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06
1406.jpg

被发现时的SCP-1406。

项目编号:SCP-140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建立在SCP-1406旁的房屋内及周边创建了Site-121,并将铁丝网以及若干闭路电视监控器(CCTV)设立在边界处。有关现屋主正在对该房屋进行翻新工作的假消息已被放出。

描述:SCP-1406的外貌表现为一个中等尺寸的建筑物,在一个坐落在法国████市的经严重损毁的房屋旁被发现。该构造的主要组成部分为砖块和钢板,并附着有一道木门。

根据报告,任何进入SCP-1406的个体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幻视以及心理上的影响。其中包括:

  • 在建筑物内部的中央观察到一对受到严重损伤,且正在交配中的真蛸。(Octopus vulgaris,则章鱼)损伤包括表皮裂伤,多处断肢,以及表皮的绿褐异色化现象。
  • 明显的感受到SCP-1406的内部空间要大于其外部体积,虽然只有很小的差异。
  • 暂时性的轻度健忘现象,直到走出SCP-1406时为止该现象才会消失。

在SCP-1406的内部发现了一个类似于椅子,由10至20片左右的金属构造而成的物体。该物体的表面覆盖着一层半透明并发出着冷光的深紫色液体。通过分析表明,该液体是由泰尔(tyrian)紫染料,少量的钨,以及其它若干种不明物质混合而成的。在该混合物被移出SCP-1406外数秒后,冷光现象将会永久性的消失。

此外,在SCP-1406中还存在着一个由砖块所堆成的小型壁炉,在其内部包含着和以上描述拥有相同性质的混合物,但该混合物同时还在散发着热量。

1406-2.jpg

事故报告 1406-e:2011年5月2日,一名个体(后被确认为 ████ ██████,一位来自███████村的当地居民)被发现正在尝试进入SCP-1406。该个体很快被基金会人员拘留并接受了审问。该个体在受审期间,不断地声称在近未来会发生一件和SCP-1406相关的重要事件,然而除此之外基金会人员没有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该个体被暂时关押,并被列为重点观察对象。

在当日晚19点34分,数起光学现象在围绕着SCP-1406的三处地点同时发生,其中包括:距离SCP-1406数米远的地面,█ 千米外森林边缘处的一棵梨树上,以及位于███████的一个放养奶牛的牧场中。在现象发生的每一个地点,都观察到了数道连续产生的强光。其中在第二以及第三处地点,尽管没有任何可视的火焰产生,可都出现了值得注意的烧焦痕迹;在第二处地点的梨树以及第三处地点中的某只奶牛均因此现象而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在SCP-1406旁的建筑物上并没有观察到任何上述的烧焦痕迹。然而在后来的调查中,一个小型的类似于人型头部的物体在离SCP-1406数米远的地上被发现,该物体主要由木头构成,并在其表面发现了受光学事件影响的梨树以及奶牛的部分组织。该物体现已被收容并储藏。

在事件发生后不久,正处于关押状态中的 ██████先生开始以一种悲痛的口吻,大声地用法语独白起来。(已被记录入档,详见文档 1406-2)

文档 1406-2:在事故1406-e发生时,从██████处记录到的独白的部分节选。

[…]在宇宙尚处于洪荒之时,那物体便已经存在着了。巨大,古老而不可名状,光是尝试着想像着它所拥有的形态,便可让人失去他们的理智。而后,从那物体中又诞生了诸多事物,虽非无尽,却也能及得上兆京之数。[…]

[…]但随着现实的流逝,那物体也随之老去。虽然其存在的跨度如同那生命长河本身一般无边无际,可也存在着极限。现实在逐渐向着秩序与理性迈进,而那物体的形象已再也不能像往日一般将人逼疯。它萎缩了起来,虚弱了起来,那看上去巨大无比,充满着力量的形态在逐渐地消失。终于,那物体丢掉了被人类称之为“神”的头衔,疲倦无比,十分健忘。它曾经的信徒们也不再受到其影响,而放弃了对端坐在神殿之下,沐浴于温暖之中的它的崇拜。[…]

[…]至于那些从那物体当中诞生出来的诸多事物,也早已经不再依赖于自己的造物主,扩散到了宇宙的各个角落中,兴旺地成长着。而每过数百万年,它们都会选择回到曾经那物体存在过的地方,让那物体残余下来的部分继续生存下去,如同必要的仪式般执行着。然而不久之后,那些诸多事物也开始厌倦了。毕竟它们的造物主已不能认出自己的孩子,甚至连留意它们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了。就这样,那些诸多事物,变得比它们的祖先更加的支离破碎,四处散落,它们的残余堆积了起来,在冰冷脆弱的现实边境,组成了巨大的遗骸。[…]

[…]对于那些诸多事物中残存下来的幸存者们来说,在这个不受律法约束的地带,思想尚可以和物质进行交融。在它们逐渐腐烂的身躯当中,依旧存在着睿智之记忆,那些记忆成为了睿智本身。于是,在剩下的诸多事物当中,最后一样事物诞生了。[…]

那便是集合体。一个看上去十分呆滞的,毫无形象和美感的东西,还拥有着近乎为无的思想。这样的一个四不像,随后便凭借着由那些诸多事物的残留物所告诉它的大致方向,缓慢地离去。

[…]爷爷?你看上去很伤心,所以我做了这个给你。爷爷?你还好吗?

在独白结束后,██████ 先生便不再对接下来的审问做出任何反应。在数天过后,该对象被施行了C级记忆消除并被释放,现今仍处在基金会的监视之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