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04

项目编号:SCP-1304

项目等级:Euclid
哈啰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无法收容SCP-1304本身,措施将集中于寻找,追踪和观察所有SCP-1304-1个体。潜伏在各大出版商编辑部门的特工将被告知SCP-1304的细节并抑制或更改任何含有其的手稿,或一个含有它的续集。描述了SCP-1304部分的关键词将被加入到常规搜索协议中。若发生含有SCP-1304的出版物出现的情况,应马上寻找与其相关的SCP-1304-1个体。

6个SCP-1304-1个体当前被监管于Site-17。基金会当前正追踪17个SCP-1304-1的个体。除非得到首席研究员Applebaum的事先批准,不得对此类SCP-1304-1个体采取行动。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描述:SCP-1304是一种仪式化谋杀方法,可以将虚拟人物的生活变为现实。该仪式,似乎并非直接基于任何已知文化体系,有一张冗长的需求品清单并需要在特定环境下1,以特定的顺序进行。若该仪式被包含在一个虚构故事内被一个主要出版社发行2的话,在官方发售日之后的一周内,一名孩子将会出生,其生活轨迹将和在故事内死于仪式上的人物的生活轨迹尽可能的相同。此孩童被称之为SCP-1304-1。SCP-1304-1个体似乎不会注意到他们被创造出来后周围的环境;那些发现或告之有关其生活和故事相符的内容都会被认为是一种巧合。有关虚构人物的生活如何变为现实的详情,请参阅下文的附录SCP-1304-MF。
我能看到你但摸不着你
任何试图在现实中更改SCP-1304-1的虚构故事的生活的努力都完全失败了。这在基金会实验里被完全证实了,此次实验中SCP-1304-27完全模拟了由June Marshall3杜撰小说In Our Lives里的人物Lawrence Hopkirk的生活。举个例子,在故事里,Hopkirk的宠物狗在他七岁生日时被车子撞死了。在对应的日记,基金会特工在SCP-1304-27的家周围半径3公里的所有街道上都布置了警戒线并暂时瘫痪了半径0.5公里内所有的车辆。尽管如此,虽然实行了如此措施并部署了超过一百名特工,一名醉驾司机成功避过了基金会的警戒线,甩掉了追踪,并以一种无法描述的方式攻击了SCP-1304-1的狗。甚至SCP-1304-27的一部分日常生活(在小说里被细心描述的部分)也是不变的,尽管进行了大量努力;任何试图阻止改变的努力都因为机械故障,人为失误,以及简单的巧合而失败。

一个SCP-1304-1的生活与虚构故事的唯一偏差就是缺少了SCP-1304本身。所有已知SCP-1304-1都在他们应该在虚构故事中被SCP-1304仪式杀死时都幸存了下来。在此之后,直接干预SCP-1304-1个体的生活变为可能。是否对此类个体采取行动需要来自首席研究员Applebaum和/或O5议会的建议。在所有案例中,所有个体都在虚构故事里的死亡时间过去后仍旧继续受到监视。
拜托让我回去,我想回去
有76个已知出版故事包含SCP-1304,并有同样数量与之相关的SCP-1304-1个体。这些个体中,有51人已经过世,6人被收容在Site-17,17人当前正被基金会追踪,剩余的2人情况未知。
我不该在这里
基金会已试图通过由指定的出版商和基金会子公司出版含有SCP-1304的虚构故事来人为创造SCP-1304-1个体。至今为止没有成功。目前没有进步一此类实验在计划中。有种理论认为作者必须独立写出包含仪式的书,或是受到另一本由作者独立写出的包含仪式的书的启发而写出的才有效。若要参阅出版草稿或参阅此类试图的详情,请联系首席研究员Applebaum。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