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42

项目编号:SCP-124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242应当被收容于两个相邻的空间为2m×2m×3m的,能够维持A类UN 2814生物危害的隔离收容间内。收容间之间应当用气闸隔离。接近项目的通道只能有一个入口,且该入口应当具有监控,清洁,消毒,检疫等功能。应尽可能使用远程操作与SCP-1242进行交互。与SCP-1242进行物理交互的所有非实验对象都应穿着A级生物危险防护服。

项目个体的正常饮食需求应当得到满足并使用标准的隔离程序。相关废料应当作为A类生化危险处理,UN 2814生物危害处理。为确保灭菌程序的成功执行,相关废料必须在加热灭菌和保存至少14天后,才能被丢弃。

项目个体应当受到严格的防自杀监控,不允许个体以任何方式、任何工具进行自我伤害由于研究已证明项目个体具有自我伤害能力,项目个体提出的所有申请都应提交站点主管。

描述:SCP-1242是一位青春期高加索男性,身高137厘米,体重41公斤。项目个体主要使用英语进行沟通,具有一定智能,一般配合基金会人员工作。

项目个体从所有毛孔和腺体中散发出一种逆转录病毒制剂,以下简称SCP-1242-1。SCP-1242-1通过皮肤接触传播时感染率为99.9%,通过摄入接触传播时感染率为100%。SCP-1242-1通过间接接触已被证明具有不同长度的生物活性保持时间,平均可达14天,从病毒被释放到成功感染的最长时间为26天。

SCP-1242-1含有异常大量的遗传物质片段,并直接作用于基因和细胞层面,通过一个未知的过程将每个个体细胞暂时去分化至干细胞,然后将其重整为新细胞。被感染的人将被归类为SCP-1242-1a,并立即隔离。感染之后有6小时的潜伏期,之后SCP-1242-1症状开始显现。

  • 第六小时:SCP-1242-1a出现关节急性疼痛,体温升高范围至38-40℃,呼吸困难,心率不齐,四肢绀紫。SCP-1242-1此时不再具有传染性。
  • 第八小时:这一阶段的研究表明,处于此阶段的个体会感到疼痛加剧且蔓延至全身。这一阶段的症状因受感染个体最初的体重而有所不同。
    • 目前还没有与SCP-1242体重完全相等的个体数据;然而,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之外的症状对于40±10kg内的个体而言明显没有那么严重。
    • 质量大于SCP-1242的SCP-1242-1a开始经历剧烈的喷泄性呕吐、腹泻和出汗,严重程度超过了发烧状态下的正常水平。以这种方式产生的排泄物由全身的各种组织组成。实验对象的体重和体型开始逐渐减小。体重大于SCP-1242的病例在这一阶段的存活率约为43%。
    • 体重小于SCP-1242的SCP-1242-1a开始迅速发胖和水肿,并表现出极强的食欲,偏爱蛋白质含量高的食物。体重小于SCP-1242的SCP-1242-1a个体,在没有医疗干预的情况下,在这一阶段的总生存率约为6%。这些个体能否在没有医疗干预的情况下于所有发病阶段中存活,目前未知。
  • 第九小时:症状会随着项目个体的快速变化而加速,以更紧密地配合SCP-1242的体重。所有原种族的识别特征消失,个体的身体开始重组,以达到最终阶段的结果。在这一阶段,由于初级生殖系统的重组所引起的并发症,女性死亡的可能性远高于男性。
    • 更多的病例会经历持续的呕吐和腹泻,骨骼骨折和重组,皮肤和毛发脱落。这一阶段的病例容易因压迫、组织爆发性破裂和脱水而导致器官衰竭。补充水分可以提高存活率,但无法显著提高。
    • 较少的病例经历快速生长,和由骨骼结构突发性增长而导致的体内组织撕裂和应力骨折1。研究证明,持续的营养补充大大提高了这些病例在这一阶段的生存机会,生存率从4%提高到32%。
  • 第十小时:症状收敛并减轻。SCP-1242-1再次具有传染性。
  • 第十一小时:所有症状皆呈减轻趋势。个体于这一阶段在视觉上无法与SCP-1242区分,并被编号为SCP-1242-2。

SCP-1242-2和SCP-1242的区别仅能通过测试体现。SCP-1242-2不以代谢产物的形式产生SCP-1242-1,而是作为携带者以血液传播方式传播SCP-1242-1。在几乎所有其他方面,SCP-1242-2都与SCP-1242相同。

SCP-1242-2个体具有与SCP-1242相当的智力,并表现出一系列与SCP-1242的非抑郁行为一致的反应和人格特质。对SCP-1242-2的神经化学检验显示,患者的血清素和多巴胺水平比人类基线平均高出约15%。这导致SCP-1242-2的情况一般表现良好,并显示高度偏好触觉。根据假设,由于不能在没有外部触发的情况下经历强烈的负面情绪,例中不会出现scp-1242所显示的抑郁行为。

SCP-1242-2有保护SCP-1242的主观意愿,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会寻找并感染个体以获取更多SCP-1242-2个体。一旦出现对SCP-1242的直接威胁,个体就会变得极其暴力,包括但不限于用任何可用的工具或武器猛烈攻击,但如果个体未持有武器,就会进行徒手攻击。对为保护SCP-1242而死的个体的尸检表明,血清素和多巴胺水平低于基线,以应对感知到的威胁,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和睾酮水平同时升高。

心理评估表明,个别病例在感染前仍保留着对其存在的零碎记忆,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与scp-1242的非抑郁行为不一致的人格特征。通过转换前后的脑电图对比显示,额叶有明显的结构调整,这可能有助于人格特征的改变。

在收到来自████████████州██市的报告之后,基金会发现了SCP-1242,报告称,在当地发现有描述相同男性青年出现,与个人失踪的报告相吻合。

项目个体位于距市区1.2公里的城郊建筑内,周围有24例SCP-1242-2。项目个体立即警告基金会人员离开,但没有试图逃跑。特工████████和████在访谈过程中,均暴露于SCP-1242-1。████████特工意识到了潜在的生物危害并成功在感染前传达必要的防疫措施。

收容小队清除了所有现有的SCP-1242-2病例,并将SCP-1242收容。该城镇被隔离,直到确定不再出现传染状况为止。小队对居民实施了C级记忆清除。小队将居民重新安置回该城镇后,宣布对该城镇实施控制。之后小队对潜在感染区域进行了消毒。

SCP-1242显示了与创伤后应激障碍和长期隔离相关的慢性抑郁症症状。个体避免讨论其状况的起源,并拒绝给出其名称。它的指纹和档案上的不匹配。

附录A:在五(5)个不同的日期,已经证实并消除了不受基金会控制的SCP-1242-2事件的报告。从最初的收容地点算起,最远的一起传播案例发生在4700公里开外。试图通过询问scp-1242来获取该事件相关信息的尝试均加重了个体的抑郁症状并导致其情绪低落。

附录B:在1242-1事件发生后,我们将会积极搜索并尽快销毁SCP-1242-2传播事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