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47
SCP-tulpa.jpg

收容失效1447-02期间的SCP-1447-1

项目编号:SCP-144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1447-1的当前收容单位是一个密封的2.5米X2.5米X2.5米混凝土箱子,用6厘米厚的烧蚀镀钢板加固并悬挂在Bay 4。单位外部应被每天检查并马上报告任何损伤。凹痕或其他镀层的机构损伤将被打上补丁;储存的更换用钢板根据估计需要维持在30平方米左右。若在钢板上发现任何洞或破口将被视为收容失效,而SCP-1447-2的房间将被马上确保。

SCP-1447-2应被禁闭在其房间内,SCP-1447-1收容单位的位置应尽可能减少SCP-1447-1和其他Euclid级和Keter级SCP发生交互的可能,在收容失效事件中将部署合并式防爆屏障和阻塞点。来自SCP-1447-2的合理要求将被满足,但是任何促进外部交流的物品都不得被通过。维护人员可以向SCP-1447-2请教与其主要专业领域有关的知识-尽管如此,在收容失效1447-01后,SCP-1447-2将不再有机会在设施内自由活动。

SCP-1447-2每天将会花费至少4小时沉思下列主题:‘SCP-1447-1变得更弱’、‘SCP-1447-1正在死亡’、‘SCP-1447-1无法维持物理形态’。站点内的任何西藏佛教合格实践者将被指示分享这些课程。任何暗示性主题,诸如‘SCP-1447-1正在逃跑’、‘SCP-1447-1被吸入我的意志’或类似的将不再被雇佣。若SCP-1447-2没有成功实行此类措施,将以移除其要求物品或特权作为惩罚。

描述:尽管当前收容措施和SCP-1447-1的典型移动速度导致不可能近距离观察,初次回收和SCP-1447-1的数次突破收容试图都有目击报告证实了其外形。SCP-1447-1是一个准物理形态的人形个体,类似一名亚裔男性穿着西藏佛教僧侣服饰;其脸部明显扭曲和模糊,即使在高速录像下也一样。

SCP-1447-1一般会保持连续移动 — 经常超过每小时200公里 — 每天维持此速度20小时,并在此期间不断攻击其收容单位的内部。用硬化钢加强SCP-1447-1的收容单位成功减少了事故的发生几率不过仍旧无法完全免疫SCP-1447-1的效应。SCP-1447-1非常善于利用其收容单位的小破口,并能够使自己通过直径200微米的开口。

SCP-1447-1对于标准规格副武器(手枪类)有很强的抗性 — 大口径弹药似乎可以临时瓦解SCP-1447-1的物理形态,导致其痛苦,并能有效将其驱赶回收容中。高爆炸药被证实可以完全驱散SCP-1447-1;尽管如此,通过此类方法的攻击,SCP-1447-1会显示出无视任何挡在中间的屏障并迅速在附近重新聚集成形的能力。另外,在1447-05号失效中SCP-1447-1似乎故意刺激安全人员引爆了在SCP-████收容区域附近的炸药,导致了另一次额外的收容失效。

试图与个体交流以侦测其是否有感知,其结果仍保持不确定性 — 尽管SCP-1447-1会对问题作出反应但是其回应声音似乎很大程度上都无法理解;对其分析发现这是被篡改版本的传统西藏佛教祷文,一秒内重复数百次。SCP-1447-1并非对人类特别有敌意,不过仍旧集中于找到并杀死SCP-1447-2。尽管如此,若基金会人员试图阻碍其目标将会遭受攻击,且若其试图被挫败后便会观测到开始不加选择的发动攻击。

SCP-1447-2是一名5█岁的白人男性,自称是███████ ████,一名电脑硬件和软件企业家。SCP-1447-2无法解释与他同名的人物持续在公众中的活动,该人物使用和SCP-1447-2同样的自称身份和生涯纪录,推测他可能是他的商业伙伴招募的一名骗子。他的伙伴目前处于基金会的监视下,因为其可能是另一个SCP-1447-2或其伙伴是一名类似SCP-1447-1的个体。

回收记录1447

SCP-1447-2声称位于中国青海省的一个喇嘛庙给他提供了Site-73的位置,而他在██/██/████来到此处是为了寻找避难所以躲避他称之为‘tulpa’1(见调查1447-21)的东西。两天后Site-73遭到来自SCP-1447-1的频繁攻击,导致两名特工死亡。SCP-1447-2在通过飞机撤离后攻击马上停止了。

SCP-1447-2被送到伦敦并随后移动到Site-60 — SCP-1447-1用了三个星期确认站点的位置,再次试图突破安保并找到SCP-1447-2。站点内的人员花费了大量人力和物力才最终将其引诱入一个当前收容单位的早期版本中。

附录1447-01

SCP-1447-2被告知其伙伴的死亡;他要求进行一次完整的医疗检查,被同意。采集自SCP-1447-2的组织和头发样本没有任何异常性质。

通过专心的冥想方法,SCP-1447-2仍旧被确信可以成功摧毁SCP-1447-1。(SCP-1447-1)成功的突破收容指出至今SCP-1447-1的能力没有任何改变。尽管如此,仍旧注意到个体在其收容单位内的活动在SCP-1447-2集中于冥想废止tulpa时有明显减少。热成像图像显示SCP-1447-1在此期间几乎完全停止,并采取金刚冥想姿势(vajra meditation position)。精通西藏佛教的基金会顾问假定SCP-1447-1可能有足够的感知以进行沉思,确定自己的存在性,以重新稳定形态。

附录1447-02

在SCP-1447-1在收容单位沉思时将其打断的建议书仍旧在考虑中 — 应用在其他Keter级SCP的盐酸沐浴法被认为会在机械进入时导致收容失效事故;其他可能的方法包括通过微波发射器加热单位的内部和用高频率声波阻止(项目)集中心思。

当前理论认为若SCP-1447-2死于SCP-1447-1或其他人之手,由于其当前的自主能力将不会导致tulpa自我毁灭;对SCP-1447-2实施可控制的疼痛惩罚似乎不会对SCP-1447-1的部分行为产生显著的改变。尽管如此,当前SCP-1447-1的可控性很大程度是因为其不断试图寻找并杀死SCP-1447-2;若将项目从此强制性中解放将导致完全的不可预知性。为了可预见的未来,收容效果必须集中于进一步减少其突破收容的试图并把其他基金会资产暴露于SCP-1447-1的可能性最小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