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16

项目编号:SCP-151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516被收容于位于Site 49的一个标准对人型收容室中,该收容室配以SCP-1516-1个体。 SCP-1516将被提供关于食物和营养品的书面材料。禁止SCP-1516与关于由伤害性/对自己或周遭危险的概念、或是与基于文字/铭文的异常(包括SCP-1672SCP-1889SCP-2140)互动。如果其要求,SCP-1516将被提供一份圣经1的录音。

描述:SCP-1516是一个活着的由单词组成的人形个体,其高1.9米重78千克。其外貌半可变,并且由██████型铅字的字母和单词组成。SCP-1516的每一部分都是由发生畸变以适应身体形状的西班牙单词组成。其每一部分总是显示该部分最简短的表达词语。当靠近观察时,SCP-1516的形状会缓慢改变,并显示出对应部分的单词。(举例说,其腿部会出现一个畸形的”腿”的单词,同样,手臂,胸,面部等也是如此。)这一效应一直存在到亚细胞级别。当使用电子显微镜检验其细胞核时,内部是通过单词“糖(sugar)”链接的A,T,C和G。虽然SCP-1516本身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自己似乎无法控制这一效应。

当SCP-1516做出任何能发出声响的动作时2,其从声源产生书面文字并且/或者拟声词而不是声音。这些词汇会在空中飘浮大约5-10秒之后突然消失。值得注意的是,数字录音机能够记录SCP-1516的声音3,然而录像机或者其他视觉记录仪都只能记录视觉上的图像。

一旦SCP-1516接触书写在任何表明的单个名词,该单词会从纸面上脱离并且变形以适应该概念的立体形状和功能的物品(标记为SCP-1516-1)。SCP-1516-1个体与SCP-1516的物理特性相同。SCP-1516能够控制这一能力,但限于其本身对于这一词汇的理解以及这个概念有多复杂。SCP-1516的完整记录见实验记录-1516。

实验记录-1516:以下是在不同情况下对SCP-1516实施的旨在测试其能力的实验记录:

文字:“Sofá”(沙发床)。
结果:两者接触,文字立刻从纸面脱离,尺寸变大并形成一个真的立体的沙发床。

文字:“Cama”(床)。
结果:与上一个实验结果相似。

文字:“Teléfono”(电话)。
结果:接触之后,该文字保持惰性,SCP-1516声称其不知道电话如何工作的。

文字:“Tomate”(番茄)、“lechuga”(生菜)和”cebolla”(洋葱)。
结果:与期望的一样,所有这些文字立刻转变为SCP-1516-1个体。██████博士用一把标准的菜刀制作了一道简单的沙拉。当将其最后混合时,文字改变为 “ensalada”(沙拉)。当允许SCP-1516食用这道菜时,其能够辨认出其组成的材料。

文字:“花瓶”
结果:没有明显改变。SCP-1516声称不知道该词语的意思。

文字:“花瓶”。这一次已经告知了SCP-1516该词语的意思。
结果:接触后,词语如常发生改变。

文字:“Perro”(狗)。
结果:接触之后,文字如同预期的一样改变。经检查,该个体没有任何活性。

文字:Papel(纸)
结果:文字保持惰性。SCP-1516声称该词语对这一效应免疫。

文字:“Una sílla rota”(一张坏掉的椅子)。
结果:没有发生改变。SCP-1516声称其一次无法影响多个词语4

附录:SCP-1516被发现于委内瑞拉的███████。在多个关于“由字母组成的人居住在山上的一间废弃房屋中”的报告之后。基金会特工前往调查并且确认了这一情况。SCP-1516在被抓捕时没有反抗。目击者在审问后被执行A级记忆消除。四十七(47)个SCP-1516-1个体被发现并被收容。

采访记录:

受访者:SCP-1516

采访者:特工Vasquez

前言:在SCP-1516被抓获之后的第一次交流。由西班牙语翻译而来。对象十分冷静并愿意合作。

<记录开始>

Vasquez:请表明您的姓名和性质。

SCP-1516:我叫Palabra Quintero。我只是一个正常人类。

Vasquez:我明白了。你处于现在这个状态多久了?

SCP-1516:自我出生我就是这样了。爸爸从小照顾我长大。

Vasquez:你父亲现在在哪里?他和你一样吗?

SCP-1516:有一天他说他的工作完成了让我独立。并且,不,他更像你。至少,造物主一直在看着我们,我并不感到孤独。

Vasquez:你什么意思?

SCP-1516:我的意思是我们一直被观察着,大多数时间他们看着我们。不断地阅读我们的行动。

Vasquez:谁是造物主?

SCP-1516:他是神,或者我该说他们是神?这不重要,因为神一直在读我们。

Vasquez:你的意思是注视着我们?

SCP-1516:嗯,这是个观念问题。在我的眼中,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是一样的。

Vasquez:我知道了。有其他关于你父亲的消息吗?

SCP-1516:他是个可爱的人,但是他无法集中在单个物体上。其他的就没有了。

Vasquez:那么,关于我们在你的住所找到的东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SCP-1516:那些文字是我从我爸爸以前给我的儿童书上拿出来的。

Vasquez:你说拿下来,你的意思是从纸上把那个单词拿下来?

SCP-1516:差不多。就像从包里取出什么。只不过有些单词真的很重。

Vasquez:什么是……你试着具现的单词最重的一个。

SCP-1516:我试过一次“树”。但是它一点也没动。

Vasquez:我想我们已经得到足够的信息了。我们会把你带到一个新的住所。

SCP-1516:愿上帝保佑你,兄弟。

<记录结束>

结语:SCP-1516没有给出更多的关于其“父亲”或是“造物主”的信息。关于此的调查待定。

附录:████/██/██,SCP-1516被允许一周接受三次英语课程。因为在口语和书面语之间的没有明显区别,对象进步明显。十周之后SCP-1516的个体的身体不时部分(总质量的12%)转化为英语。SCP-1516对此并没有身体上的不适并要求继续这一课程。经过讨论之后,SCP-1516被允许继续英语课。第十四周,改变为英语的部分增加到了20%,并且确认转化的比例与其英语水平直接挂钩。第37周,SCP-1516的英语水平达到最好,身体转化定格在48%。没有观察到任何的副作用。但是交流用的语言不同时,其性格也有明显改变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