的遗体上未发现致死外伤,推测迈尔斯研究员因营养不良和旧病复发在落水前就已死亡,休斯顿博士则是在生存状态之下落入水中溺亡。迈尔斯研究员遗体的腹腔内找到了一日志的复印件。

回収日志(摘要):

<10/27>伯特自杀了。他的尸体上刻着“体内有信件与日志,需解剖”的字样。他的肚子上有被刀划开放入某物的痕迹。很遗憾,他的尸体还在这里。看上去我们不是随把死一下就能回去的。不过,关于“死后能否回归基准现实”这一疑问,他给我了答案。我准备明天将他水葬。

<11/5>史蒂法的身体状况恶化了。到了晚上终于稳定下来。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很让人遗憾。

<11/13>食品库存快要没了。SCP-1225-JP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信件也没有回音。没有鱼,没有海鸟。

<11/21>被拘禁的船员尝试自杀。也不知道他从哪拿来的绳子。监视他的朱蒂试图抢救他。将其水葬。

<12/5>凯蒂失踪了。可能是从船上掉下去了。不知道是事故还是自杀。还是说她从海里回到现实了?希望她成功。

<12/21>发现船员打开下水道掏吃残羹剩饭。我没办法阻止他。

<12/23>[无法辨别] 泰诺曼从船上掉下去了。

<12/25>圣诞快乐!我他妈告诉你们消毒酒精不能喝!!

<12/27>[无法辨别] 我

<12/31>威尔死了。按照他的遗愿,我会把他当作信封寄出信件。祝你旅途愉快。以及,新年快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