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71
scp-1271.jpg

1271-A-27事件中的SCP-1271,图中为10名受影响平民和1名受影响基金会特工(最左)

项目编号:SCP-127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271周围将建起隔离栏,两者间将间隔75M。隔离栏边界将随时被至少5名安保人员监视并阻止任何市民进入SCP-1271。所有安保人员将配备配有长距离镜头的高性能摄像机并将接受使用训练。在1271-A事件期间,所有安保人员将被命令去阻止1271-A事件发生并拘留所有参与其中的平民 观察1271-A事件并拘留所有参与其中的平民。在事件发生期间与SCP-1271保持25米以上的距离并不得尝试接触参与其中的平民。

在1271-A事件期间,安保人员将尽可能多地拍摄下SCP-1271使用者的脸部近距离照片。至少12架直径17M的抛物话筒将随时待命放入场地;在1271-A事件期间,这些话筒讲被集中向其中的平民,他们说出的所有对话都将被录制下来以帮助识别受影响者的身份。所有对这些市民的音频和视频数据记录将以面部识别软件被汇编并和所有可用数据库进行交叉比对。任何情况下基金会人员不得在1271-A事件发生期间进入离SCP-1271二十五米以内的距离。除非是用于被批准的测试,任何情况下不得将任何基金会技术设备放入SCP-1271。

所有被发现参与了1271-A事件的人员都将被拘留于Site 34并进行问询。

描述:SCP-1271是一块边长约20M的方形区域,大体上被设计成了一个踢球场1。该球场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卡塔索夸,曾是于1967年关闭的Sheckler小学的一部分,该区域从小学关闭后便废弃至今。

大约每年一次且通常是在夏至的两周内,SCP-1271会被十六名从5岁到11岁的平民占用。这些平民,以下分类为SCP-1271-(1~16),是以何种方式到达此球场的仍然未知;迄今为止有124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平民被记录,范围遍及每块大陆。所有受影响平民都被确认处于一种恍惚状态,且不愿或不能与基金会研究人员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大部分事后被锁定、辨认并被采访到的儿童都宣称对牵扯SCP-1271的相关活动没有记忆,且不能帮助基金会了解SCP-1271的运作机制。

一旦到达SCP-1271,这些平民会开始一场踢球比赛并使用全体都接受的游戏规则;这种比赛被称为1271-A事件。这些平民会分为两组进行比赛,每队8人,比赛一共进行三局。在游戏期间,这些平民会表现出喜悦和享受的身体表现,包括笑容、发出笑声或发出一些兴奋的言语。这些言辞自身通常采用与当地土著美洲印第安人的语言—Unami语极为相近的语法和词汇。在比赛结束时,所有参与者会向投球手土垒的方向鞠躬并在解散前进行一段简短的Unami语咏唱2。当所有受影响的参与者走到SCP-1271边界时,他们将通过某种未知的传送方式消失。

两种与SCP-1271相关的额外异常效应已经被记录到。首先,当任何没有被SCP-1271召来的人在1271-A事件中进入场地25M范围内时,这些人也会参与进游戏中。这些人会被平均分入两队,或者成为替补队员,或者成为后勤人员负责递水和毛巾。在比赛结束时,这些额外的参与者也会以与原来的受影响者相同的方式消失。 所有受此效应影响的基金会人员至今都没有被找到。SCP-1271的第二中异常效应参见附录1271-1。

附录1271-1:受影响平民间存在的统一模式的记录文档

自1972年基金会开始监视SCP-1271起,已经有48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平民收到了SCP-1271影响。对确认这些人的身份的尝试在此之后不久开始进行,并受到了1980年代期间的基金会记录、数据的数字化和计算机化工作的协助。通过面部识别软件,基金会迄今已经能辨认出126名受影响平民的身份。在对这些人的标准相关性分析进行期间,基金会发现这些参与者在日后的生活经历中体现出一种与其在1271-A事件比赛中所处位置相关的特定统一性。为便于进行分析,在此将游戏开始时进攻的一方被称为“红队”,而防守的一方被称为“蓝队”。迄今为止只有约10%的被记录参与者留有部分与SCP-1271相关的记忆。

附录1271-2:采访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