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21
fuller2%20%281%29.jpg

SCP-1321完整时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1321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1321本身严重老化且易碎,其被保存在Site-19的贵重品收容区内的无酸,湿度可调控的玻璃收纳盒内。与SCP-1321进行物理接触的人员需要等待至少一周。SCP-1321的残存部分被保存在原收容处的真空收纳袋中。不再需要附加收容措施。

描述:SCP-1321是一份Guillaume Bélibaste所写的日记,其人是最后一位已知的清洁派教徒,于1321年(根据教会记录)以异端罪名被处以火刑。SCP-1321记录到了Bélibaste死前最后一天。SCP-1321的异常性将会在有人接触其本体或阅读其完整复制品时表现出来。当发生以上情况,SCP-1321底部的名单将会更新,对象通常会经历一种幸福感和和平感,伴随出现的还有一些模糊的意象。少数情况下,对象能够对更多细节作出描述,其内容总是提及某个人形剪影尝试使用某种方法进入某个地点却总是被拒绝。人形与地点的模样取决于对象的不同,并且总是以他/她最熟悉的模样出现。经历这种现象的对象报告说他们感到失落和渴望。

除了不同类型的意象,接触了SCP-1321的对象经常热衷于重现这段经历,他们会采取除暴力手段外的各种方法再次接触SCP-1321,就如同他们被这种经历所感染了。对接触SCP-1321的渴望将在其后几天时间内逐渐消退。

历史背景:清洁教派,又名阿比尔教派,是于十二至十三世纪兴盛在朗格多克地区的二元论教派,被天主教视为讨伐的目标后在阿比尔圣战中被毁灭。清洁教派提倡朴素的生活,其视天主教的圣礼为谬误并代之以另一种名为康索雷门图的圣礼。这个仪式仅在死前的一小段时间内举行,其含义为将灵魂从上帝施加的肉体与物质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清洁教派视这些为邪恶,然后将灵魂送到圣灵所在的国度。他们相信,若不进行这个仪式,灵魂必将会到物质世界,重生在一具新的躯体里,承受又一次人生的苦难。

SCP-1321的内容如下:

我已然解脱。现如今Arnaud-Amaury(阿诺德-阿穆里,组建十字军毁灭清洁教派的骑士)及其爪牙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那是他们自认为的而已。他们被自己的傲慢所蒙蔽,认为我是最后的圣教教徒,真是一群愚昧之徒。审判官最后一次要求我写下对自己异端罪行的忏悔书。但我不会做这种事情。让这份文字成为我最后的抗争吧。

讽刺啊。我斥责对我的审判是傲慢之行,但无人比我犯下更深的傲慢之罪。我一生罪孽深重,偏离正道。我的罪大于他人,而我本应做得更好。我的破败小村比起他们的金光塔楼是那么卑微,仅有信仰是我自豪的财富。我宰杀山羊获得的肉比起他们的烤孔雀肉(注释
原文stuffed peacocks )是那么邪恶,因为我并不是为了品尝血肉或夺去生命。我给予我妻子的爱比所有人都要低劣,因为我更多的向黑暗***骨血,为了使其脱离这尘世。

如今正是我大限之日,因我教育他人的言论。他们或许会为了替他们的兄弟姐妹解脱出凡尘而进行康索雷门图,因为凡尘有着无数欲望,恐惧,和流言(原文fornicating 意为私通)。我是一个纯粹的人,绝不会虚与委蛇,尤其是这生死存亡之时。圣洁的文字不能被写在一张薄纸上,那是邪恶的本体。它们应作为那些想寻求解脱的仍然保有信仰的人的渠道。只要这些文字存在,人类仍有可能解脱。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进行圣礼了,我注定要又一次堕入轮回,也许在另一个时代的荣光下,我能无拘无束。
找到它们,找到这些文字。不要让它们失落。请宽恕我。

其后的内容为一份名单,据推测为知晓Bélibaste在日记中所述内容的人。名单会定期变更,但没有观察到人名数目超过百个(原文a few dozen)。

SCP-1321由████████神父回收,他是一名工作在教皇档案馆的基金会特工,他在日常清点中发现了项目的异常性。1902年回收之后,名单上人数为五十七(57)人,1938年增长到记录中最高的六十四(64)人,但1945年又降到十(10)人,这可能是盖世太保的影响。基金会迄今为止尝试找到名单上提及的人的行动都失败了。

附录SCP-1321-A:

附录SCP-1321-B:在2008年,名单上只剩下一个名字。一个匿名的提示引导基金会到达了████████ ██████,一名住在法国██████城的医师。特工出发去带回████████ ██████进行询问。在抵达████████ ██████的住宅时,特工的车辆的转向系统发生了故障,导致他们失去控制并碾过了当时正在花园内工作的████████ ██████。████████ ██████被确定当场死亡。在████████ ██████死后,SCP-1321开始显示出加速老化的痕迹,最终在两小时后完全瓦解。SCP-1321的残骸没有显示出异常性质。项目重编级为Neutralized。

助理研究员█████,之前与SCP-1321联系过的人,试图在其最后时刻再次使用它。他报告说看见那个和之前一样的孩子在敲打一间锁住教室的门,不过没有回应,连拒绝都没有。█████在被问及对他所见的意见是,回答说孩子因为其坏行为被学校开除,再也不能回去了。█████在他最后接触SCP-1321后显示出极端精神紧张的迹象,并在之后数周发展成妄想和严重沮丧。下列记录是在SCP-1321被摧毁的三周后对其的一次精神检查中记录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