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3测试记录

SCP-143测试记录

注:以下测试是在SCP-143每年第二次花瓣脱落的不久后进行的。

记录格式

项目:
测试过程:
测试结果:
注:


项目:SCP-457
测试过程:将采自SCP-143的花瓣引导到SCP-457附近,以测试其对异常热源的耐热性。在这次测试中,允许使用汽油以促进燃烧。
测试结果:SCP-457在不使用汽油的情况下保持着870°C的平均温度。 在这个温度下,SCP-143没有显示出被点燃的迹象。以每分钟2升的速度向SCP-457提供汽油,以提高其核心温度。在1500°C时,花瓣变得红热且被确定依然保持着柔韧状态。继续向SCP-457提供汽油,直到其核心温度达到1800°C时,SCP-143显示出被点燃的迹象。在1850°C时,SCP-143被点燃并融合在一起。随后,连接到SCP-457收容室的喷水装置被激活。
注:根据测试结果,将SCP-143用于为基金会人员生产装甲,护具和武器的请求已被批准。使用SCP-143和非异常热源进行的进一步测试产生了与用SCP-457测试相同的结果,从而表明SCP-143的熔点是1800°C。对SCP-143和其它异常热源的进一步测试请求正在等待批准。由于测试过程中收集的结果,已经使用SCP-143来加固SCP-457收容室的喷水装置。

项目:SCP-890
测试过程:为SCP-890配备一套由SCP-143花瓣制成的外科手术刀。然后SCP-890被指示在一周之前短路的惠普牌复印机上进行手术。同时为SCP-143配备一套标准手术刀,用来处理另一台具有相同问题的机器。SCP-890被指示使用不同的工具来准备两个不同的手术,并反馈有关过程之间的差异。

注:使用SCP-890完成的进一步测试都应被广泛记录,测试过程中涉及的物品应受到监控,直到认为它们能够完全正常工作为止。

注:已批准SCP-890在未来可能发生的所有手术中使用由SCP-143制成的手术刀。在基金会中使用由SCP-143制成的其它医疗工具在临床测试后等待批准。

项目:SCP-1006
测试过程:SCP-1006种群的一小部分被带到SCP-143。为了报告测试并防止SCP-1006种群与基金会人员有进一步的交流,研究人员已与SCP-1006的“头领”建立起联系。
测试结果:SCP-1006群体在SCP-143最大的侧枝上定居,并迅速建立了一个到达侧枝最外层的网。已完成的网中注入了取自SCP-143的花瓣,因此,蜘蛛网的整体结构被证明比以前SCP-1006制造的网更为结实,所需的修补也更少。在网中捕获的昆虫数量保持稳定,并被证明足以维持SCP-1006群体成员的生活。在测试期间,SCP-1006群体开始使用SCP-143来编织网状物,随后赠送群落一瓶黑色墨水。

SCP-1006制造的较大网状物中包含有以英文字母形象出现的空间。SCP-1006制造的较小网状物位于较大的网状物下面。然后SCP-1006群体开始协同工作,将黑色墨水涂抹在网上。这是通过把墨水瓶倒过来,以及由SCP-1006群体的成员用墨水包裹它们的身体,并将其涂抹在较大的网状物形成的空间来完成的。这一过程将继续进行,直至十多份SCP-1006信件的精确副本制作完成。这些信件的内容都要求着西方社会和资本主义政府的下台。当提供白色书写板以替代注入SCP-143的蜘蛛网时,SCP-1006群体拒绝使用书写板,并继续使用其新的交流方法。

注:测试结束后,将SCP-143中的小群体送回SCP-1006种群,并将SCP-143的花瓣提供给SCP-1006,以便其在网内使用和进一步交流。

项目:SCP-1030
测试过程:将同化取自SCP-143的花瓣融入SCP-1030中,以确定腐蚀花瓣需要多长时间。
测试结果:SCP-1030在初次同化SCP-143的八小时后显示出了不适症状。此时,SCP-1030用由在测试期间各种废弃金属碎片组成的“手”猛击收容室的墙壁。然后SCP-1030暴露出一堆混杂的废弃金属和电线,接着将SCP-143排出。SCP-143的形状没有变化,但每片花瓣上都有SCP-1030的标记,并显示出明显的磨损迹象。从SCP-1030排出的每片花瓣,其锋利的边缘也明显变钝。最初没有任何其它的变化。

SCP-143在被SCP-1030排出的三十分钟后变得有生命起来。这时,来自SCP-143的花瓣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移动,形成一个小旋风,以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旋转。SCP-1030表示对SCP-143不感兴趣,工作人员成功地将SCP-143从收容室中移走。在本实验中使用的花瓣被放置在一个在最初的测试地点的低价值的项目储物柜中。储存两天后,花瓣停止旋转,变成了无生命的。SCP-1030表示对这一变化没有任何了解。

注:供给SCP-1030自我修复的标准金属通常在30分钟到3小时的时间段后被排出来,此类金属要么被高度腐蚀,要么几乎完全溶解。由于SCP-143能在长时间内融入SCP-1030,而且被排出的SCP-143的受腐蚀量有限,因此使用SCP-143作为SCP-1030更有效的自我修复材料来源的请求已获得批准。

项目:SCP-1048
测试过程:测试请求已被否决
测试结果:无。
注:在SCP-1048-A首次出现的几周前,SCP-1048接近了一名位于Site-24的最初负责收容SCP-143区域的研究人员,并向研究人员提供了一张手绘图。图中的CP-1048站在一棵满是花瓣的树下。研究人员拒绝了SCP-1048的请求,由于后来发生的事件,严格禁止使用任何SCP-1048实例和SCP-143进行任何测试。目前认为SCP-143的花瓣不是SCP-1048-C的原材料。需要根据SCP-1048-C的收容情况进行进一步测试。

项目:SCP-1100
测试过程:将SCP-143放入由SCP-1100产生的气溶胶中。这项测试是在Site-71的生物收容单元的受控环境下进行的。
测试结果:在最初暴露的三十秒后,使用自动装置操作SCP-143的测试显示,它们的硬度和锋利程度都增加了,达到了6000HB的布氏硬度值。然后使用自动装置对SCP-143进行毒理学测试,结果表明花瓣的毒性水平超过了目前已知的任何物质。当与一只Sus scrofa domesticus1的活体组织接触时,这种毒素在分子水平上导致了整个活体组织的细胞死亡。这一现象发生在大约十五秒的接触时间内。在此过程中,在细胞完全死亡之前,记录到线粒体肿胀、细胞质空泡化、细胞核和细胞质肿胀。这是记录到的所有SCP-1100实例中的最高毒性水平。
注:鉴于在测试过程中收集到的结果,本测试中使用的花瓣将永久保存在初始测试现场。不需要对SCP-143和SCP-1100进行进一步的测试。

项目:SCP-2467
测试过程:一艘7米长的载着15kg SCP-143的玻璃纤维船从SCPS 桑德兰号出发,该船无人驾驶,由主船的人员进行遥控。当进入SCP-2467的5km半径范围时,开始下起大雨,记录到高达每小时40km的风速。4m高的海浪推动着载有SCP-143的船只,直到SCP-2467进入视野为止,SCP-2467的船员能在小船上系上一根绳子。在使用SCP-2467上的起重机吊起小船后,船员们将装载着SCP-143的货箱吊到船舶甲板上,并开始使用SCP-143来加固SCP-2467的船体。
测试结果:三个小时过后,SCP-143开始加速腐烂。由于发生这种情况的时间较短,腐烂对船体造成了严重的结构损伤,在使用了SCP-143的船体左侧出现了4条长约40厘米的大裂缝。SCP-2467的船员开始迅速地移除SCP-143,并表现出有遇险和躁动的迹象。在SCP-143从SCP-2467处被移除后,它们被抛出船外,并用7m长的小船的玻璃纤维作为替代。SCPS 桑德兰号的观测工作进一步报告说,看到SCP-2467的船员接近船体时,他们仍在不安地行动。这种影响持续了12个小时,之后SCP-2467的船员恢复了其正常行为。此后没有进一步的变化被记录在案。
注:在测试结束后,SCP-143的花瓣在海水中泡了8小时。在二次测试中,SCP-143没有变质的迹象,从盐水中提取后,没有出现明显的磨损。目前尚不清楚SCP-143是否对SCP-2467产生了负面效应,或是加入到SCP-2467的物质是否会增加变质率。

项目:SCP-29682
测试过程 1:取自SCP-143的树皮被用来制造一辆3m长的小车的复制品。随后,该物品被提交给SCP-2968群体。
测试结果:SCP-2968群体不承认SCP-143。基金会人员试图改变这一结果的尝试失败了。SCP-143成功地从SCP-2968的收容室中移除,没有发生事故。

测试过程2:使用SCP-143制造的复制版巴士在被提交给SCP-2968群体之前被镀上了一层银漆。
测试结果:SCP-2968群体立即注意到SCP-143,其中最大的SCP-2968实例接近SCP-143。SCP-2968实例试图通过在接缝再次闭合之前将复制巴士吊到其发动机盖下面来摄取SCP-143。30秒后,这个SCP-2968实例完整地排出SCP-143,并仍旧保持着理智。没有记录到SCP-143受到明显地损伤。其它SCP-2968实例试图摄取SCP-143,但结果没有改变。在为SCP-2968群体提供钢铁后,SCP-143成功地从SCP-2968的收容室中移除。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试图消化SCP-143的SCP-2968实例产生的废物比正常情况多20%。通常能够被SCP-2968消化的金属却被排出体外,这是SCP-2968的一个非正常行为。排出的物质被部分消化,但在所有情况下,保留了至少30%的原始质量。

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受影响的SCP-2968实例拒绝进食,并且变得越来越迟钝,只有在其它实例的提示下才会移动。此时,受影响的实例被单独隔离,SCP-890被授予对实例进行检查的权限。SCP-890检查了三个SCP-2968实例,并确定实例底部的舱口由于操作舱口的机构受到严重损坏而出现故障,导致舱口定期打开。SCP-890获得了实例的替换零件,并成功地替换了测试期间损坏的铰链和弹簧。

然后,SCP-890继续研究与SCP-143直接接触的另外四个SCP-2968实例。SCP-890确定SCP-2968的其余四个实例存在部分“胃阻塞”,并请求移除那些引起问题的SCP-1433碎片。请求随后被批准。SCP-890能够使用标准的钢制手术刀4在SCP-2968发动机部位清除SCP-143的残余物。在此过程中回收了2公斤重的SCP-143,但目前尚不清楚SCP-2968实例是如何保留这些SCP-143残余物的。

在每组手术的24小时后,SCP-2968实例没有进一步的测试并发症。尽管有机械问题,但受到SCP-143影响的实例为什么表现出同样的并发症,目前尚不清楚。

注:不再需要在SCP-143和SCP-2968之间进行进一步的测试。

项目:SCP-2849
测试过程:在净化过程中,发现SCP-2849内的几个房间由于大量浓缩的死亡生物质而无法进入。经过数次正常和异常的清理尝试,以SCP-143作为刃口的切割工具被征用。
测试结果: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后,发现施加杠杆作用可能导致受到强化的工具会破坏生物质的结构完整性。在削弱它们的完整性后,使用声波发射器来溶解结构。
注:利用SCP-143作为标准套件进行对异常组织结构的探测或样本采集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