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470
220px-Portia.fimbriata.male.-.tanikawa.jpg

SCP-1470,在容器中

項目編號:SCP-1470

項目等級:无效化(前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470的残骸安息在其容器中的讲台区域的一个小塑料盒中,详见下文。容器中仍然装有跳蛛以及SCP-1470的后代并被置于观察之下。在隔离期结束之后如果没有检测到任何异常行为,这些后代将会被放生回野外。

所有接触过SCP-1470的人都经过了隔离并且没有留下不良反应。

前收容措施,于2008年5月7日结束:SCP-1470居住在一个尺寸为0.75米X2米,高0.6米的隔音容器中。容器中包含一个小型活水源和与澳大利亚昆士兰相似的植被群落。容器的东北角经过改装以便于SCP-1470交流,这个区域被叫做“讲台”。SCP-1470喜欢有规律的社交联系并且在定期夜间睡眠时间表允许的情况下每天计划接受三次访问。如果任何人想要进行对SCP-1470的计划外访问只需进入室内并且喊出他们与SCP-1470交流的意图,SCP-1470会在可能的时候进入讲台区或者给与回应。在与SCP-1470交流时不需要口头交谈,但是说出单词会比思考一个抽象的概念更有助于通情达意并且使记录交流内容更加容易。SCP-1470不能理解全部的人类思考范围所以强烈建议研究者坚持使用基础概念和简短的陈述。

SCP-1470的容器中必须装有数量被监控着的普通跳蛛,结网蜘蛛和它们的猎物昆虫以作为SCP-1470的猎物。将SCP-1470和容器中其他跳蛛分辨开的最好方法是让它挥动自己的前肢。

负责SCP-1470的工作人员必须在受影响之后至少一年内每周报到进行心理审查。

描述:CP-1470是一只雄性缨孔蛛(Portia fimbriata),于澳大利亚昆士兰捕获。经测量其体长6.3毫米。SCP-1470生前具有智慧并且可以和约九米范围内的其他智慧生物进行心灵感应,尽管SCP-1470在行为和生理学等其他方面和其种族的其他成员没有显著区别。

已经观察到昆士兰的缨跳蛛种群在解决问题和使用独特的狩猎战术以捕获其猎物——主要是其他蜘蛛,包括结网蜘蛛和它们自己所属的跳蛛科的其他成员——的能力上比其他蜘蛛聪明很多。

除了和研究人员交流的能力之外SCP-1470没有表现出任何与典型的昆士兰缨跳蛛特种群落相异的行为。但是,因为其异常的交流能力,根据SCP-1470的经历,不建议对其种群做出任何结论。

交流:SCP-1470的心灵广播方式是在接收到其交流信号者的脑海里以“最优顺序”为基础排列术语。当SCP-1470提到其身体上与人类解剖学无法直接对应的部分时术语会根据内容进行调整。例如,虽然直译为“腿”但是当其意指SCP-1470的触须时研究员通常收到的信息是“前肢”。

在一次将SCP-1470介绍给一个伴侣的失败尝试之后收到了以下内容,做为参考:

“我去在那大淫妇向我把前肢挥来挥去让她知道什么是什么但是她一点也不没有。她对我咂着嘴唇和用前肢和腿给我很好的敲击,而且我知道那是因为你们要求在我臀部上放的丑陋的红色彩带,这真的让一个伙计以他不想的方式出了风头你知道么?那些野蛮人可能不会太注意但是你不能愚弄一个合适的女士。所以无论如何我要捆上蹦极索然后为它跳,在我航行回到我的帐篷以维护我的骄傲之前。”

作为SCP-1470典型的陈述,它会以一种可能几乎就是出自其他人类之口的方式被接受。(接受的陈述带有强烈的地方口音也是一种典型情况。)

然而注意“淫妇”被用作一个贬义词而且并不涉及性交易这种对于缨跳蛛属于外来的概念。“嘴唇“指代螫角,蜘蛛收藏尖牙的地方。“前肢”指代口器边缘的触须,雄性的触须更大并且用来展示其目的,在此例中它们被用来使雌性觉察到SCP-1470的存在以及表示没有伤害她的意图。“臀部”指代腹腔,曾经在那里画上了红色条纹以将SCP-1470和其他蜘蛛分辨开。“捆上蹦极索”表示蜘蛛从所在的平面上跳下之前垂下一条丝质安全索,“航行”是对于在一束松散的蛛丝上随风荡下的直接描述。同样,“帐篷”指代SCP-1470的网,一个单纯用来掩蔽的构造。

之后从SCP-1470身上消除了红色条纹,并且向容器内送进一只未成熟的雌性蜘蛛。以下摘录自后来的访谈:

SCP-1470:嘿,别那么大声,伙计,你会吵醒小sheila的。

Westington博士:你和她相处的似乎越来越不错了。她怎样了?

SCP-1470:她被那些大个子捕食者从老远扔到这里的时候非常害怕。至少我认为她很害怕,她和我不能像咱们之间那样交谈。它们没有谁能。但是她以她自己的方式告诉我她在意,她叫我一起回到她的地方,我们会呆在那里直到她准备好。

Westington博士:准备好什么?

SCP-1470:你知道!如果我们这么直白的说就太不绅士了你知道吗?不是像你们那样做的。总之,我觉得我应该谢谢你。这不是我想要的,但是这会有用。

Westington博士:你告诉我你想要一个伙伴。

SCP-1470:我告诉你我想要一个妻子。伙伴是朋友,我们就是伙伴,对吧?和你说话很有意思但是我想要……一个我和她说话时能坦坦荡荡的蜘蛛。

Westington博士:我们还从没有发现任何其他能像你一样交谈的蜘蛛。

SCP-1470:那就是把我们和蛮族们分开的原因,对吧?

Westington博士:你是说你的猎物那些物种?

SCP-1470:对,对。你和他们不一样。因为你可以像我一样说话。我决不会吃掉任何可以说话的东西。她不会说话,但是……我可以告诉她她像我。她只是需要再成长一些。那会很快。她抓到的蛮族可能也会比我更多。我们会有很好的孩子们,如果那个大老鸨离我远远的。

Westington博士:我们把她赶走了。

SCP-1470:我希望你们没有伤着她。

注意在缨孔蛛中一只雄性和一只性未成熟的雌性居住在同一张网上的情况并不罕见。雌性在接下来两周内达到了性成熟,SCP-1470在交配之后离开了网。雌性没有像这种生物通常的那样吞食或杀死SCP-1470。

Westington博士的笔记:SCP-1470在基金会监管下活了三个月,之后因为自然原因死亡。在收容当时他还未完全成熟,所以他完整的生命周期估计为约四个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