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99-RU

项目编号:SCP-1299-RU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299-RU被收容在一个标准的3 x 3m收容间内。由于SCP-1299-RU的活动能力有限,除发现时带有的立方体底座外,项目无需任何家具,也无需提供食物。为了去除甲醛蒸汽,收容间内必须配备强力换气装置。仅允许在佩戴防毒面具和橡胶手套的情况下接触项目。

需要与SCP-1299-RU直接交流的实验仅限由D级人员进行。允许项目主管通过特定渠道与项目进行交流,但禁止直接与SCP-1299-RU对话或接近SCP-1299-RU。在实验过程中,应急小组应时刻待命,以便于在需要时快速应对对象状态的变化。每次实验后,对象应接受单独的采访和医学检查以检测SCP-1299-RU的任何异常作用。

参与SCP-1299-RU相关工作的人员应每月两次由了解SCP-1299-RU性质的心理学家进行评估。迄今为止,从未记录到项目在未经对象同意的情况下对他人进行精神操纵,然而,如果有任何人员表现出受SCP-1299-RU影响的迹象(抑郁症状、感觉异常、心理感知障碍、意识障碍、幻觉、审美偏好和宗教信仰的急剧变化),这些人应立刻停止参与工作并接受记忆删除。

描述:SCP-1299-RU是人类生理与形态彻底变化的产物,外观呈现为雌雄同体的人型生物。DNA分析表明,SCP-1299-RU的基因属于高加索人种女性(事实上SCP-1299-RU也更愿意称自己为女性)。项目连同无机部分(不含底座)总重242kg,年龄估计为30~40岁。由于SCP-1299-RU的存在方式与人类完全不同,项目无需满足正常人类的生理需求,如呼吸、进食或维持体温等。

SCP-1299-RU被安置在一个作为底座的边长90cm的空心碳纤维立方体上。项目并非固定在立方体上,将其从立方体上移除不会改变项目的任何性质。显然立方体并无异常属性。

SCP-1299-RU被固定为一般作品中所描绘的菩萨的姿势: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脚心朝上,而另一条腿放在下面。项目骨盆以下的部分已被替换为黑色金属制的空心模型,这是缝合马戏团产品的典型特征。因此,SCP-1299-RU的姿势始终保持不变。金属模型被植入到项目的腰椎中,并通过将一个安装在金属模型上的金属框架与项目身体整合,使得金属模型与项目身体构成一个整体。

组织学分析表明,SCP-1299-RU的身体组织发生了坏死并处于分解的中间阶段。组织的相对稳定性由半透明的有机合成管网维持,管内有福尔马林循环以替代原有的循环系统。这些管子穿过身体内部且有部分露在体外,直径从3cm(主动脉)到20μm(毛细血管)不等。福尔马林的循环是借助原理类似心脏的生物合成装置实现的。网状毛细血管允许福尔马林渗透到组织之中,维持其稳定以防进一步分解,这导致了项目的身体整体呈现为黄白色。

在上背部,几根管子结合成一根,从第五颈椎上方探出身体并进一步向上延伸到项目的头部后方,并在此处分散成一个毛细血管网,整体呈现为一个树状结构。根据间接证据(管道循环系统在无可见固定方式的情况下在此处延伸,福尔马林循环的模式)判断,这一区域有项目的身体的延伸部分,但无法感知,也从未被任何设备记录。

onna'seye.jpg

从眼眶摘出的SCP-1299-RU的“眼睛”

大部分的面部肌肉已经移除,使得SCP-1299-RU的头像一个仅被一层皮肤覆盖的头骨,没有头发,嘴唇上有许多咬痕。眼球被摘除并替换成形状与大小相似的抛光蛋白石。这些石头不与神经系统相连,显然也不具备视觉器官的功能1

手部的所有软组织都已被移除,骨头沿关节面固定成不变的结构。双手在骨盆处高度对齐并相扣,形成一个碗状构造,实验结果表明,该结构具有某些仪式功能。

尽管组织大量坏死、缺乏血液供应和生物体固有的其他功能,项目可以通过头部和胸部进行有限的语言交流。脑磁图表明SCP-1299-RU的大脑活动以theta节律(一般出现在快速眼动睡眠和催眠状态)为主。项目的声音被听到的人描述是“低沉且浑厚”的。研究表明SCP-1299-RU所说的话不存在模因效应,但可能会对对象产生额外的心理影响。

SCP-1299-RU能够影响对话者的身体和心理状态。例如,项目曾██次使对象进入昏迷状态,这会对对象造成不同严重程度的后果(参见附录1、2和4)。同时,从受试者的证词来看,在他们处于昏迷状态期间,SCP-1299-RU仍在与他们进行某种精神层面的交流。

昏迷期间的对话具有高度哲学性,SCP-1299-RU会试图改变对象的生活方式,动摇他们的价值观并诱使他们加入邪教(参见附录3)。通过诱发幻觉增强心理压力,SCP-1299-RU会逼迫对象进行仪式,即饮用项目两只手相扣形成的碗状构造中出现的不明液体并[数据删除]。须注意的是,尽管整个仪式都在幻觉中进行,但其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对象拒绝接受仪式,他会立即从昏迷状态醒来。在此之后,对象往往会表现出抑郁与自杀倾向,他们经常报告称与项目交流后出现了心理崩溃。这些影响可以通过记忆删除完全消除。

SCP-1299-RU通常对基金会人员表现得疏离且傲慢(尤其是对高级人员)。由于项目活动能力有限,明显无法对他人造成伤害,项目不存在或刻意压制其敌意行为。尽管存在许多证据表明项目与“天主的腐烂山脉”或“缝合马戏团”存在联系,SCP-1299-RU拒绝详细讨论此事,项目通常会用抽象但暗指其所属宗教的语言回答关于其起源或作用的问题。

附录1229-3:发现经过

factoryhall.jpg

发现项目的旧厂房

项目于2015年11月10日被纳入收容,当时基金会在莫斯科州████的旧厂房大楼中发现了一个未知的新式熵相关教派的聚会场所。自2014年以来,这栋大楼被一位个人业主租赁,进一步调查表明,该业主实际上并不存在3。建筑周围由一家私营安保公司看守,从而可以限制未经授权的人进入该地区。建筑本身可能被教派成员用作存放宗教物品、举行会议和仪式的场所。具体的讲,项目是在工厂内一个旧车间内被发现的。显然项目在这里被用于训练教徒并进行“重生”仪式。直至目前,尚未发现其它经历过“重生”的对象。

Aaron L██████博士的总结:显然,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教义与仪式的混合物。在这一邪教的信仰体系中,可以找到藏传佛教宁玛派、印度教卡莉女神崇拜、中国传统道教和欧洲炼金术的元素——简言之,这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混合物。需要注意的包括,在工厂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个经过修改的太极图,使用红色特别标记了黑色与白色中的分界;而教徒修炼的时候则会经历三个阶段,分别对应炼金术中的三种颜色(黑、白、红),在这一体系中对应三种状态(生、死和濒死),其最终目的显然是在身体内炼化出所谓“贤者之石”并获得某种形式的长生不老。但即使在邪教内部,对现象的解释也有不同的分歧。举个例子,在发现SCP-1299-RU的地方找到的印刷物上记载的传说,描述了一种宇宙起源,不得不说,传说的模式很原始。

除此之外,我还要指出该邪教与腐烂天主的崇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目前还没法确认该邪教应被认为是其分支还是另一种包含“腐烂之神”元素的宗教,更详细的分析可以在文件1229-LNG中找到。

此外,在厂房内的一面墙壁上发现了一大来源不明的霉菌,形状为直径1.5m的规则圆形。霉菌生长区旁边一个被擦掉一半的粉笔痕迹表明它应当在邪教活动中发挥了一定作用,详细信息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