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59额外实验记录

以SCP-1459进行的额外实验。参见原始文档以取得更多细节。

标准格式:

玩家:进行实验的人。
陈述:口述给SCP-1459的消灭方式
结果:对SCP-1459-1执行的行动
备注:附加文件(可选)

SleepyPuppy.jpg

数具SCP-1459-1死亡个体


玩家:Lindquist博士
陈述:“周日夜足球。”
结果:SCP-1459-1在4天内毫发无损。期间还被供给食物和水。下一天晚上在中央时区8:30 PM,SCP-1459产生了一个夹着足球的液压撞机,以极高速度把SCP-1459-1踢进了球门里。

玩家:Lindquist博士
陈述:“弑母。”
结果:尽管是一只幼年犬,SCP-1459-1展现出了一只即将分娩的成年犬的行为。一个半小时后,3个类似甲壳纲的不明生物从SCP-1459-1的阴道中钻出,肢解并吃掉了SCP-1459-1。

玩家:Reich博士
陈述:“海上叛乱。”
结果:SCP-1459的内部空间被注上了水,一艘小木筏和两个额外SCP-1459-1个体被生成。最开始的SCP-1459-1被戴上了一个迷你三角帽,并开始对着其他两个个体凶猛地嚎叫。另两个个体看起来相互点了点头,把第一个个体打倒并推入水中。之后木筏倾覆,后两个个体也在8分钟后被溺毙。

玩家:Iqbal博士
陈述:“暗杀。”
结果:一只机械手从SCP-1459的暗门中伸出,把一顶迷你大礼帽戴在了SCP-1459-1头上。之后数个机械手拿着各式武器突然出现,依次对SCP-1459-1执行了刺杀、殴打、强制注射至少13种不同物质等动作。SCP-1459-1在一系列动作后几乎立即死亡,3分钟后一个单独的机械手从暗门拿着一把来福枪出现,并以之朝向SCP-1459-1的头部射击。尽管只有一支枪出现且只记录到了一次射击,SCP-1459-1头上却出现了两个弹孔。

玩家:Nark博士
陈述:“我的‘lett’连杀。”
结果:一个机械手带着一空的电视框从SCP-1459的暗门中下降到SCP-1459-1一旁。SCP-1459-1处于电视框后方,正对Nark博士。第二只机械手之后拿着一把95式突击步枪从电视框前方降下。SCP-1459-1被枪隔着电视框射击致死。

玩家:Damm博士
陈述:“空中缠斗。”
结果:一架迷你飞机被机械臂降入中。飞机为单座开放式驾驶舱双翼飞机,机翼上装有小型机枪,机身一侧装饰有法国国旗。该飞机被等比例缩小至其驾驶舱能容下一只幼年犬。机械臂接下来将SCP-1459-1放进了飞机驾驶舱,之后飞机开始在内室内飞行。一分钟后,SCP-1459的暗门打开并放出了第二只迷你飞机,由第二只SCP-1459-1驾驶,飞进室内。该飞机与第一架基本相似,但机身上印着德国国旗。两架飞机绕着彼此飞行了约3分钟。在几次几乎碰撞后,法国飞机向德国开火,打坏其一侧机翼。德国飞机还击,击落对方并杀死了第一只SCP-1459-1个体。之后德国飞机也似乎由于严重受损坠毁,第二只SCP-1459-1个体也因此死亡。

玩家:Talan博士
陈述:“吓吓我。”
结果:SCP-1459保持15分钟没有动作。在这期间,SCP-1459-1开始在SCP-1459内不安地走动。个体似乎在反复地查看SCP-1459天花板上的暗门。15分钟后,在SCP-1459中的暗门打开。SCP-1459-1停止走动并坐下,死死地盯着暗门。Talan博士被观察到走近了窗口,也盯着暗门。又过了5分钟,一系列的噪音、亮光和通常用于“尖叫”病毒的恐怖图片突然从暗门内出现。SCP-1459-1在倒地前挑起了30厘米高。Talan博士紧抓胸口,心脏病发作倒地。在30秒后,一只机械臂伸出,戳了SCP-1459-1两下,之后个体从活版门坠下。
笔记:Talan博士已恢复健康。此外SCP-1459送出了两块B████牌饼干。

玩家:Edison博士
陈述:“不朽。”
结果:一只机械手将SCP-1459-1拉入天花板的暗门里。之后SCP-1459-1痛苦的叫喊声持续了约30分钟,之后又是30分钟的寂静。之后暗门再次打开,SCP-1459-1变成了动物标本被降下,配有一块写着“我们的英雄”的小牌。

玩家:
陈述:不适用
结果: 在10/13/██,在没有任何陈述的情况下,一个SCP-1459-1个体在闪光中生成。个体随后由默认程序殴打至死。SCP-1459随后送出一块薄荷白巧克力饼干。

玩家:King博士
陈述:“零重力。”
结果:SCP-1459-1被无数苹果籽淹没,窒息而死。
我怎么会产生了这次肯定会不一样的错觉?——King博士

玩家:Edison博士
陈述:“Are We Cool Yet?”
结果:[数据删除]留下了SCP-1459-1的尸体悬在半空,绕着亚伯拉罕·林肯唱歌的头旋转。

玩家:初级研究员Kitterman
陈述:“处刑队。”
结果:一个德国牧羊犬SCP-1459-1个体出现,被捆在一根柱上。一个眼罩蒙在它眼睛上,口中被塞了一根点着的香烟。五只斗牛犬SCP-1459-1个体穿着一战期间的美国远征军军装出现,手持迷你步枪。其中一个个体嚎叫三声(推测是在说“预备,瞄准,开火”),随后其他四个个体朝牧羊犬个体开火将其射杀。
笔记:Taps在清理期间的正常结束提示时播放。

玩家:Laries博士
陈述:“关于宇宙的完整知识。”
结果:一个标着“B█████ ██ █████”的小桶被放入SCP-1459。SCP-1459-1走近小桶,朝里面看去,之后开始哀嚎哭泣。之后它一边哭号一边跑开,撞上了SCP-1459的一面墙,当即死亡。

玩家:Harper博士
陈述:“扑克。”
结果:五个额外的SCP-1459-1个体和一副迷你扑克桌、扑克牌一起被放下。所有个体围在桌边开始玩扑克。输掉所有牌的个体会被一把壁炉火钳立即击杀。游戏结束后,赢家被给予一个小球,之后被一把金色的火钳击杀。
笔记:SCP-1459送出了6根雪茄而非饼干。

玩家:研究员Prescott
陈述:“绝对零度。”
结果:两只机械臂从暗门伸出,拿出了一张桌子,桌上安有一温度计。很快内室的温度开始急速下降。一小时后温度达到0.01 K后不再变化,SCP-1459-1被一把铁锤敲成碎片。

玩家:Reed博士
陈述:“啤酒。”
结果:三根管子从SCP-1459顶部的暗门伸出,插进了SCP-1459-1的鼻孔和嘴里。一种黄色液体(推测是啤酒)从管中流出。SCP-1459-1表现出了醉酒症状,3分41秒后溺毙。

玩家:Nepale博士
陈述:“捆进网里。”
结果:四个机械臂从暗门伸出,其中一个拿着一个金属丝织成的大网。机械臂拉住四个角展开大网,罩在SCP-1459-1上方,直到完全张开。之后,机械臂拿着大网快速地罩向SCP-1459-1。对象停住了约3秒,之后全身血肉在瞬间四分五裂散成碎块。机械臂随后将网收拢,回到暗门中。
笔记:饼干被分成四瓣送出。

玩家:Sterling博士
陈述:“大炮。”
结果:四只机械臂伸出。两只捡起SCP-1459-1,第三只拿着看起来是大炮的东西,第四只拿着一个█████牌打火机。SCP-1459-1之后被按入炮筒中。大炮被对准SCP-1459顶部后点火。30秒后,大炮将SCP-1459-1射出并直接撞上了SCP-1459天花板。

玩家:Sterling博士
陈述:“从SCP-1459里强制弹出。”
结果:SCP-1459似乎无视了这条描述。也似乎没有察觉到它被称为SCP-1459。第二次试验中SCP-1459被称为“赢块饼干娃娃机”,结果相同。猜测这是这是SCP-1459无法被打开的特性造成。

玩家:Sterling博士
陈述:“自由。”
结果:SCP-1459发出了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terling博士
陈述:“之前所有方式一起使用。”
结果:SCP-1459发出了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且持续了4小时又25分钟。

玩家:█████████博士
陈述:“甲基苯丙胺。”
结果:一个喷嘴从顶部暗门伸出,开始放出大量灰烟。SCP-1459-1在5分钟后开始变得不安,看起来似乎呼吸困难。在烟雾彻底充满内室后,SCP-1459-1表现得极为痛苦,在10分钟后突发癫痫。在15分钟时,SCP-1459内的可见度开始降低,SCP-1459-1仍可见,并在SCP-1459里无规律地漫步。两分钟后,能见度变为零,一声闷响传出之后SCP-1459开始自我清理。猜测死因可能是过多剂量摄入导致的心脏骤停或中风。
笔记:饼干上包着蓝色透明晶状物,测试证实是蓝莓硬糖。

玩家:Ford博士
陈述:“火山。”
结果:顶部通道打开后大量的熔岩倾倒而下将SCP-1459-1完全淹没。约几秒后底部活板门打开,将滋滋作响的岩浆排出。
笔记:饼干上覆盖着热烘烘的巧克力乳脂软糖。

玩家:Trend博士
陈述:“职业摔角。”
结果:另一只SCP-1459-1出现在SCP-1459-1内部并且穿着紧身衣。第二只SCP-1459-1个体抓住第一只SCP-1459-1并使用类似"suplex"的摔角技巧将它的头摁在底板折断脖子。
第二个个体于随后通过殴打程序杀死。

玩家:Skial博士
陈述:“消化。”
结果:另一只更大的SCP-1459-1个体出现,它拾(叼)起第一只个体并一口吞下。约30分钟后第一只个体开始排泄,于排泄物表面有部分骨骼碎片遗留。
第二个个体通过默认殴打程序杀死。
笔记:饼干被双倍的巧克力调味。

玩家:█████博士
陈述:“讽刺。”
结果:顶部暗门打开。于15分钟后由两支机械手送下一盘约有一打饼干的金属托盘并且放置在SCP-1459-1面前。在接下来的三分钟内SCP-1459-1大量的摄入曲奇饼,两分钟内甚至摄入了9块饼干,随后突兀地自燃至死。
笔记:得到的饼干是巧克力片,经过测试巧克力片不含有有毒物质或其他异常物质,SCP-1459-1送出的巧克力片比普通的巧克力片多含有██毫克的镁。

玩家:Black博士
陈述:“无限回归。”
结果:SCP-1459的小号复制品从顶部暗门落下压碎SCP-1459-1个体。于复制品中一只SCP-1459-1个体被放下并且被一台SCP-1459复制品的复制品从复制品的顶部暗门落下并且压碎了SCP-1459-1的复制品。该过程无限重复,直至SCP-1459复制品变得太小而不能使用显微镜观察到。
笔记:饼干在35日后送出。

玩家:Walker博士
陈述:“存在回溯。”
结果:SCP-1459中传出了“已被使用”的声音
笔记:尽管这种方法已经被使用了,SCP-1459依然送出了一块饼干

玩家:Milo博士
陈述:“‘安乐死’过山车。”
结果:该过山车轨道类似之前的“过山车”实验轨道但是却更宽并且呈45 度角插入顶部暗门。约90分钟后,天花板展开,另一段向下略微倾斜的轨道被放置且被制造成接触到玻璃视窗的状态。SCP-1459-1个体被放置在过山车上,个体立刻以一个稳定的速度沿着轨道上升。12分钟后,个体被观测到沿着另一端轨道驶出,轻轻的碰到了玻璃视窗并且停了下来。机器手臂将已死亡的个体收回。
笔记:轨道被机器拆除,但是清洁程序并没有实行。消息照常展示。

玩家:Milo博士
陈述:“超新星1。”
结果:两分钟的暂停后,SCP-1459-1像往常一样被闲置。之后,机器手臂挥舞着电吉他(随后被确定为Epiphone Supernova型)和合成器键盘(随后被确定为Novation Supernova型)击打SCP-1459-1,并且在之后被机器手臂用霰弹枪射击了几次(随后被确定为Benelli Supernova型)
笔记: 送出的并不是饼干,而是80克放射尘。Milo博士随后被重新分配为文书工作并且强制性给予天文学教育。

玩家:Villmow博士
陈述:“钝击;不要狗。”
结果:SCP-1459-1传出了“已被使用”的声音。

玩家:Aeslinger博士,心理学博士
陈述:“呃……啥?”
结果:SCP-1459-1放下了一个播放器,在播放器上闪烁以下信息:

“选择一只小狗。”当SCP-1459-1在SCP-1459内四处游荡时,消息可见大约4秒钟。
“选择杀死方法。”消息可见大约6秒,而SCP-1459播放了一段循环的,Aeslinger博士说“呃…啥?”的录音
“小狗会根据指令的要求杀死。”在SCP-1459-1被强制液化之前,信息可见约5秒钟。显示内容保持不变,并且展示被液化的遗骸。
“饼干!”消息可见大约2秒钟,之后播放器完全停止显示消息,并照常送出饼干。

笔记:Aeslinger博士并不知道SCP-1459的性质,事实上他压根不在site-25。机器送出了一块覆盆子口味的饼干。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黑洞。”
结果:SCP-1459似乎是在怀里用了19小时建造了一个微型循环粒子加速器。一旦完成,SCP-1459-1将被放在中心。粒子加速器启动了,剧烈地摇动了几分钟,然后在一端爆裂,露出一个弹子大小的黑洞,引力吸引了加速器的残骸。SCP-1459-1本身被迅速拉向黑洞,动作放缓,出现“冻结”的地方,在它的耳朵和嘴处还尚有其可见的证据。在23分钟中展现了SCP-1459-1的身体慢慢地红移到黑色固体再褪色至完全不可见的整个过程。黑洞立即消散之后。scp-1459是完好的。
笔记:饼干配了纯的,不加糖的黑巧克力(100%可可)。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难笑笑话。”
结果:SCP-1459的窗口很快就挂上了红色的窗帘。约15分钟后,窗帘被拉开,SCP-1459-1实体(彭布罗克威尔士矮脚狗)和一个麦克风架站在一个小型的舞台上,砖红色的背景上有一个聚光灯。SCP-1459-1只穿一个大的红配绿的领结。SCP-1459-1咆哮三次进入麦克风,然后停下来环顾室内,仿佛在等待答复。嘲笑和起哄的声音被听到,后面跟着几个机械手臂上升从地板上快速连续地扔似乎是西红柿的东西在SCP-1459-1身上,打死了它。更多的西红柿被扔到SCP-1459-1的身体上直到其完全被遮蔽。尸体被一只挥舞着牧羊犬的机械手臂迅速地处理掉了。
笔记:结束信息为“事情就这样了2”。之后寄出了小堆饼干屑。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滚入地狱。”
结果:SCP-1459-1个体(品种不确定)如常出现。整个隔间发出深红色的光,细小的火苗从窗口边缘喷出。第二个SCP-1459-1个体从隔间一侧出现,其体积远大于第一只个体,身体仅剩骨骼,有三个头,均佩戴着伸缩头带以及小型塑料“恶魔”角。第二个个体三个头依次吠了两声,共吠了六声。一个活板门立刻在第一只SCP-1459-1的底下打开,使其在惊恐呼喊中坠落。一束火焰从活板门里冒出,持续六秒,然后活板门关闭。随后隔间灯光又红转变为蓝,火焰熄灭。SCP-1459内部温度下降至零度以下,剩下的SCP-1459-1在六秒内冻死,在彻底冻僵后由一把锤子敲碎。
笔记:送出的饼干为无花果夹心饼3。饼干没有任何的异常或危险性质,但Snider博士报告称无花果夹心饼是他最不喜欢的饼干口味。

玩家:Selvece博士
陈述:“难以理解的一些事。”
结果:一双机械手在SCP-1459的天花板上出现,携带着一本詹姆斯·乔伊斯所著的《芬尼根的守灵夜》4,以此将SCP-1459-1殴打至死。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回响贝斯。”
结果:顶上的机械臂放下了两个没有电线连接的扬声器,并将其置于隔间的后侧。在机械臂缩回至顶部后,扬声器开始播放音乐,确认为回响贝斯5,且音量在逐渐增强。20秒后,Snider博士被给予了一副保护耳塞。推测SCP-1459-1个体死亡时隔间内音量为约15█分贝,其死因推测为内出血。
笔记:送出了一块布满跳跳糖的饼干。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拉伸。”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Photoshop。”
结果:数只机械手开始对SCP-1459-1个体进行大量外科手术操作(例如移除一条腿并将其拼接在背上),直至个体因失血过多而死。
笔记:送出的饼干有四个不同配料的面。

玩家:Snider博士
陈述:“猫猫末日。”
结果:当前未知数目的家猫(Felis catus)从SCP-1459的天花板上送出,攻击SCP-1459-1直至其死亡。剩余的家猫由活板门处理。
笔记:结束程序时播放了一声短暂的“嘟”。

玩家:Shiro博士
陈述:“被大喊着《阿特拉斯耸耸肩》、《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及《纯粹理性批判》里面句子的艾茵·兰德骑着的一头三角龙撞死。”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hiro博士
陈述:“新纪元的黎明。”
结果:一块2英寸x8英寸x18英寸的黑色石头6以及数个SCP-1459-1个体下降至隔间中。SCP-1459-1个体分成两组,一组聚集在石头附近,另一组聚集在隔间另一头。聚集在石头附近的个体观察了石头几分钟,随后攻击并杀死了另一组个体。剩余的SCP-1459-1个体由默认程序殴打至死。
笔记:结束语句改为“启示到此为止”。机器送出尺寸为0.5英寸x2英寸x4.5英寸,内含核桃的软心布朗尼。

玩家:Heikkila博士
陈述:“我会觉得有趣的东西。”
结果:SCP-1459缓慢地放下一只穿着迷你圣诞毛衣的SCP-1459-1个体,风格接近1984年电影《终结者》。在约半分钟后,一个机械手放下一个暂且认为装满行军蚁(Dorylus)的罐子。机械手随后在SCP-1459-1面前将罐子打碎在隔间地板上。蚂蚁开始啃咬与拉扯SCP-1459-1,对方则试图离开隔间。约2分钟后,SCO-1459-1抽搐着倒下。一个带尖刺的保龄球砸在SCP-1459-1的头上。保龄球随后炸裂成烟花。SCP-1459-1的剩余部分以及蚂蚁被一把迷你扫帚扫进一个簸箕内,伴随着电子游戏《超级马里奥兄弟3》的死亡音效。彩色纸屑从SCP-1459的天花板上飘落下,伴有派对吹卷的声音。在整个过程中,Heikkila博士一直在轻笑。
笔记:送出的饼干上贴有一张写着“我知道你不喜欢饼干”的字条。饼干被检测是否拥有异常性质,但没有任何发现。已命令Heikkila博士接受精神评估。

玩家:Muse博士
陈述:“天启末日。”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Muse博士
陈述:“天启四骑士。”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Muse博士
陈述:“神之怒。”
结果:SCP-1459-1被一束SCP-1459内部的雷电击中,当场死亡。
笔记:Muse博士在继续前作了短暂的休息,以恢复他的视力与听觉。

玩家:Muse博士
陈述:“天启四伪狗7。”
结果:三只西施种SCP-1459-1个体从舱口下降,一只戴着皇冠,白毛,一只口含匕首,红毛,还有一只极其羸弱,黑毛8。白毛个体将SCP-1459-1持续按倒在地上,红毛个体开始以匕首刺它,黑毛个体则殴打它。在三十秒后,一个似乎为西施狗的动画骨架从活板门降落,将其剩余部分拖走,另外三只个体一同跟随。

玩家:Muse博士
陈述:“被难以置信的数目的狗产蜜蜂取走所有内脏9。”
结果:SCP-1459-1的双眼往外突出,随后无法确定数目的蜜蜂从它的各个口器中飞出并开始蛰它。更多的蜜蜂从个体体内飞出直至整个隔间被蜜蜂充满。一段时间后,一个携带着吸尘器的机械手降落并移除掉蜜蜂,随后将被完整剖腹的SCP-1459-1的尸体扫进了活板门。
笔记:送出一块伴有葡萄干的蜂蜜饼干。

玩家:Muse博士
陈述:“被一条正常大小的非异常金鱼吃掉。”
结果:隔间灌进了一半体积的水,SCP-1459-1被机械臂控制住脖子在水面以上。一条普通金鱼被下放至水中并开始彻夜食用SCP-1459-1。
笔记:尽管金鱼以预想的金鱼食用小狗的效率食用SCP-1459-1的个体,早上回来的人员只看见了剩余的水,SCP-1459-1的骨架,以及一条肿胀的金鱼被吸入活板门内。

玩家:Hong博士
陈述:“腰斩。”(以普通话说出)10
结果:SCP-1459在隔间中放下一张带有束缚装置的小木椅子。SCP-1459-1被机械臂抓住强迫仰卧在椅子上。另一只握着电锯的机械臂降落并开始切割SCP-1459-1,形式与下半身截肢类似。

玩家:Hong博士
陈述:“凌迟。”(以普通话说出)
结果:SCP-1459-1蜷缩着被数片刀片切割四肢及后背。SCP-1459-1翻倒仰卧(在狗类肢体语言中通常表示屈服和无助),刀片继续切割其暴露的腹部。最后的一下切割位于SCP-1459-1的喉咙,刀片切开了颈动脉将其杀死。

玩家:Hong博士
陈述:“长城。11”(以普通话说出)
结果:一分钟后,SCP-1459生产出一张折叠桌及一台笔记本电脑,其尺寸被缩小以符合放出的SCP-1459-1个体。观测到笔记本电脑在显示各种当前被中国大陆政府屏蔽的内容,包括色情网站,台湾政府,达赖喇嘛以及民主派运动。SCP-1459随后放出三个穿着公安机关制服的SCP-1459-1个体,它们随后攻击并杀死第一只个体。
笔记:“诶。我可没想过会这样。忘了它也可以指国家防火墙……”——Hong博士

玩家:Hong博士
陈述:“万里长城。”(以普通话说出)
结果:十二只(雄性)SCP-1459-1个体被放出,伴有工具以及建筑材料,包括石头,砖块,泥土以及木头。个体们开始建造一个微缩版长城,带有城垛,瞭望塔,营房及楼梯。工程显然是费力且危险的;仅一只SCP-1459-1在建造时死亡,其余在完工时倒下死去。十三只(雌性)SCP-1459-1个体被放出,在看到死去的个体时发出呜咽,随后从最高塔楼的栏杆上跳下,在撞击中死去。
笔记:“*这*才像话。”——Hong博士

玩家:Morgenstern博士
陈述:“第五教会。”
结果:一只个体被放出,变形成微缩版的演员小罗伯特·唐尼。个体吐出厚重的黑色烟雾,十二分钟后变回原形。SCP-1459-1看起来没有任何不适。一双机械手从SCP-1459的天花板出现,拿着一本L·罗恩·贺伯特的《戴尼提》将SCP-1459-1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的饼干是薄荷口味,呈星形,有一股过度烘烤的烧焦味。

玩家:Verzweiflung博士
陈述:“反物质。”
结果:SCP-1459-1被一个从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的反质子减速器四极磁铁的微型复制品压死。

玩家:Verzweiflung博士
陈述:“钛。”
结果:一个水平的插槽出现在SCP-1459的一侧并以高速弹出一张银色光盘,干净利落地切下SCP-1459-1的头,碎裂在隔间另一边的墙上。随后对录像的分析确认光盘为法国音乐家大卫·库塔的单曲CD《钛》。

玩家:Gordon博士
陈述:“脊椎骨裂。”
结果:一个75厘米高的门打开,一个相仿大小的出自《真人快打》的角色Sub-Zero从中出现,进入SCP-1459。Sub-Zero从背后抓住SCP-1459-1的脖子,将SCP-1459-1的头以及脊椎扯下,然后像举奖杯一般将头和脊椎高举过头,能够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宣布:“Sub-Zero胜!致命一击!”

玩家:Davidson博士
陈述:“《泰坦尼克号》重演。”
结果:隔间被灌进了水,数以百计的冰山掉落在水上。机器生产出一块小木筏和两只SCP-1459-1个体。英国可卡犬个体被放置在木筏上,而灰毛混种个体被扔进冰冷的水中。在以数声吠叫交流后,水中的个体下沉淹死。另一只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随后隔间将水抽干。
备注:送出一块海鲜口味饼干。

玩家:Davidson博士
陈述:“《300壮士》重演。”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产出,机器底部的滑槽自动打开。两只个体开始朝对方吠叫。其中一只尤其大声地吠了三声,随后将另一只个体撞入打开的滑槽中。剩下的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玩家:Davidson博士
陈述:“狗体蜈蚣。”
结果:一只柴犬SCP-1459-1个体以及两只英国可卡犬SCP-1459-1个体产出。机械手开始[数据删除]。中间的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了两块饼干,形似巧克力片饼干,但巧克力片被玉米替代。

玩家:Davidson博士的助手
陈述:“耶稣基督!”(听到SCP-1459功能的解释后,在震惊中喊出的句子)
结果:机器产出数只SCP-1459-1个体。机械臂在隔间中央放下三个竖直十字架,并将三只个体钉在上面,一个十字架钉一只。SCP-1459随后放出一根手术刀大小的长矛,其中一只机械臂将长矛插入被钉在中央十字架的个体的一端,另一只机械臂为同一个个体戴上一个荆棘皇冠。三只个体在6小时后因伤势过重死去。剩余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了三块饼干,其中一块蘸过红酒12。根据监控录像,█天后SCP-1459的底部滑槽自动打开,一只与被钉在中央十字架的个体相同的SCP-1459-1个体从滑槽爬出。15分钟后SCP-1459使用标准程序将其殴打至死。

玩家:Gallagher博士
陈述:Gallagher博士没有作出任何陈述,转而在15秒的倒数中口齿不清地喊叫。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随后一个微缩版的Gallagher博士出现,开始以于SCP-1459标准程序相似的方式将SCP-1459-1殴打至死,期间以约150分贝的音量喊叫了5分钟。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巧克力片饼干;测试显示其含有有毒含量的辣椒素。

玩家:研究员助手Taylor
陈述:“时间旅行。”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研究员助手Taylor
陈述:“另一种方式的时间旅行。”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研究员助手Taylor
陈述:“‘赢块饼干’机器尚未使用过的,能杀死小狗的时间旅行。”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John博士
陈述:“清空回收桶。”
结果:机器放出一个垃圾桶,并将其清空至活版门中,尽管它本来就是空的。SCP-1459随后进行标准殴打程序。

玩家:B███████e博士
陈述:“石之力量。”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降落进SCP-1459,随后立刻被一块从机器顶部放出的巨大石头砸中。在SCP-1459的剩余部分被冲进活版门时,观测员听见了██/██的歌曲“█████ █████”的片段13。SCP-1459随后送出一块花生酱饼干。

玩家:Fleir特工
陈述:“限界突破。”
结果:2只1459-1个体被放置在箱子的两侧:一只为㹴犬,佩戴着覆盖住头部一侧的灰色假发,一只为金毛寻回犬,毛发竖立。㹴犬齿间咬着一把正宗太刀,而金毛寻回犬也类似地挥舞着一把无法辨识的大得多的剑14。两只个体凝视对方数秒,随后冲向对方,咆哮着开始战斗。双方均经受了严重的刀伤,㹴犬被打败杀死。几秒钟后,金毛寻回犬也因过度劳累倒下死去。

玩家:高级研究员Kim
陈述:“你知道世界著名作家斯蒂芬·金曾经被车撞过吗?考虑一下。”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圣伯纳犬)出现,戴着眼镜,坐在一台打字机上。一辆车从左边墙壁出现,以高速撞向个体,随后消失在右边墙壁上。打字机与眼镜均完好无损。送出的饼干为普通糖霜饼干,上面用糖霜写着字母“LOL”。

玩家:Mox先生
陈述:“能展现给我们的杀掉SCP-682的方法。”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Mox先生
陈述:“好吧,给我些我能享受的。”
结果:SCP-1459放置了一台电影投影机。1979年电影《异型》开始播放,但由SCP-1459-1个体替代人类和机器人角色。所有的对白均换成狗吠与咆哮。SCP-1459-1个体在电影里恰当的部分被杀死。剩下的个体(Ripley)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饼干形状为电影里面的“异型”蛋。糖霜饼干外壳内有一个“抱脸虫”软糖。

玩家:高级研究员Kim
陈述:“殴打,但只能精确地打小狗7下,且殴打结束后,立刻将精确的33.55kg的Kingsford牌木炭放置在小狗上。将3台Samsung Galaxy s6手机放置在小狗四周摆成三角形,且每台手机都必须安装有“超级俄罗斯方块”还有“狗语翻译器”。以上设置完毕后,将一个大小精确为3cm宽10cm高的氢弹放入机器中,而且要放在第二台Samsung Galaxy s6上。氢弹由一个完全由香肠制成的运作中的遥控器引爆。”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Langford博士
陈述:“古典音乐。”
结果:天花板舱门打开,一架微缩版钢琴坠落在SCP-1459-1上,立即将其杀死。机械臂将第二只个体放入隔间中。第二只个体在大体完好的钢琴上完整弹奏了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弹奏完毕后,两只机械臂从上方舱门出现,鼓掌七秒,随后以标准程序将个体殴打至死。

玩家:高级研究员Mike
陈述:“禁区。”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地板上出现一个门闩,门后通向一个阶梯。SCP-1459-1呜咽着被一只机械臂强迫走下阶梯。门闩在SCP-1459-1离开视野后关上,能够听见SCP-1459-1在吠叫,随后突然大喊。SCP-1459-1之后未再发声。门闩与机械手一同消失。
备注:饼干在2分钟后才送出。高级研究员Mike在这2分钟内感到不适。饼干的口味难以确定,但测试表明它为素食饼干。

玩家:Chris “Ox” Moran博士
陈述:“一个四面体。”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并立刻被机器用一个四面体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的饼干的形状是四面体。

玩家:高级研究员Jenkins
陈述:“这台机器最后会使用的处决方式。”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与往常一样,但立刻掉落进活板门中,没有受伤。
备注:SCP-1459送出一张写着“欠 1x 燕麦葡萄干饼干”的卡片,而非饼干。

玩家:高级研究员Jenkins
陈述:“这台机器最后会使用的独特的处决方式。”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与往常一样,但立刻掉落进活板门中,没有受伤。
备注:SCP-1459送出一张写着“欠 1x 独特的燕麦葡萄干饼干”的卡片,而非饼干。

玩家:Fleming博士
陈述:“我喜欢火车。”
结果:一辆酷似SCP-737的木制火车高速冲进隔间,以约750km/h的速度撞向SCP-1459-1。
备注:饼干的形状是一个火车头。

玩家:Burns博士
陈述:“怒火。”
结果:两只SCP-1459-1产出。一只开始攻击另一只。被攻击的个体变成绿色,大小变成三倍,并肢解了它的对手15。三只比平时粗得多的机械臂压制住个体并将其推入活板门中。

玩家:Burns博士
陈述:“磁力。”
结果:SCP-1459-1被压碎在两块钕磁铁之间。
备注:饼干上了代表覆盆子和葡萄口味的颜色,

玩家:Burns博士
陈述:“做梦。”
结果:大量的沙子从顶部注入,从而迅速掩埋SCP-1459-1,令实例窒息。
备注:饼干含有微量的褪黑激素。吃后的人没有带来任何能被记住的梦境。

玩家:Davidson博士
陈述:“戈登·拉姆齐16。”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产出。被描述为白棕相间斗牛犬的个体戴着厨师帽,将另一只个体制服。机械臂随后将被制服的个体放入一个烤箱中。剩下的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了一个甜甜圈,而非饼干。

玩家:研究助手Taylor
陈述:“《超级马里奥兄弟》”
结果:机器产出一只穿着电子游戏角色“马里奥”服装的SCP-1459-1,以及一个四面标有白色问号的巨大黄色漂浮砖块。个体跳起击打砖块的底部,使得一个巨大的毒蝇伞菇样本从砖块顶部弹出。个体将样本吃掉,在15分钟后死去,症状与毒蝇伞中毒一致。
备注:饼干的形状像蘑菇,分析显示其不含任何毒素。

玩家:未知个体
陈述:“打鲨鱼中心。”
结果:SCP-1459-1实例出现时穿着鲨鱼服装。实例被用拳击手套殴打至死。
备注:饼干的形状像拳击手套,上面有字母“SPC”。

玩家:Geralds博士
陈述:“将0.1%的身体物质转化为反物质。”(Geralds博士在一块保护屏后作出陈述)(实验未经授权)
结果:一只SCP-1459-1产出。大约15秒后,SCP-1459-1个体立刻在威力巨大的爆炸中死去。与实验编号:0239一致,爆炸被完全包裹在SCP-1459中
备注:葡萄干饼干被大量黄灯笼辣椒(Capsicum chinense)调味。

玩家:A. Maliss博士
陈述:“逆模因。”
结果:据监督人员所述,没有SCP-1459-1个体产出。尽管如此,一块饼干仍被如常送出。

玩家:研究员T. Umen
陈述:“求求你,把我带走得了。”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伴有一个大枕头和两个装有狗饲料和水的铁碗。初次启动约5分钟后,SCP-1459-1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随后一只机械臂从中伸出,将研究员Umen拉入SCP-1459中。研究员Umen在SCP-1459中呆了2天,期间机器每日提供狗饲料和水。在第二天的结尾,研究员被强制从SCP-1459通常用以送出饼干的闸口弹出,伴有一张手写着“想得美”的纸条。

玩家:B. O'Doyle博士
陈述:“O'Doyle胜17。”
结果:五只SCP-1459-1个体以及一辆大小符合SCP-1459-1个体的旅行车产出。个体进入车中,开始一致地吠叫。顶部舱门打开,一只机械臂在地上放下一块香蕉皮。汽车驶过香蕉皮,从而以高速滑向SCP-1459的前端。汽车随后着火爆炸。SCP-1459的后墙打开,一只机械臂挥舞着一个红色灭火器模型出现,将火扑灭。
备注:送出的饼干含有各种有机肥料。

玩家:Crocket博士
陈述:“面条。”
结果:不明。在一只SCP-1459-1产出后,一块幕布盖在了箱子上。能够听见包括但不限于剪草机,萨克斯,比利·乔尔的歌曲《Piano Man》的声音。10分钟后,幕布掀开,展露出死去的SCP-1459-1。一颗橄榄用棍子插在了它的背上,而且它戴着橄榄球头盔。
备注:没有任何与面条有关的事情发生。

玩家:Edison博士
陈述:“水牛城的美洲野牛恐吓(其他的)水牛城美洲野牛18。”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以及四只美洲野牛(Bison bison)产出,均穿着“水牛城大学”服饰。两只野牛开始用头冲撞及挑衅另外两只野牛,致使它们意外踩踏在SCP-1459-1个体上。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布满布法罗酱汁19的糖霜饼干。

玩家:Cooke博士
陈述:“真人快打。”
结果:两只SCP-1459-1产出,一只身穿黄色,一只身穿蓝色。穿黄色的个体朝另一个体扔出链刃,将双方拉近,并扯下另一只的头。
备注:饼干沾上了血。

玩家:Little博士
陈述:“别杀任何狗。”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出现。一只个体戴着一个镀金项圈,上面标着“任何狗”。另一只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玩家:Clair博士
陈述:“溺死在SCP-447-2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备注:Clair博士被降级并调职。

玩家:Edison博士
陈述:“在苏联,是狗杀你!”
结果:一块糖霜饼干出现在SCP-1459的隔间里。一个形似约瑟夫·斯大林的实体从隔间底下的活板门中出现,并持续地用锤子敲打饼干。机器送出数块小狗血肉,而非饼干。

玩家:Carlson博士
陈述:“屏蔽。”
结果:[数据删除]

玩家:研究员████████
陈述:“叔丁基锂。”
结果:SCP-1459-1个体被释放出。末端有一根管子的机械臂从舱门下落,将与大气混合的自燃液体喷入房间中。SCP-1459-1个体因组织燃烧而迅速死去。
备注:送出的饼干含有大量加锂盐。

玩家:Senaviev博士
陈述:“可疑场景。”
结果:SCP-1459-1个体被释放出,随后有雾模糊了隔间的视野。雾消散后,SCP-1459-1已身中数枪。

玩家:Snargle博士
陈述:“我有严重的鸡蛋过敏。”
结果:机械臂向个体投掷了数十颗鸡蛋。个体似乎很不解,但没有受伤。鸡蛋因撞击而破裂,个体开始食用其内容物。几分钟后,个体变得紧张并开始抓挠它的脸,随后呼吸变得困难,最后窒息而死。
备注:送出的饼干不含鸡蛋成分。

玩家:Reynolds博士
陈述:“第三次世界大战。”
结果:一只戴着牛仔帽和美国国旗披肩的SCP-1459-1个体(波士顿㹴犬)被放置在机器的左手边,伴有一把微缩版的LGM-30民兵三型洲际弹道导弹。短暂过后,另一只戴着苏联红军帽的SCP-1459-1个体(黑俄罗斯㹴犬)被放置在的右手边,伴有一把微缩版SS-18导弹。两只个体朝对方吠叫了十五分钟,随后双方导弹朝对方发射。随之而来的核爆被完全包裹在机器内。
备注:送出的饼干上装饰有用糖霜排布的电离辐射危险标志。分析显示饼干含有碘-131。

玩家:Westrin博士
陈述:“形而上学。”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约20分钟后,个体身上出现与被锤子殴打一致的伤口。机器没有送出任何饼干。

玩家:Westrin博士
陈述:“超形而上学。”
结果:一只机械臂从SCP-1459中伸出,通过未知的叙事方式,开始殴打位于“形而上学”条目的SCP-1459-1个体。目前尚未知晓这是如何做到的。
备注:饼干上用糖霜写着单词“META”。

玩家:Crocket博士
陈述:“愚蠢。”
结果:3只SCP-1459-1个体出现。两只个体身穿定制的小狗服饰,上面分别写着“疫苗注射的是死亡”和“上帝讨厌[脏话移除]”。两只穿着衣服的个体——分别编号为SCP-1459-1-B和-C——朝没有穿着衣服的个体——编号为SCP-1459-1-A——吠叫了15分钟。在这15分钟内,SCP-1459-1-A表现出难受,将其双耳盖住并试图无视SCP-1459-1-B和-C。最终,SCP-1459-1-A通过反复撞击SCP-1459的玻璃外壳自杀。SCP-1459-1-B和-C由标准程序殴打致死。
备注:此实验显示1459可能具有想法;但它也可能在迎合使用者的主观意见。
说真的,不能怪这个小家伙。我大概也会这么做。——Crocket博士

玩家:高级研究员Cuthbertson
陈述:“大麻过量。”
结果:一只SCP-1459-1产出。一只机械臂喂给个体五块花生形状的饼干。约九分钟后,个体开始出现THC20中毒的迹象。个体没有出现不适,与曾摄入大麻的犬科动物一致。约十一分钟后,机器顶部舱门打开,降下一个金属滑道,末端放有一个碗。额外的花生状饼干被送出,SCP-1459-1开始贪婪地食用。饼干持续送出。五分钟后能够看到个体出现胃涨。个体继续食用饼干三分钟,直至胃破裂。个体继续尝试食用送出的饼干四分钟,直至其死亡,死因显然为内出血。
备注:送出了一块布朗尼,混有THC。

玩家:高级研究员Cuthbertson
陈述:“大麻狂热。”
结果:三只SCP-1459-1个体被释放出。一只机械臂喂给其中一只个体(编号为-A)一块花生状饼干。四分钟后,个体开始出现以下症状:瞳孔涣散、运动机能衰退、难以维持平衡、大量流口水,持续喘气以及发声困难。两分钟后,剩下的个体(编号为-B与-C)靠近SCP-1459-A。SCP-1459-A朝SCP-1459-B与-C吠叫,蹒跚着走开。在离开三分钟后,SCP-1459-A变得狂暴,开始咆哮,吠叫,并露出它的牙齿。SCP-1459-A开始残忍地攻击SCP-1459-B。SCP-1459-C亦去攻击SCP-1459-A,但在SCP-1459-B死去之前该个体都没有注意到。虽然SCP-1459-A已严重受伤,但并未为其杀死了SCP-1459-C带来多少困难。五分钟后,SCP-1459-A因大量受伤失血过多而死。
备注:送出了一块布朗尼,混有THC以及约10mg的PCP21

玩家:Carlson博士
陈述:“鲨鱼拳击。”
结果:机器释放出一只SCP-1459-1个体,随后灌进了水。机器随后释放了一个小型鲨鱼人实体,戴着拳击手套。鲨鱼人实体随后将SCP-1459-1殴打至死,然后游进天花板舱门离开。水随后被抽干,死去的SCP-1459-1个体被如常移除。送出的饼干含有少量的鲨鱼诱饵。
备注:Carlson博士在实验过程中展现出极度的愤怒,似乎尤其为鲨鱼实体的殴打行为所激怒。之后的任何Carlson博士参与的与鲨鱼相关的事件需立刻上报给站点主任。

我要求持续地监视Carlson。如果这些殴鲨智障能够渗透进我们,那就只有上帝知道怎么解决真正的威胁了。——站点主任G█████

玩家:研究员Garnier
陈述:“最糟糕的。”
结果:[数据删除]
备注:已安排研究员Garnier以及其他在场的研究员进行记忆消除以及心理咨询。SCP-1459送出的饼干高度腐烂。

玩家:研究员Risotti
陈述:“阿金库尔22。”
结果:一名身穿13世纪英国长弓手士兵服装的男子现身,拉弓射中SCP-1459-1将其刺穿。弓箭手随后从地板舱门离开。
备注:SCP-1459送出一块迷你法式面包,而非饼干。

玩家:研究员Risotti
陈述:“宅男所爱23。”
结果:两只SCP-1459-1产出,其中一只病态肥胖,戴着微缩版费多拉帽,手拿一把大小相称的武士刀。一个录制的声音说道“お前はもう死んでいる”(日语的“你已经死了”),然后另一个录制的声音回应“何!?”(“什么!?”),随后挥舞着刀的SCP-1459-1将另一只SCP-1459-1肢解斩首;其随后切腹自杀。
备注:两块饼干送出。饼干布满白巧克力,中央有红色的草莓酱,形似日本国旗。

玩家:研究员███
陈述:“110-蒙托克程序。”
结果:SCP-1459-1毫发无伤地从舱门中被取走。一个版本略为不同的默认短语(“你势必要为此下地狱了”)播放。
备注:一(1)块饼干送出。分析指出其含有致死含量的氰化物。研究员███已遭记忆删除。

玩家:Silva博士
陈述:“音乐。”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ilva博士
陈述:“交响乐队。”
结果:数只SCP-1459-1个体产出,开始演奏被恰当缩小的小提琴,竖琴,大提琴,小号,钢琴以及其他乐器。约90秒的演出后,一只个体的长号戳到了另一只个体的头(可能为意外);这引发了争执,个体们开始用它们的乐器相互殴打绞杀。最后生还的为手握指挥棒的个体,它朝人员鞠躬,随后倒下死去。

玩家:Plidowski博士
陈述:“神圣审判。”
结果:SCP-1459-1现身,带有狂犬病的症状。随后六(6)只身着微缩版年幼的瑞士近卫队服饰的年幼瑞士山犬产出,另伴有一只身着微缩版教皇服装的阿根廷獒犬。它们朝第一只SCP-1459-1吠叫三次,随后望着SCP-1459生产出带有汽油罐和火柴盒的机械臂,将第一只个体点燃。其余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饼干为圣体24

玩家:研究员Voct
陈述:“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和 Z25。”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只蜜蜂从舱门出现,蛰了SCP-1459-1。个体死于明显的过敏反应。26

第二只SCP-1459-1个体产出。箱内快速灌入了水与海草;个体溺亡,由活板门移出,水与海草随后被抽干。27

第三只SCP-1459-1个体产出。机械臂从天花板上出现,用胸罩将个体绞杀。28

第四只SCP-1459-1个体产出,穿着典型的派对服装,手拿荧光棒。个体伴着音量巨大的电子音乐和闪烁的灯光跳舞,时不时停下来吃下机械臂提供的不明药丸;四小时后,个体出现MDMA过量的症状并死亡。29

第五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个粗糙但能辨认出是政治名人[已编辑]的人像出现,身上写有“我讨厌投票者”,“我背叛了祖国”和“我讨厌狗”。人像下落撞击在个体上。30

第六只SCP-1459-1个体产出,带有一套静脉注射用具,一塑料袋的粉末以及一罐液体;值得注意的是,个体显然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浑身发抖,身上有多处秃斑与溃疡。个体将粉末与液体混合,将液体注射入自己的前臂,随后失去意识。一只机械臂从天花板上出现,轻戳了个体以下,个体抽动。十五分钟后,机械臂再度轻戳个体,个体再次抽动。此过程每十五分钟进行一次,共持续三小时,最后个体不再有反应。31

第七只SCP-1459-1个体产出。它的眼睛严重肿胀,以至于它们脱出了眼眶,但还连接着躯体。个体开始恐慌,用爪子抓扯着眼睛,此时眼睛已经大过了个体的头部;最终,个体倒下,眼睛滚过个体的头部,将头骨压碎。32

第八只SCP-1459-1个体产出。约30只冠蓝鸦(Cyanocitta cristata)从舱门中出现并攻击个体,将其啄至死亡。33

第九只SCP-1459-1个体产出,并被给予了一个装满水的水槽。当个体从中喝水时,机械臂从天花板舱门中出现,带着一桶金属粉末。机械臂将桶倒在水槽上。粉末接触到水时剧烈爆炸,杀死了个体。34

第十只SCP-1459-1个体产出,被一个巨大的柠檬压死。35

第十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伴有75罐压缩氧气。机械臂打开了所有的罐;四小时后,个体开始出现氧气中毒的症状,并在18小时后死亡。36

第十二只SCP-1459-1个体产出。它开始排尿;在22天的持续排尿后,箱中充满了尿液,此时个体溺死在尿中。37

第十三只SCP-1459-1个体产出,被一只台球杆殴打至死。38

第十四只SCP-1459-1个体产出,被估计120万印度1卢比硬币压死。39

第十五只SCP-1459-1个体产出。机械臂从天花板舱门中出现,挥舞着数个冒着热气的茶壶;机械臂将茶壶倾倒在个体身上,将其烫死。40

第十六只SCP-1459-1个体产出;值得注意的是,个体品种为墨西哥无毛犬。机械臂从天花板舱门中出现,挥动着数个紫外线灯,照射着个体,个体很快出现三度烧伤以及大量疑似黑色素瘤;于第六只个体相同,机械臂每15分钟轻戳个体,直至4天后个体再无反应。41

第十七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块双面镜从天花板舱门坠落,将其纵向切开。42

第十八只SCP-1459-1个体产出。10只机械臂从天花板出现,挥动着实验仪器;第十一只机械臂出现,束缚住个体并提取了组织样本。其余手臂对样本进行核型分析;十一天的分析后,完成的核型分析显示个体为XX(基因上雌性)。机械臂再度束缚个体,检查了它的生殖器,随后个体没有受伤地掉落进活板门。第十九只SCP-1459-1个体出现并同样被确认为基因雌性,没有受伤地掉落进活板门。然而,第二十只个体被确认为XY(基因上雄性),被实验仪器殴打至死。

第二十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名被辨识为美国演员道格拉斯·费尔班克斯(1883-1939)的男子现身,身穿披风、墨西哥帽以及面罩,挥舞着剑,一身其曾扮演的角色“佐罗”的形象;值得注意的是,佐罗常用剑在墙上刻上“Z”作为签名。费尔班克斯拔出剑,在个体身上刻下“Z”,个体失血死亡。费尔班克斯随后放下剑,脱下墨西哥帽和面罩,从披风下拿出一罐饼干,逐块吃下21块饼干,期间沉默地凝视着观察者。他随后从活板门离开。没有饼干送出。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用它的内脏来和我交流。”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备注:Margin博士是在试图与SCP-1459进行访谈。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神他妈我去43。”(备注:在先前尝试失败后喊出的句子)
结果:SCP-1459-1个体产出。SCP-1459-1看起来非常激动,呜咽了数秒。形似SCP-343的实体出现,抓起了SCP-1459-1。底部舱门打开,能够听见呜咽和燃烧的声音传出。形似SCP-343的实体将SCP-1459-1高举过头,用力将其扔进舱门中并大喊“去你的!”实体随后穿过顶部舱门。
备注:SCP-343之后立刻现身,拿走送出的饼干,吃掉了它,然后消失。在随后被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时,SCP-343拒绝回答。
有时我真的很讨厌这份工作。不过,这结果还是蛮有趣的。——Margin博士

玩家:Griswold博士
陈述:“知道如何杀死SCP-682的人。”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Lucas博士
陈述:不能杀死SCP-682的东西。”
结果:一个穿着基金会安保人员制服的男子出现,挥舞着霰弹枪。他不停地朝个体开枪,每一次都射偏。弹药耗尽后,他尝试了数次用霰弹枪殴打个体,但依旧每一次都落空。个体随后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玩家:研究员Lane
陈述:“你来选。”
结果:[数据删除]
备注:送出的饼干被研究员Lane形容为“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研究员Lane因此被禁止使用SCP-1459。

玩家:Miller博士
陈述:“Samsung Galaxy Note 7”
结果:一台配有标准充电器的Samsung Galaxy Note 7出现在SCP-1459-1个体的一旁。30分钟后,Note 7爆炸,立刻杀死了SCP-1459-1个体。

玩家:Willows博士
陈述:“给它块骨头。”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备注:尽管没有进行任何操作,机器送出了一块燕麦饼干。Willows博士表示饼干尝起来“非常的干。”

玩家:Willows博士
陈述:“如果土拨鼠会扔木头,它会扔多少的木头?44
结果:机械臂生产出七只土拔鼠(Marmota momax),各带着一小块圆木。土拔鼠们开始将圆木掷向SCP-1459-1,并以异常的方式生产出更多的圆木,直至整个容器被填满。圆木随后从地板掉落进一系列高功率切割机中,容器在五分钟后清空。
备注:送出了七块饼干,完全由软木组成。

玩家:Johnson博士
陈述:“铁砧坠落。”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我想也是。——博士Johnson

玩家:Johnson博士
陈述:“大钢琴。”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这个也没了?!——Johnson博士

玩家:Johnson博士
陈述:“被圆石推落悬崖。”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为什么所有的卡通玩意儿都被用了?——Johnson博士

玩家:Johnson博士
陈述:“被铁砧撞头,然后被大钢琴砸,最后被推落悬崖。”
结果:一个悬崖出现,SCP-1459-1个体站在上面。个体被一个坠落的铁砧砸中头部,但仍生还。个体随后被一架下落的大钢琴砸中,但仍生还。一个圆石随后出现,将被砸扁的个体推落悬崖。
终于!——Johnson博士

玩家:Davidson博士
陈述:“电车难题。”
结果:电车轨道出现,遵循电车难题的设置:5只SCP-1459-1个体被绑在轨道上,1只SCP-1459-1个体绑在分岔的侧轨上,以及一个巨大的标着“切换”的控制杆。一辆电车出现在远处,缓慢沿着轨道行驶至分叉口,此时一个机械臂拉下控制杆。电车分裂成两半,一半碾过主轨道上的五只个体,另一半碾过分岔轨道上的个体。

玩家:Bannock博士
陈述:“自杀。”
结果:SCP-1459生成其标准的带有锤子的机械臂。SCP-1459-1个体将锤子从机械臂上取下,并开始用它殴打自己。这个过程持续了15分钟,直至个体死亡。

玩家:Bannock博士
陈述:“启示。”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Bannock博士
陈述:“存在主义。”
结果:SCP-1459-1走近SCP-1459的前窗,以一副恳求的表情呜咽着凝望Brötchen博士45。此过程持续了一段时间,直至个体被标准程序的锤子殴打在窗前。

玩家:Bannock博士
陈述:“传送门”
结果:一个小型传送门的入口和出口出现在SCP-1459的两端。SCP-1459-1个体走近入口,并探了进去。在SCP-1459-1一半穿过的时候,传送门突然关闭,将个体从腰部切断。个体随后因失血过多而死。
备注:送出饼干的形状是一个卡通心型。

玩家:A. Maliss博士
陈述:“机器外面。”
结果:监控的人员听到了表示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整个设施的员工均报告称听到了音效。

玩家:A. Maliss博士
陈述:语义剥离。”
结果:SCP-1459由一块巧克力片饼干杀死。标准殴打程序送出了一只SCP-1459-1个体,短暂过后所有的语义剥离还原。送出的SCP-1459-1个体由Maliss博士收留作宠物,直到它放陈了。

玩家:A. Maliss博士
陈述:不适用。Maliss博士哼唱了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46》的几个小节。
结果:一个工业用活塞从顶部舱门伸出,将SCP-1459-1个体杀死。活塞以“短—短—短—长”的规律运动,被重击个体的残余部分随后被扫进活板门。

玩家:Lee Roy Carlson博士
陈述:“迈克·梅尔斯。”
结果:一个形似加拿大演员与喜剧演员迈克·梅尔斯的实体出现,将SCP-1459-1个体殴打至死。

玩家:Lee Roy Carlson博士
陈述:“不,是那个叫迈克·梅尔斯的杀人魔。”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产出。它们开始交配,随后一个形似加拿大演员与喜剧演员迈克·梅尔斯出现。尸体拿出一把大型厨房刀,用它将SCP-1459-1个体杀死并毁尸,随后消失。

玩家:Lee Roy Carlson博士
陈述:“不是啊,约翰·卡朋特电影里面那个迈克·梅尔斯47!”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产出。它们开始交配,随后一个头戴漂白过的威廉·夏特纳面具,身着深绿色连身衣的人型实体出现。尸体拿出一把巨大的厨房刀,用它将SCP-1459-1个体杀死。在消失前,实体将面具摘下,露出加拿大演员与喜剧演员迈克·梅尔斯的脸。
差不多了。——Carlson博士。

玩家:████████博士
陈述:“我会觉得好笑的东西。”
结果:SCP-1459-1个体开始在SCP-1459隔间内快速地飞来飞去,伴随着快速变换的锯齿声。个体在约15秒后爆炸。
备注:████████博士无法做出评论,因为上述的事件使他歇斯底里地大笑。

(在以下的三次实验中,D-1443因其完全不懂日语而被选中,由研究员绘里指引进行三次陈述相同的实验。)
玩家:D-1443
陈述:吹雪に殺されるFubuki ni korosareru48。”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有人试过了,行吧。继续。——研究员绘里

玩家:D-1443
陈述:吹雪に殺されるFubuki ni korosareru
结果:一艘缺乏推进器,以约100只腿行走的异常战舰出现,朝SCP-1459-1击发了所有的枪械。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雪花状。实验后的调查显示,除了以异常方式移动外,该战舰与二战期间大日本帝国海军吹雪型驱逐舰相同。
一整艘船的枪,就为了杀一只狗狗。真是用力过猛。再来。——研究员绘里

玩家:D-1443
陈述:吹雪に殺されるFubuki ni korosareru
结果:一名身穿基金会制服,扎着短马尾的年轻女性用基金会标配手枪射击SCP-1459-1。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与第二次实验不一样的雪花状。实验后的调查显示该名女性肖似Site-17的一名安保人员,而她从未得知SCP-1459的特性,事实上也从未来过Sector-25。该名安保人员与研究员绘里并不互相认识。
这就是意料之外了。——研究员绘里

玩家:Cleveland博士
陈述:“萨达姆·侯赛因49倒台。”
结果:一尊萨达姆·侯赛因的雕像掉落到SCP-1459-1个体上,将其砸死。
备注:饼干的形状为伊拉克版图。

玩家:初级研究员Gregorius
陈述:“最高指导原则50。”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出现,一只穿着皮革盔甲,表现凶猛,一只未有着衣,仰面躺倒,暴露其喉部,呈典型的狗类表达顺从的姿态。第三只个体出现,穿着《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星际联邦队长制服,伴有该系列用以表示传送的视觉效果与音效。该个体摇摇头,随后消失,伴有同样的视觉效果与音效。凶猛的个体撕咬开顺从的个体的喉咙。顺从的个体因失血过多而死,随后凶猛的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至死。
备注:送出了两块饼干,饰有糖霜。糖霜的形状为上述电视剧中的星际联邦通讯徽章。

玩家:初级研究员Petersen
陈述:ΩK级情景。”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出现,并遭受了一系列本应致命的打击,包括标准殴打程序,取走内脏,至少三种不同的爆炸,以及被认为是暴露于黑洞所致的面条化51,但仍旧存活。半个小时后,一把弹簧刀被制造出,用以最终杀死了SCP-1459-1个体。
备注:送出了五块饼干;四块为巧克力片饼干,一块为幸运饼干52。幸运饼干里面的纸条写着“不是这条时间线,伙计。”

玩家:Sheath博士
陈述:“线性加速。”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heath博士
陈述:“隐喻干涉下塑造的宇宙天性53。”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heath博士
陈述:“全新的东西。”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heath博士
陈述:不适用。Sheath博士不停地拍掌,一边用喉咙发出粗糙的喉音。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Sheath博士
陈述:“枪。”
结果:机械臂朝SCP-1459-1挥舞一把雷明登870霰弹枪,持续约十(10)秒,随后用霰弹枪枪将SCP-1459-1殴打至死。

玩家:初级研究员Jacob Hernandez(初级研究员Samantha Fischer陪同)
陈述:“《Undertale》的Sans。”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出现在隔间中:一只正常,另一只是一副骨骼,但仍正常活动。骨骼个体的左眼窝开始冒出蓝光,随后SCP-1459内部的重力方向开始猛烈变换,骨骼个体未受影响,但SCP-1459-1因此死于钝力外伤。在SCP-1459-1死亡后,第二只SCP-1459-1个体出现在其原位,再次遭受相同的伤害。这个过程循环了37次,直至一把厨房刀出现在SCP-1459的天花板,下落插在骨骼个体上,骨骼个体随后坍塌化为尘土。
备注:送出了37块心形饼干,均为各种肉桂口味,伴有黄油硬糖碎片。一同送出的还有制作第38块饼干的原材料。

玩家:████████博士
陈述:“所有人都死了。”
结果:一只死去的SCP-1459-1个体出现。机械臂戳探、摇晃、检查了它数分钟,随后尝试对其进行心脏复苏,但最后还是将其推进了活板门。
备注: 去它妈的。——████████博士

玩家:████████博士
陈述:“除了卡比,其他人都死了。54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被放下。个体表现出焦虑,维持██秒,随后突然被一束光波蒸发。
备注:送出了7.3kg的灰烬。
这才像样,但我的饼干呢?——████████博士

玩家:研究员藤原
陈述:北斗百裂拳Hokuto Hyakuretsu Ken55
结果:两只机械臂在6秒内精确地捶打了SCP-1459-1个体一百(100)下。个体在约7秒的时间内并没有受伤的表现,随后其头部及腹部快速肿胀,然后个体爆炸,鲜血涂满墙上。
Nani?——████████博士

玩家:研究员藤原
陈述:ザ・ワールドZA WARUDO56
结果:SCP-1459-1个体产出,伴有一个指针时钟。一个声音喊出“THE WORLD”,然后个体静止在原地,时钟也停止运作。十五(15)把匕首从顶部舱门降下,静止在空中,随后一台压路机同样降下并静止在空中。机械臂快速地击打压路车,在其表面打出大量的压痕,并将其推向个体。然后一个声音说道“然后,时间再次流动”,随后个体被匕首穿刺,并被压路机砸碎。时钟保持完好,恢复了正常的运作。

玩家:Mannister博士
陈述:“被尽可能缓慢且痛苦地扯开。”
结果:SCP-1459的前窗短暂打开,足以让SCP-1459-1个体逃脱。在隔离期后,已委任威尔逊野生动物应对组予以照顾。
备注:送出了一块全麦饼干,其上装饰着以金枪鱼味糖霜写就的邻近教堂列表。

玩家:Hadley博士
陈述:“《Homestuck》57。”
结果:十二只SCP-1459-1个体送出,戴着各种大小与形状的塑料角,以各种颜色的图案标记。约30秒后,机械臂给予了一只个体数把武器,该个体开始使用这些武器殴打,砍与刺其他个体,直至该个体死亡。每一只个体的血液颜色都不一样。该过程持续,直至另一只个体用前爪轻微地拍打了它的口鼻数下。一个白球送出;白球爆炸,杀死了剩余的个体。
备注:送出的饼干的形状像南瓜,上面写有几个问号。
[数据8除58]。——Serket博士

玩家:Kikandi博士
陈述:“被维吉尔所杀。”
结果:在第一只个体出现后,第二只SCP-1459-1个体(长须牧羊犬)产出,穿着蓝色短夹克,爪子握着一把小刀。隔间的顶部垂下一根握着喇叭的机械臂。第二只个体开始攻击第一只个体,期间有声音通过喇叭在对其效率进行评价。十五分钟后,第二只个体转过身,背对第一只个体,丢下了刀,第一只个体随即炸裂。在随后的另一个十五分钟内,第二只个体被疑似是手杖的物体殴打致死。
备注:送出的饼干上用红色的糖霜写着“Smokin' Sexy Style59”,饼干有待进行异常分析。
我下次要说得清楚一点。——Kikandi博士

玩家:Kikandi博士
陈述:“被福音所杀。”——此为“维吉尔60”一词的替代
结果:送出了一组共十三只个体,伴有六张教堂长椅,一个台座,以及一小本书。一只个体站在台座后,高举书本,朝其余个体吠叫了十三小时,其余个体嚎叫回应。所有的个体在其后因劳累而倒下。
备注:送出了13块圣体,而非饼干。
这才像样。我就是想要来点类似的东西。——Kikandi博士

玩家:Redmond博士
陈述:“删除System3261。”
结果:一只显然已夭折的SCP-1459-1个体产出。在随后的数分钟内,机械臂尝试将其复活。行为愈发剧烈,随后它们掌掴个体数下,将其推入活板门。
备注:送出了一汤匙的面粉,而非饼干。

玩家:Tyler博士
陈述:“随缘暴击。”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A与-B)产出。SCP-1459-A身穿红色大衣,两边袖子上有橙色的火箭筒标志。它身上绑着子弹带,上有三颗手榴弹。SCP-1459-B身穿蓝色防火服,戴着防毒面具,袖子上是橙色的火焰标志。它身上也绑着子弹带,上有三颗燃烧弹,同时挥舞着火焰喷射器。所有的服装与武器的样式与电子游戏《军团要塞2》一致。SCP-1459-B将SCP-1459-A点着,SCP-1459-A用火箭筒发射出了红色的闪电球。闪电球击中了SCP-1459-B,将其打成一滩鲜血与器官。SCP-1459-A嚎叫,随后很快被火焰烧死。

玩家:White博士
陈述:White博士在说出“SCP六八”的瞬间被安保负责人员猛击了嘴部。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个由金属丝绕成的小狗模型出现,触摸了SCP-1459-1个体,将其电击至死。金属模型随后由标准殴打程序摧毁。
备注:White博士被禁止参与之后的SCP-1459测试。

玩家:Ash博士
陈述:“死亡射线62。”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隔间被水灌满。一条皮肤上布有形似狗头骨的鳐鱼(科)从底部舱门游出,将SCP-1459-1个体蜇死。

玩家:Ash博士
陈述:“魟63。”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顶部舱门打开,一只大型(0.5米长)不明种黄蜂出现。SCP-1459-1个体变得极度惊恐,开始呜咽,用爪拍打隔间的一侧。随后黄蜂的刺发射出一根明显可见的光柱,将SCP-1459-1个体点燃。

玩家:Ash博士
陈述:“被最残酷,最恶心,最扭曲,最羞辱,最受创伤,最痛苦的方式折磨致死。”
结果:五分钟内无任何行动。Ash博士随后走向机器,敲击其表面玻璃。几秒钟后,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Walker博士
陈述:“被最不痛苦与受创的方式杀死。”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顶部舱门打开,开始释放一种浅橙色气体。吸入气体后,SCP-1459-1个体似乎变得兴奋,气喘吁吁,摇动着它的尾巴。在随后的十分钟内,它尾巴的摇摆速度不断上升,超出生理限制。十五分钟后SCP-1459-1个体炸裂成彩色碎纸。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糖霜饼干。Walker博士表示这是她最喜欢的饼干口味。

玩家:Peterson博士
陈述:SCP-173。”
结果:两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只身着的服饰类似标准D级人员制服,另一只无毛,涂上了形似SCP-173的油漆。第一只个体表现出惊恐,并试图紧盯着第二只个体,而第二只个体保持不动。约五分钟后,一块幕布从个体头顶降下。刮擦声响起,随后是大的一声“啪”;当幕布升起时,第一只个体已死去。第二只个体保持不动,直至底部舱门打开,个体掉落下去。

玩家:研究员Voct
陈述:“伏尼契手稿64的准确翻译。”
结果:个体被用一本封面上写着“伏尼契手稿准确翻译”的厚重书本殴打。书本与死亡个体一同掉落下舱门。

玩家:Ash博士
陈述:“侵入式手术。”
结果:SCP-1459发出了处决方式已被使用的音效。

玩家:Ash博士
陈述:“悲伤。”
结果:五只个体产出。个体在一起玩耍了一个小时,随后其中的四只个体由标准程序殴打致死。尸体没有被移走。剩下的个体嗅闻遗体,戳动它,随后爬到它们身上,开始不停地哀嚎与呜咽。观察者注意到个体比预想更快地出现营养不良的症状;在持续六天的呜咽与哀嚎后,个体饿死。
备注:饼干的形状是一滴眼泪。

玩家:Goldberg博士
陈述:“垂直往下挖。”
结果:SCP-1459被碎石填满,一只SCP-1459-1个体置于其上。个体垂直往下挖洞,直至触碰SCP-1459的底部,此时洞顶坍塌,个体窒息至死。

玩家:Goldberg博士
陈述:“被爬行者炸死。”
结果:数只SCP-1459-1个体出现,除去一只外均被打扮成电子游戏《Minecraft》里的“爬行者”。爬行者个体包围非爬行者个体,随后爆炸。

玩家:研究员Evans
陈述:“汉堡王的脚踩生菜65。”
结果:SCP-1459-1被放入一个装满生菜的小型塑料容器内。两个机械臂穿着皮鞋,反复地踩踏SCP-1459-1个体,直至它被重击至死。

玩家:初级研究员Spekter
陈述:“Alexa,播放《Despacito》。”
结果:SCP-1459-1个体放出,伴有一个亚马逊Alexa。推测Alexa以超声波的频率播放《Despacito》,直至个体破裂死去。

玩家:Lewis博士
陈述:“噢嗨,Mark!66
结果:数只SCP-1459-1个体产出,开始进行演出,随后确认它们重演了2003年的电影《房间》,其中所有的台词均被替换为吠叫与其他狗的声音。在演至高潮处,角色“Johnny”(原电影里由编剧及导演托米·韦素所扮演)本应开枪自尽时,真正的托米·韦素出现,轻拍“Johnny”个体的头部,说“嗨,小狗!”,并拿走了它的枪,随后用它击杀剩余的个体。韦素在这之后从舱门离开。
备注:没有饼干送出。基金会对韦素进行的长期监视在此实验期间因一系列技术故障而中断;当监视恢复时,韦素正在吃饼干。

玩家:Alex Coleiro博士
陈述:SCP-610。”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一只机械手臂携带着一片SCP-610伸入隔间,与SCP-1459-1个体接触。在随后的2小时内,SCP-1459-1个体经历了受SCP-610感染的过程,最后被遗弃至活版门中。
备注:送出的饼干呈亮红色;分析显示红色均为标准食用色素。

玩家:Kent博士
陈述:“反对疫苗接种的父母。”
结果:五只SCP-1459-1个体出现:一只身穿实验袍,戴着听诊器与头镜,挥舞着一根针管;一只个体穿着裙子;剩余三只为初生狗仔。穿戴实验袍的个体试图用针管对初生狗仔们作注射,但被穿着裙子的个体杀死。初生狗仔们随后极快地出现了犬瘟热的症状,身穿裙子的个体也一样。症状发作的14小时后,所有个体死去。
备注:送出的饼干含有各种精油。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所有你讨厌的东西。”
结果:SCP-1459-1个体出现,被一块上面刻着“所有我讨厌的东西”的铭牌殴打至死。
备注:婊子养的。我还想着我们可以知道点有用的!而且谁拿了我的饼干?——Margin博士

玩家初级研究员Tawnes
陈述:“约翰·维克67。”
结果:一名被辨认为演员基努·里维斯的男人出现,装扮与动作电影《疾速追杀》里的造型相同。里维斯举起一把手枪,瞄准SCP-1459-1个体,随后开始哭泣,并抛下手枪。他跪下并拥抱了个体。二者均从活版门坠落。
备注:老实说,我也没期待过别的。——初级研究员Tawnes

玩家:初级研究员Mistopheles
陈述:“怪人奥尔。”
结果:一名被辨认为音乐家阿尔弗雷德·“怪人奥尔”·扬科维奇的男人出现,装扮与其MV《Dog Eat Dog》里相同。怪人奥尔与一支由SCP-1459-1个体组成的乐队开始表演歌曲《Dog Eat Dog》。在歌曲结束后,SCP-1459-1个体开始互相攻击,撕咬并吞吃对方的躯块,直至只剩下一只个体。怪人奥尔以相同的方式吞食最后剩下的SCP-1459-1个体,随后从活版门离开。
备注:他妈的耶稣基督。如果你喜欢某个名人,不!要!在这说他们的名字。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听怪人奥尔了。——初级研究员Mistopheles

玩家:A. Maliss. 博士
陈述:“非因果关系。”
结果:音效表明处决方式已被使用。

玩家:A. Maliss. 博士
陈述:
结果:一块饼干被送出,一只死去的SCP-1459-1个体从活版门上升至机器顶部的舱门,在上升的中途自发地开始活动。Maliss博士随后第二次说出单词“非因果关系”。

玩家:Clef博士
陈述:“我的做法。”
结果:[已编辑]
备注:你猜怎么着?我得叫Konny过来试试这个。——Clef博士。O5议会备注:议会一致通过决定,禁止Kondraki博士使用SCP-1459。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不会发生的事。”
结果:SCP-1459-1被《半条命3》68的光碟殴打致死。
备注:至今还没找到Margin博士的饼干。

玩家:坂本博士
陈述:“《银河战士》69。”
结果:一只绿色果冻状生物钳住SCP-1459-1个体,使其极度不安,该生物随后开始吸食其体液。在这之后,该生物脱离个体,向上漂浮从顶部舱门离开。个体只余干瘪的外壳,碎裂为尘土。
备注:饼干放射出亮紫色的光,并让食用了它的坂本博士容光焕发。

玩家:Flipper博士
陈述: “蠢蠢的死法。”
结果:一只蓝色的SCP-1459-1掉落在列车包间里,然后把脑袋点着了。个体往车头跑去,随后燃烧了起来。另外的20只SCP-1459-1个体依次被杀死,依照着澳大利亚地铁的知名广告《蠢蠢的死法》中各个角色死去的方式。在最后一只狗被杀死后,一个全息影像出现在机器的底部,显示出地铁标志,下面写着“乘坐地铁时请注意安全”。
备注:回收的饼干的形状形似Stumble在《蠢蠢的死法》中死去之后的样子。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时事。”
结果:SCP-1459被红加仑果与黑加仑果(醋栗属)填满,SCP-1459-1被重压致死。70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不是啊,是带E那个‘current’。”
结果:SCP-1459被1985年的爵士乐专辑《Current Events》(由John Abercrombie,Marc Johnson与Peter Erskine演奏)填满,SCP-1459-1被重压致死。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不是啊,我指的是新闻!”
结果:SCP-1459-1被一群角马(角马属)踩踏致死。71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不啊!我是说,现在发生的事啊!”
结果:SCP-1459-1被五名人类撕裂,他们被辨认为美国情景喜剧《What’s Happening!!》(ABC电视台,1976-1979)中的主演员。72

玩家:Margin博士
陈述:“……你这是故意的,对吧?”
结果:SCP-1459-1被一条眼斑海豚(Phocoena dioptrica)吃掉。73
备注:整了这么多,还他妈的没有饼干。一块都没有。——Margin博士

玩家:研究员Lang
陈述:“SPC-”(备注:SCP-1459在研究员Lang说完陈述前就开始了测试)
结果:产出SCP-1459-1身穿毛绒鲨鱼套装。数只机械臂随后将其殴打致死。
备注:我发誓,我本来没打算这么说的!——研究员Lang

玩家:清洁工Lupasu
陈述:“超大的二次元奶……”(备注:安保人员在Lupasu说完陈述前使用电击枪将其击晕)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两个形似日本动漫角色芦户三奈与漩涡鸣人的巨大人型实体出现,坐在一张巨型桌子旁,桌上有一壶奶茶。茶壶坠落,将个体砸死。74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煎茶口味。

玩家:客座初级技术写作人员Matthew Bradley
陈述:“痤疮。”
结果:一只SCP-1459-1个体产出。该名SCP-1459-1个体的身上开始快速长出覆盖其全身的大块丘疹,使其极度不适。SCP-1459-1个体慌乱地抓绕自身与在地上翻滚,试图去除丘疹,而丘疹也因此快速肿大并破裂,将脓液喷洒在隔间的一侧,个体大量出血,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备注:送出的饼干为柠檬口味,覆盖有形似丘疹的白色果仁。
备注:看完这些之后,我今天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了。——客座初级技术写作人员Bradle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