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65

项目编号: SCP-1465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465 将被收容于一05型标准人形收容单元中,不需更多安保措施。

除非测试不得将任何的照片、影像材料或是任何型号的摄像设备与SCP-1465相接触。SCP-1465在经监督人员考虑并批准后可以使用不含照片或真实影像的娱乐物品。

SCP-1465每月将被放出接受由Dr. Ottmier负责的体检,有需要时会提供眼镜更换和其他治疗措施。

描述: SCP-1465是一希腊-美国混血的欧洲女性,年龄23岁,高171cm。SCP-1465在身体和心理上没有异常,但眼角膜、眼结膜由于反复发作的结膜炎而严重受损。SCP-1465已被配上保护性墨镜以避免强光对其敏感的眼睛造成伤害。 其左前臂内侧有一纹身,写着“Γενηθήτω φως” (要有光)字样。

在接触照片或影像材料时,SCP-1465能将照片或影片中的光萃取出来,形成一个直径10到15厘米的球状,并可被SCP-1465带着自由移动。该光球会发出光强与原始照片、影片拍摄环境相一致的光。对其更进一步的检查显示该光球是由7种独立的光层组成,每一光层各与可见光谱中的一种光谱颜色相符,且每一层都是由极其复杂的集合图形组成。

在遭到萃取后,原始照片、影片图像会变黑并不再显示图像。受此影响的影片仍会保留声音。SCP-1465的能力无法影响艺术绘画、经过大量编辑修改的图像和动画影像。

在光球形成后,若得到批准SCP-1465会摘下任何眼部戴件并开始高度集中精神,持续直视光球15到75分钟,期间无视大部分的外部刺激。在这一过程结束后,光球会消散,但这一行为只能由SCP-1465自愿进行,且该萃取出的光球随时可能自动消散。这一过程被认为是对象眼部受损的主要原因。受影响图像不会在光球消散后恢复。

回收记录: SCP-1465被发现于██/██/2013, 当时对象被目击到在[资料删除]艺术博物馆的安赛尔·亚当斯作品展上显现异常能力。对象在被回收时正因过量摄入咖啡因和失眠而严重身体不适。目击者已被施以C级记忆删除,整起事件以按计划被掩盖成一次轻微的恶意破坏公物事件。

共3123页的手写或打印笔记、126 本带注释的相簿和45部摄像机在SCP-1465被回收时从其公寓中被找到。回收到的资料详细记录了SCP-1465自己做出的各种理论和试验。(参见文档1465-EX获取详情.) 大部分的资料都是萃取结果的记录,其中大部分的萃取图案都被转成了一种SCP-1465自创、有1477个符号的人工密码语言,以此记录其所见图案中得到的大量数据。

附录-01: 下列文本来自██/██/2013的一次采访,进行于回收三天后。

Dr. █████: 你什么时候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能力?

SCP-1465: 嗯…你要知道,我真的不清楚。肯定是在10、11岁的时候…那可不是“嗨姑娘现在你有超能力了”的感觉,变成一个放射性柯达或是别的什么倒是没有让人很兴奋。 我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真的发生了。 然后这试一下,那试一下,一点点地搞明白了我的能力,在那之前我甚至有把自己锁进了一间暗室里整整40个小时。

Dr. █████: 嗯。你的笔记对你能力的性质记得很详细。

SCP-1465: 呆坐着做白日梦可不行。你得找点事做,姑娘。我妈老是这么说

Dr. █████: 当然。这是个很好的建议。

SCP-1465: 还可能把笔记还我吗?

Dr. █████: 不,我想很难。

SCP-1465: 噢。又是个协议。能不能有个“屋子这边是你的,这边是我的”的协议?就放着事情不管?

Dr. █████: 我很抱歉,但是不行。[清清喉咙]. 继续,虽然你的笔记对研究你的情况有很大帮助,但是要破译它却有困难。

SCP-1465: 我从没想过要让别人看我的私人研究,所以这完全就是你们的问题了。你们本来可以像别人那样等到论文写完再说的。

Dr. █████: 我们有足够的资源继续推进你的研究,但这个计划没有你的配合无法实施。

SCP-1465: 好吧。但是你们得先礼貌点。

Dr. █████: 很好. 能麻烦你更深入地解释一下这些图案的规律么?

SCP-1465: 嗯。当然。好吧…首先呢,我们得到的这一大堆信息完全是由光图案组成的。摄像机在一瞬间把光捕捉住,这样你就能从不断流变的图案中得到一个静止的断片。我做的就是把它从相片里取出,盯着它看一会儿,理出其中的图案。在重复无数次后,同样的图案就开始在不同的地方反复出现,事物之间的联系也由此开始向我显现。比如说,如果你给我一对老夫妇的许多张照片,它们会在红色底层有相似之处。还有更怪的,你知道兴登堡号的遇难照片吧?我家猫咪的照片和它有着一模一样的蓝色矩阵。还没理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结论就是,万物都是有联系的。一切事情,图案里套着图案套着图案套着图案套着图案。就像个巨大的谜题,大到我连个线索都没有,完全找不到地方下手。

[停顿]

这真的很量子。

Dr. █████: 我想可能是吧,当你这么看的时候。但是你确定这些图案不是简单地随机出现么?

SCP-1465: 这就是量子加密的光语言学,博士。这怪东西一点道理都不讲。

附录-02:

SCP-1465研究笔记的摘录,日期在2013年6月2日到4日间。

找到一张自己的照片,少数几张还没用过的。日期是在2006年12月14号。在我自己的照片里看到过最清晰的图案,几个不同的底层都能清晰辨认。在第15绿色大层有值得注意的图案,在第26和27矩阵标记之间。

将第15绿色大层和记录对照。仅和科罗拉多大峡谷相符。没有其他更多的吻合图片。未在图案中找到时态:我没去过大峡谷,所以我认为某些很重要的事情会在未来某个时候在大峡谷发生,但是尚缺未来时态标记。有趣。

我将自己的照片和亚利桑那州的一张航拍照进行了对照。图案也是一致的,可知联系不仅限于大峡谷。将会继续进行研究,确认是否有更大的关联。

对全州的坐标搜寻完成。联系最强的图案在凤凰城。需要进一步调查。

寻找任何在2006年12月14号与凤凰城有关的新闻档案。唯一值得注意的事件是安东尼·贝克被其16岁女友杀死。

确认被告女孩的照片。绿色光谱没有图案联系。受害者照片和州照片和我自己的绿色大层图案完全一致。

如果猜想正确,我在某种程度上和一个从未去过的州里的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的谋杀案有联系。好好想想。

暂时找到了满意的结论。已经正向和逆向思考,尚未斜向。当前理论:绿色光谱表示存在的反式普遍时态。在同一时间发生和未发生的事件联系在一起。我已经做出的举动将不会“已经做出”

我同时参与又没有参与。我可以猜想一条我杀了,或至少被控杀了安东尼·贝克的平行事件链是存在的。问题:为什么只有这件事?应当确认同性质的更多联系。

理论:彼侧自己的活跃举动会与此侧自己相联。目的当前未知,是否是作为对立通信的一种方式未知。猜测彼侧的自己能力不同或是更强,能对图案进行编码。意味着彼侧的自己能操纵摄影材料而不必篡改图片。意味着特定图案存在于多个平行宇宙迭代中。

需要更多研究。买张票去凤凰城。

下列部分记录于2013年六月9日。

67小时没睡觉了。分批分析上万张与安东尼·贝克谋杀案与凶手相关的凤凰城地区、文章照片。过度用眼导致暂时性失明。

发现凤凰城内与彼侧自己的联系。毫无疑问信息由彼侧自己留下,但未确认标记是否一自愿行为。

下列照片中出现强烈联系:紧急出口标志、穿制服的商人、笼中的鹦鹉。

含义清楚了:彼侧自己需要协助来逃跑。仍未找到反馈信息方式。考虑这一行为是否明智。信息不受时空约束,肉体却会。也许在未来有可能。问题保留。逃跑动机未知,生活经历影响未知。牢记彼侧的伊里斯·拉斯卡里斯与此侧的伊里斯·拉斯卡里斯是不同的两个人。

今后会进行更多调查。

视力恢复后将离开凤凰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