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29
abandonedaquarium.jpg

SCP-1329

项目编号:SCP-132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ite-97的防区将被武装巡逻和夜视摄像机所监控。不需要进一步安保。所有在Site-97和SCP-1329范围内活动的SCP-1329-1将不被打断,除非违反了测试协议。与SCP-1329-1的交流应遵循文件1329-CO中的措施。

在异常现象事件中,在SCP-1329内的研究员进行交流时应有武装护卫陪同。

描述:SCP-1329是一栋位于俄罗斯的[删除]外围的废弃水族馆,编级为Site-79。其上部的两层的材料和楼面布局都没有异常。而其地下三层的尺寸,建筑风格和布局和其他楼层对比都有所不同。建筑物处于一种严重的失修状态,尽管它似乎没有被洗劫的痕迹。正在重新布设建筑物的电力系统。

SCP-1329-1是对定期出现在SCP-1329内部或周围的人类群体的称呼。种族划分上主要是亚洲人和白人,或中东人,年龄平均在20-25岁,尽管也曾观测到低于5岁和超过70岁的个体。个体使用一种包含英语,俄语,满语,阿拉伯语和多种突厥语等外来语的语言。个体显示出各种包括感光过度,营养不良,以及类似汞中毒的症状,特别是脱皮(皮肤剥落),强制发痒,还有神经损伤。个体一般穿着多次修补或修改的衣服,一般是一件淡绿色制服或大衣合并起来的衣服。装甲背心不太寻常,但是是常见特征,在一个例子中甚至观测到有潜水衣。SCP-1329-1携带的物品包括枪支,临时制作的长矛或鱼叉,罗盘和绘图设备,长绳索,罐装车用机油,装有蒸馏水的塑料水壶,鱼肉,鲸脂,或藻类制品,还有包括鱼骨或备皮的各类小玩意儿。

SCP-1329-1会注意到观测者并作出相应的行动。尽管如此,他们似乎没有完全注意到他们所处的位置,或他们的观测者的性质,经常提到并不存在的人物,地方或事件。反复出现的个体将不会注意到观测者的存在或外部互动直到发生物理接触。这些个体没有显示出记住外部活动的记忆,并将不会被说服做出与其特别显现相反的行为。

SCP-1329-1的显现方式包括进入和离开一个房间或区域,其位置取决于观测者的视线。只要个体处于测试者的视线下就不会消失,不过将会在平均10秒-60分钟的间隔内出现在任何地方。当在收容中处于监视下时,该个体进入房间后的10秒后,电子记录系统将经历一个三秒的到23分钟的黑屏,在此期间该个体将会消失。在显现中,SCP-1329-1将在周围走动,若有一个以上的存在的话会互相交谈,并与环境进行交互作用。

到██/██/2012为止,已经编目了358个独特的SCP-1329-1个体。

ln_aquarium.gif

B305號房間。

SCP-1329内的现象可以分为三类:稳定,定期,和不规则:稳定现场一直存在,定期现象将会在精确间隔或者特殊事件后出现,而不规则现象将会以不定期出现或不再出现。SCP-1329-1的大多数显现都是不规则现象。

SCP-1329内的稳定现象包括:

• 一个装满数百公斤生肉的标本柜,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分析显示这些肉来自数个Latimeria chalumnae(矛尾鱼)。
• 一个装有4个大型水母的标本柜,在水母的腔内有人脑。水柜内没有水。
• 大群真菌群落,内有一群209只Clupea harengus(大西洋鲱)。全部都活着。
• 一只大型Eucrossorhinus dasypogon(叶须鲨)居住在主办公室内。会从地板攻击任何闯入的生物。该生物没有因为缺少水有任何负面效应。
• 属于未知头足动物的一系列触手,约有19米长。这些触手包含有纤维组织:近距离观察发现这些纤维组织是更为细小的触手。
• 用SCP-1329-1的语言所写的手写档案。文件被水严重损坏,不过似乎包含有舱运清单,各种物品的安装手册,人员档案,和地图。正在对其内容进行分析。

emptytank.jpg

在 B101 發現的一個标本柜。標本已被移走研究。

SCP-1329内的定期现象包括:

• 打开房间B106的门将发现一个SCP-1329-1个体(SCP-1329-1-28)正在标本柜内,被一只青年期的Carcharhinus leucas(牛鲨)所攻击,个体在死前将不停挣扎约30秒,打击鲨鱼的头部并试图挖出其眼睛。对个体的救援试图从没成功。该现象将不会重现,直到所有人离开房间并关上门。
• 两名武装的SCP-1329-1个体(SCP-1329-12和SCP-1329-13)将在每个星期四的上午10点12分在地下室的2层,从楼梯开始向房间B215运送一个塑料箱。箱子里可以听见有人被蒙住嘴的声音。
• 地下室三层在2月和7月期间将灌满盐水。来自南太平洋的无异常热带鱼将在这些时期出现。在该时期结束后水和鱼都不会留下任何踪迹。

SCP-1329内的不规则现象包括:

• 在二楼男式休息室的谈话。语言与SCP-1329-1使用的一致,不过大部分语句都很模糊。
• SCP-1329-1-038,一旦显现就会攻击在场的任何个体并在随后逃跑。该显现会发生在整个SCP-1329内。
• SCP-1329-1-103和SCP-1329-1-104的显现,外观是一名30岁左右的中东妇女和一名7岁的孩童。SCP-1329-1-103似乎处于怀孕的妊娠晚期并完全对外部刺激没有反应。SCP-1329-1-104将牵着SCP-1329-1-103的手穿过设施,并似乎有些焦急。注意到SCP-1329-1-103的腹部有多处撕裂,露出压实的塑料垃圾。该显现一般出现在一层,不过在地下一层也能看到。
• 空中出现的流动泡沫。在整个SCP-1329内出现。
• 一只死去的Galeocerdo cuvier(虎鲨)的尸体出现在二楼主走廊内。尸体有被大量钝挫伤并被汽车撞击多次的痕迹。

附录-01:██/██/2011-一个SCP-1329-1个体出现在德国的[删除]下城,离SCP-1329约████公里。个体因为用鱼叉威胁行人而被当地执法部门逮捕。在基金会特工来得及确保个体之前其显现就结束了。

附录-02:在SCP-1329内发现的一份文件的转译。

我们正在损失水。Zhi Jun三天前冒险去了水蛭之地去找更多的水,但没回来。我恐怕已经失去他了。Sastelkov相信他会修好水泵,这样我们就能留在这里。虽然我希望他能修好水泵,我不喜欢这个的地方。这里的海闹鬼。Sastelkov说这没有根据,但是我们到达这里后已经损失了10名组员,包括4名我们的废品农夫。Sastelkov声称这些损失是值得的,而他寻找的东西就在这里某处。

我将在明天和他谈谈这些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