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5-DE
cave-1476553857PDg.jpg

SCP-125-DE内部

项目编号:SCP-125-DE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任何情况下均不允许使SCP-125-DE知道其被控制。为保证其在未来与基金会员工的合作,还需要使其相信今日欧洲占优势的风俗、价值观与道德观仍符合12世纪的对应概念。此外,该实体绝不允许起身与/或离开SCP-125-DE-A。若以上规则被打破,其需立即被引诱入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作用范围内以恢复控制状态。

由于SCP-125-DE与SCP-125-DE-A的不灭性,SCP-125-DE-A的入口处已建立起了前哨站-DE34/100。前哨站-DE34/100必须时刻留有至少50名守卫,并装备爆炸性武器与气体武器以能够抵抗对该机构的攻击。其他基金会机构需每半小时与前哨站-DE34/100通话,并问明当前状况。若无法从前哨站-DE34/100得到回应,一支MTF需立即派往该处,以防止可能的有敌对倾向的势力对该站点的占领。

需投入努力以保证至少在布格山地区有健康的渡鸦(Corvus Corax)种群。一旦SCP-125-DE询问布格山地区的乌鸦是否存在,需总向其确认乌鸦的存在。

出于安全考虑,同时为了避免昂贵基金会装备的损失,SCP-125-DE-A内部不允许装备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描述:SCP-125-DE为一人形实体,目前位于基夫豪塞尔山脉1布格山下的一处岩洞中。该岩洞为一系列洞窟的一部分,该系列洞窟由于其自然状况被编号为SCP-125-DE-A。

SCP-125-DE拥有60-70岁老年男性的外貌,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戴着一顶金色的箍冠2,上饰有不同的宝石与一个十字架。项目身长约410厘米,其质量至今未准确测量,但据估测约有800千克。SCP-125-DE坐在一个看起来全部由宝石构成的王座上,并以其两手将其头颅撑在一张全长8米的大理石圆桌上。除了身长,该实体显眼的地方还有其头发,其头发持续发出橙黄色的光芒。SCP-125-DE留有胡须,该胡须从大理石桌上的一个小孔中穿出,直垂到地,-并环绕该石桌六圈半。SCP-125-DE从未被观测到进食,因而被认为无需进食。

据测试,已得出SCP-125-DE拥有IV级现实扭曲能力的结论。其仅在基金会开始对其观察后才使用过其能力以防止其受伤、被迁地或是被以任何形式加强控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项目也仅仅使用最小所需能力,攻击者仅会被缴械及/或被传送走,而移动SCP-125-DE的人员会突然忘记他们收到的任务。已知的SCP-125-DE减弱的环境感知被认定为一种在这种情况下的自动防御体系,在该体系下,实体无活跃影响。

SCP-125-DE看起来处在连续不断的半睡半醒状态中,少数情况下会对外界作出极其缓慢的反应。尽管如此,仍然可以与其使用任意语言进行对话,虽然其通常需很长时间用来组织答案,且一般是含糊地说出来。其自称为皇帝腓特烈一世(通称“巴巴罗萨”),且被监禁在SCP-125-DE-A内。该声称目前仍无法确切证实或证伪。

该实体偶尔会询问在场的人员:“山上是不是还有乌鸦”。该问题至今都得到肯定答复,紧接着SCP-125-DE会短暂叹息。至今布格山地区乌鸦的存在对SCP-125-DE的影响仍然未知,但为了谨慎起见,基夫豪塞尔山脉地区,尤其是布格山地区的渡鸦种群需置于监测之下。

由于其过大且过宽敞,SCP-125-DE-A的内部至今未探索完全,对整个洞穴系统的勘察仍在进行中。在这些洞穴中还发现了567个骑士、士兵与宫人的花岗石雕像。然而,由于SCP-125-DE的阻碍,将其搬离此地以供更深入研究已不可能。洞穴本身有三种异常性质。其一,除了经由洞穴入口以外,通过其他方法进入SCP-125-DE-A是不可能的。一旦试图从外挖进洞穴系统,该人员在SCP-125-DE本该在的地方只能撞上坚固的岩石,显然整个SCP-125-DE-A本该占据的空间都被这种岩石填满。其二,对SCP-125-DE-A的持续损坏是不可能的,因为所有其内部的损伤都在一秒内自动消除。其三,所有人类个体在SCP-125-DE-A内均会受到精神影响,而感觉其自己在SCP-125-DE-A内部迷路而无法找到洞穴出口。当该个体一直集中注意力于抵达另一目的地的时候,该效应呈惰性。

SCP-125-DE-A似乎由SCP-125-DE的能力而形成,并仅在该实体的保持下存在。该情况使对SCP-125-DE的控制变得困难,因为其无法暴露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下。一旦将一整套仪器运入SCP-125-DE-A,其将立刻将其作用范围内被现实扭曲影响的空间消除,结果会导致客观现实中其作用半径内的所有物质立刻将其消除,而消失的空间会随后马上重新出现。

SCP-125-DE声称其被监禁于一个其自己创造出来的空间内的原因仍然未知。Dr. Stramm提出了一个理论,即该实体仅仅是被囚禁在SCP-125-DE-A内,而其相信自己被囚禁其内,因而触发了其现实扭曲能力。

发现:2010/01/02,当研究小组25完成对25号部门的文件的数据恢复后,基金会获悉SCP-125-DE的存在。于是一只考察队被派往指定地点,在发现SCP-125-DE-A的入口后进行了初期控制。

附录125-DE-1:████/██/██,52个实体对前哨站-DE34/100发动袭击,并显露出与SCP-094-DE强烈的相似性。前哨站内的基金会人员仅对人类入侵者有过预案,由于缺乏相应条件下的合适武器,仅能放慢入侵者的动作。随后发现爆炸武器对无效化这些实体是很重要的,因为其剩下至少四肢之一时仍能行动。MTF-DE6-𝔇“征召兵”带着这些武器被派遣去并在2小时后成功击退了这次袭击。所有入侵者都被成功无效化,而基金会也沉痛地有29名员工死亡,33名受伤。对遗体的研究表示,所有已无效化的实体都标识有第四帝国的标记。该事件后相关安保措施进行了调整。

附录125-DE-2:从████/██/██之后,基夫豪塞尔山脉地区的渡鸦种群内部就开始因为感染与寄生虫滋生疫病。已投入行动以保证该种群规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