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353
centi.jpg

SCP-1353-05

项目编号:SCP-135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353应被收容在特制的密封塑料盒中,然后存放于安全柜中。每一个塑料盒都应该按照收容的项目来编号。在处理SCP-1353的样本的时候,必须穿着全身性防护服。个人只允许进行以研究为目的的一对一接触。

SCP-1353-A被收容在一间标准人形收容室中。他们永久不能获得任何的玩具,音乐,书籍以及其他任何娱乐性项目,除非是在实验室的可控环境中,或者说他们在收容过程中被当做普通人类来对待。允许对SCP-1353-A发出请求时对其进行精神治疗,以减轻他们的情绪影响。同时,他们必须每天在日志内记录对SCP-1353的认知。这些记录应该在每周初添加入文件-1353-01中。如果SCP-1353-A的人口数量超过了5,最老的、最不健康的应该立即处决并火化。

描述:SCP-1353是一群给予标记的,具有意识的针毡模型,外形类似于普通蜈蚣(蜈蚣科)。观测到SCP-1353有不同的颜色和大小,通常有至少二十对的脚和一对具有功能的眼睛。通常来说,成熟体的SCP-1353体长在30-50cm之间,体宽平均2cm。SCP-1353可以繁育后代,不过只有项目的成熟体能创造SCP-1353-A。项目的样本通常是在城市环境中被发现的,有些例外则是在卡车或者其他人类制造的运输工具中发现。

SCP-1353呈现夜行的习性,在活动时,会寻找正在睡觉的人类,然后通过钻破他的皮肤这种方式来将其转化为SCP-1353-A。一旦接触成功,项目会用它的腭牙来制造一个切口并且进入该人的体内。同时,腭牙还会分泌出具有麻醉效果的毒液,这也常常使得伤口在直到项目已经嵌入人体体内时也不会被发现。一旦嵌入了人的体内,项目会继续向皮肤下面移动,但是不会造成组织损伤;目前推测,SCP-1353有能力创造出微小的空间扭曲来达成这一效果。大约在寄生一周之后SCP-1353将不会在皮肤之下被看到,并且可以假定项目此时已经进入了宿主的腹腔内并进入了蛰伏期。SCP-1353的人类宿主统称为SCP-1353-A。SCP-1353-A报告说发觉了SCP-1353的寄生行为,但是一般没有报告说因为初期的进入行为而导致的疼痛问题。

宿主在这之后依然能保持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行为,唯一的例外就是当被介绍了任何虚拟场景时,宿主都会感到一股怀旧之情。如果SCP-1353-A经历了任意一种怀旧,SCP-1353会重新进入活动状态并且继续它在宿主体内的随机移动的行为;根据记录,再激活的时间最短持续15分钟,最长持续5个小时。SCP-1353-A会立刻察觉到寄生在体内的SCP-1353的存在和移动行为;他们会表现出中度到极端不适的感觉。现已知SCP-1353-A会因此产生强烈的怀旧之情,但是最终可能会导致他们自己对情感的剥夺。

附录-04/25/20██:一次SCP-1353-A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的爆发被报告给基金会人员。之后的调查显示了大量SCP-1353的来源,目前推测是有人故意散播的。一个普通的金属盒子在被推定为是SCP-1353的散播源处被发现,里面装有一张便条。目前,散播的嫌疑人仍然在调查中。

恭喜你找到了我的盒子,朋友!
我正在给这座城市的朋友们派发
我毛茸茸的小伙伴们来表达我的爱意,他们会藏起来,
而且会很乐意从你的体内拥抱你!1
-108801

附录-1353-A-19:接下来的内容来自于SCP-1353-A-19的私人日志,SCP-1353-A-19是一名47岁的非洲裔美国女性。SCP-1353-A-19报告说自己已经被SCP-1353寄生超过██年,尽管她被基金会收容仅仅█年。

我曾忍受它这种感觉的折磨。不过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习惯它了。

那感觉就如同一只猫在你的膝盖上,用它是爪子不停地挠你,直到那小小的刺完全进入了你的胃和腿里面,然后它开始在体内爬动,而且你会感觉到它不停地在你皮肤错误的一边的摩擦着。每一条腿接着一条腿地互相敲着,而且你可以感觉到每一条腿都会自己在你的体内推出一条小小的隧道。为什么这些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只要醒来,想到某个我在前一天于街上所看到的,有着慈爱眼神的男子;他是如何在离开前,触碰我的胳膊说他很抱歉。那天早上我感觉到了,相同的地方。我可以看见那在我皮肤下的小小凸起,而且它还推动着自己跑到我的肩膀上,然后我又从镜子里看到它又爬到了我的背部。最后,他跑进了我的肚皮,然后把那里当成了它的家。

现在,每当我想起它的时候,它总是会提醒我它的存在。我能感受到它那毡状的,小小的腿。当它在我的体内爬上爬下,我也会感到在我皮肤底下,那长满毛的腿。虽然大部分时间里还好,但是只要我想起它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在我的肠子里爬行着,摩擦着。每一条,每一块,甚至还有那凸出的小眼珠子。

今天我感觉到它爬上了我的脖子,它的背顶着我的气管,腿踩在我的动脉上。它在我脖子的后面摆动起来,开始拖着腿远离我的头骨。我那里的皮肤被确实地拉伸到了而且我认为它已经卡住了一次或者两次。事实上最糟糕的事情是当它在我太阳穴边上爬来爬去时我能听到它爬行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真的很像它偷偷地在刷牙或者在刷骨头。我觉得这种时候,他也在刷自己的小獠牙。

你永远无法适应它。你只能试着如何去避免它的出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