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80
hookworm.jpg

美洲钩虫 x 摩涅莫辛涅(Necator americanus x mnemosyn)的口器细节

项目编号:SCP-128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280培养皿应维持在20摄氏度并每周检查以确认该物种的生存能力。所有接触这些培养皿的研究员必须遵守适用于生化安全2级材料的措施并每周接受粪便取样以检测是否意外感染。若检测到蛋或幼虫,应施用一个疗程的阿苯达唑直到感染被清除。首席研究员可以授权使用记忆消除,这取决于是哪个培养皿制造了感染。

怀疑被SCP-1280感染的人类居住区应由MTF Beta-7(“Maz Hatters”)伪装成人道主义援助组织进行调查。全部人口应进行钩虫感染治疗并实行标准卫生干预(包括但不限于建造密闭厕所和消灭露天肥堆)。取决于感染的范围和时长,可申请记忆消除和辅助心理咨询以重建社会秩序。

描述:SCP-1280是一种寄生线虫,表面上类似Necator americanus(美洲钩虫)。其生命周期与每周钩虫相同,其在青年期呈丝状钻入皮肤,找到穿过肺部的血流,并最终到达小肠,它们在那里成熟并繁殖。感染可以在人体上引起所有钩虫感染引发的典型症状,包括减重,疲乏,和贫血。

SCP-1280与美洲钩虫(N. americanus)在多个方面有所不同。物种与对照物种的基因组比较显示出明显的修改痕迹。一个“标记序列”1似乎反复出现在对照组的“垃圾DNA”区域内。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异常序列出现在对照组的冗余基因中。基金会的数据库中没有其他类似的此类序列且其编制的酶和激素正是该物种异常的源头。为此SCP-1280被临时指定为美洲钩虫 x 摩涅莫辛涅(N. americanus x mnemosyne)。

在肠子内的成虫将定期释放一种复杂的类似激素和修改神经递质的混合物到寄主的血流中。某些此类分子有能力通过血脑屏障并通过一种未知机制让海马区和其他大脑区域产生微妙改变。这些改变有两大主要效应。

寄主将经历空间和视觉记忆的重大改善,随着时间不断升级直到完成几乎摄影般的回忆。在感染之前形成的回忆将不会被清晰的记起。除了视觉之外的感官记忆则在同时则不受影响。

另外,寄主大脑开始分泌化学信号返回给血流,并将被虫子从血液中过滤出来,储存在其主要肠道结构的一个支囊中。通过一种只有极低理解的机制,某些此类分子将传承到后代的蛋里。定期的,成虫会反刍少量给寄主的血流,在其到达大脑后会导致自主回忆其可见的随机视觉记忆。似乎每一个此类化合物的囊里包含一个单一的视觉记忆。

由于虫子从其祖先那里“继承”了这些囊,成虫从每个它血统的寄主那里获得一段混合的编码记忆,其丰富程度与当前寄主与起源之间的世代距离有关。寄主将和其内在一样的方式回应外来信息:一段突然出现的他们可能没有第一手经历过的事件的生动回忆。一旦通过此类方法经历事件,外来记忆将和通常一样储存在大脑并可能在适当的刺激下重新回忆起来。

该物种对反钩虫干预会产生通常的反应。一旦所有钩虫被从身体里清除出去,回忆的超能将会侵蚀直到返回基线。在感染期间形成的任何记忆将会保留。

在卫生程度较低的人类居住区,这些效应可能会对社区的社会结构产生严重冲击。在使用露天厕所的村庄中,成员之间不断交换感染钩虫。在此方法下交换的记忆可能导致对个人身份的侵蚀,成员将无法确认哪些记忆是他们直接经历,哪些是二手的。在某个严重阶段的感染中,整个村庄的成员将都用一个名字并表现出之前只在社会性昆虫群中出现的行为。

物种第一次被发现是在200█年西非[已编辑]的爆发中。线虫被发现只限制在该村庄半径周围2公里的清晰形状的区域内,并发现了一些雾化施放的证据,假定是由一架喷粉型飞机实行的。随后,██个额外感染被发现于非洲的撒哈拉以南地区和南亚的农村地区,并有少量病例出现在中美洲和美国南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