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08

项目编号:SCP-130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308被保存在生化研究站-21的被改造过的标准隔间内。隔间的门、通风管道以及一切长度或宽度大于25mm的孔隙都罩着钢丝网,网上镀有厚度不少于0.08mm的锡质镀层。

任何进入隔间的人都必须配置B级危害防护服,防护服表面贴满尺寸不小于100mm×25mm,间隙不大于50mm的锡箔。为了避免防护服破裂造成的危险,进入隔间(或处理SCP-1308突破收容状况)的人员必须在防护服下的头部和颈部另加一层锡箔保护。

注意:此处的锡箔决不可用铝箔代替。——研究员Eisenberg

所有进入隔间的人都按标准配置一把电击器。须知:由于光看外表很难辨认SCP-1308的致命要害所在,枪弹对其的镇压能力有限。如需较长时间地麻醉它以供抓捕或研究之用,应使用装有氯仿的便携式压力喷雾器;所有拥有SCP-1308处理权限的1级人员都必须熟知以上措施,并接受适当的相关训练。

SCP-1308的隔间温度保持在28摄氏度,相对湿度保持在47%。平均每十天给每一个SCP-1308个体投喂一具死亡不超过4小时的人类尸体一头重约50kg的活猪。喂完食两天之后,清理隔间中的残渣。每个隔间内不得同时存放多于三个的SCP-1308个体。

新捕获到的SCP-1308将接受身体结构检查,确认其与平均值的偏差,并按文档-1308-C的标准进行分级,它体内将被植入定位与身份识别的芯片,并被带入合适的隔间加以收容。

描述:SCP-1308是若干个有机生物体的总称,它们全都形似一大片脱落的人皮,大小约1m×3m1,能通过某种不明方式2漂浮在空中。SCP-1308的上表面与人类皮肤相似,拥有毛发、胎记和角质突起等特征。下表面非常光滑,包含了一些变形的汗腺,能分泌一种成分与血浆相近的黄色半透明液体,液体被称为SCP-1308-1。

SCP-1308的皮下,有两层互相垂直的肌肉纤维和一个脂肪层,有些个体还有加固身体的软骨结构。SCP-1308的皮下组织中有大量连接皮肤表面和身体核心的毛细血管,显然是作为气体交换之用,血液循环则是通过一种类似于平滑肌收缩的方式来维持的,较大的肌肉组织产生收缩,为血液提供推动力,SCP-1308的肌肉组织已被证实能使出600N(约61kg)以上的力量。SCP-1308拥有一套分散的神经系统,由平均直径约5mm的神经网络构成,神经分布不均匀,平均密度约为25/平方米,通过轴突束互相连接。

对SCP-1308个体身上取得的细胞进行的DNA测试显示它们与人类同源。

SCP-1308拥有一定的意识,它们更倾向于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比如废弃的建筑物、垃圾站或维修车间附近。然而,一个个体独处时却会[删除]。当SCP-1308处于不活跃状态时,它们总是附着在墙壁或其他类似物体上,显然地更倾向于待在2.5m以上的高度。

SCP-1308能够通过特殊的肌肉收缩方式配合身体的折叠来发出有韵律的声音,它们也能模仿周围不同强度的环境音(包括人的语音)3。这个能力对引诱猎物起到了关键作用;但SCP-1308个体并不只在捕猎时这样做,它们随心所欲地发声,就算是进食时或是刚吃完时也会不时这样做。

如果一名人类接近SCP-1308个体,它会试图包裹并牵制住此人,将自己体表的相当大一部分挤进人类的衣服中,与人类发生皮肤直接接触。随后它体表的腺体开始分泌SCP-1308-1。

SCP-1308-1将迅速地渗透人类的皮肤,在接触的三分钟内就会造成体表约1mm之内的生物组织细胞间的联系永久性的崩解4。此效应产生之后,SCP-1308将会慢慢吸收人类的皮肤组织,并通过某种不明的方式将其化为己有,据观察,此过程通常持续3-7小时。

吸收完成之后,SCP-1308会放开受害人并飘走。有记录可查的档案与实验资料显示遭遇SCP-1308的人类生还几率约为80%,其中死去的人大多数是死于大面积脱皮引起的继发性感染、被束缚造成的窒息和循环障碍,以及过度惊吓。建议用生理盐水彻底清洗伤口并辅以预防性的青霉素治疗,这对受害人的恢复非常有效。如果有大面积的皮肤受损,建议进行植皮手术。

SCP-1308对于接触金属锡和锡的化合物显示出了极大的畏缩——这是因为SCP-1308-1对于锡的氧化反应来说是一种活跃的催化剂。

回收记录:1995年██月██日,在在匈牙利的██████地区,随着当地供暖设施的一名维护人员J████ B█████的受伤住院,SCP-1308初次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由于此人对医院的精神科医生诉说的奇怪内情,以及他那不同寻常的伤势,一名基金会联络人以农业部特别委员会工作人员的身份对他进行了探访。(谈话记录见附录1308-1)。根据此人的交代,基金会制定了捕获方案,很快在养护管道中成功捕获一个SCP-1308个体。J.B.被施以记忆消除,他的就医记录也被修改,受伤原因改为因精神疾病而自伤。
到目前为止,有另外五个个体被相继收容。

附录1308-1:

访问对象:János B█████(以下简称J.B.),███████供暖公司的维修人员。

访问者:研究员F████,伪装成匈牙利农业部特别委员会成员。

前言:J.B.的同事Béla B█████发现他倒在维修室中,将他送往了██████公立医院。当时他头部重伤,背部、胸部和右臂大量皮肤脱落,因感染而高烧不退,他立刻接受了住院治疗。入院时,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约为0.5‰。J.B.声称自己被一张“人皮床单”袭击,另外他伤得也很不寻常——基金会因此决定对他进行调查。

<记录开始>

J.B.:Béla?酒瓶带来了吗?快拿来,趁医生还没发现!

研究员F████:不好意思,我是István Varga博士,是农业部的理事——

J.B.:Bé……博士?农业……当我是头牛吗?……对不起,我这是开玩笑呢——你找谁?

研究员F████:你是不是1965年██月██日出生于赛格德(匈牙利城市)的János B█████先生?

J.B.:对,我就是……可是这他妈到底……不好意思,我——

研究员F████:我是因为你进医院时对医生说的那些事而来的。你看——

J.B.:真的吗?我操……那医生还说要给我打镇定剂清醒清醒……结果……可是这关农业部什么事?

研究员F████:你不是第一个遇上这种事的人了,B█████先生。你遇到的是一条蟒蛇,它属于一个从乌兹别克斯坦意外地被带入我国的入侵品种。我们需要向你确认遇袭时的一些细节,以便我们对它进行合适的归档和处理。

J.B.:那是蛇?可它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什么该死的蛇……它……该怎么说……像人皮……活的人皮,就跟我胳膊上的皮没两样。见鬼,它连汗毛都有。而且它会飞。

研究员F████:它确实能短距离滑翔。它是个比较罕见的品种,我们这里的环境似乎更适合它生存,就像兔子在澳大利亚那样。不过这不重要。你的同事告诉我们,他发现你倒在维修室里。你能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J.B.:那天是礼拜二,我记得。那天我要上双份的班,有一班是替Gergely上的。事情就发生就在第二轮班开始后大概一个钟头……我也不是很确定。那时我去尿尿,后来……我是怎么……哦对了,是这样,我听见了……我觉得自己听见了广播的音乐声。我以为Béla把收音机忘在这里了,只是我之前没注意到……我想,靠,他这下要把机器的电池用光了。所以我就去找这个收音机。我觉得声音是从哪个储藏室里发出来的……我觉得……嗯,因为我们经常去那里抽烟。而且这个声音很奇怪。就好像……我好像以前在电视上听到过这个音乐,是在哪个电影里。

研究员F████:确实有可能。接着说,你进了储藏室之后怎么样了?

J.B.:我走进……等等,不对,我是跑进去的……是这样,我沿着走廊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音乐停了下来,然后我好像听到了说话声……于是我抄起一把扳手,跑进那里,你瞧……我们以前遇到过闯进来的人……我们的门卫上了年纪,又特别爱喝酒。他给我们惹过不少麻烦。

研究员F████:什么样的麻烦?

J.B.:流浪汉,一帮混球。操他们全家。整个冬天,不断地有流浪汉偷偷溜进来,在这里睡觉,搞得一团糟。

研究员F████:所以你进了储藏室。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J.B.:一开始什么事也没有。我开了门,里面没有人。我进去了,然后……我靠。我听到……又尖又细的声音,在我背后靠上的地方。我转身,就看见了那个……东西。我说过……它就像一张地毯,或是床单……可是它浮在半空,卷着,就像……有点像一根管子。然后……它……音乐又响了起来。它向我飘过来……非常快,像一只狂奔的猫。我吓瘫了……最后我鼓起勇气,试着用扳手揍它,可是没有用。

研究员F████:你打伤它了吗?

J.B.:哦,我……确实狠狠揍到了它。你看,我的胳膊很强壮……扳手在它身上撕开了一个口子,里面喷出了些什么。可是它完全不当回事。那东西缠上了我的胳膊,然后开始往上爬……感觉暖烘烘的,就像被狗舔一样,它缠得可紧了,我想把它扯下来,结果却摔倒了……
然后,它沿着我的胳膊向上,钻进了袖子。我说过,它看上去就像人皮,上面还有汗毛。我觉得好像看到了一个像是脑袋的部位,不过我也不确定……接着它尽可能地包住了我的身体,把我的衬衫都撕破了。还好没有钻到下半身去,操他妈的感谢圣母玛利亚。后来,你看……它把我紧紧裹住以后,就开始耍花招了,一开始还没什么,但是很快我就觉得火辣辣的,就像你切完辣椒的手碰到了眼睛或者JJ的感觉……我操。它还不放我走……我试着挣脱,可是每当我挣脱一点,它就会再裹上,而且裹得更紧。它……我觉得它体内的哪里又发出了哼哼声,这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见鬼,我不记得我在那呆了多久。

研究员F████:接下来的事你还记得什么?

J.B.:最后它终于放开了我,飞快地浮起来,飘走了。我想要站起来,可是我……我的手脚都不听使唤。花了老半天才终于能动弹……我奔向主维修室,想打电话,叫人来……可是我……我好像是摔了一跤还是怎么的。我接下来就只记得Béla一边咒骂着,一边拼命拍打我……一定是到了他来上班的钟点了。他把我送到了医院,他觉得我说的这些都是撞到了头说出来的胡话。

研究员F████:就到这里吧,谢谢你。请你收下这片药——是抗蛇毒血清。这种蛇的毒性相当凶险——一开始会造成幻觉,如果不加以治疗的话,几天之内就会对肝脏造成损害。

J.B.:谢谢……我靠,这里的医生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记录结束>

尾声:J.B.被施以A级记忆消除,他身上的伤口被解释为锅炉事故造成的烧伤。医院工作人员被告知,J.B.的受伤是他自己引起的,说出那些离奇的证词也是因为他产生了“自己的皮肤攻击自己”的幻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