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27
Edwards_AFB_control_tower.jpg

武装Site-245与降落跑道。

项目编号:SCP-152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1527收容在Zone-245内,武装Site-245构筑在其南部边界。围墙为1.1米 X 7米并用混凝土制造。前哨245-A,B,和C分别位于其西部,北部和东部边界区域。Zone-245内的设施驻扎的武装人员不得少于50人,并应每日巡逻围墙,并在23:00至05:00时的时段内多加警惕。对Zone-245及其外围区域的空中巡逻将在晚上进行。

Zone-245内的区域应配备伪装的监视器,在SCP-1527-1激活事件后,这些监视器若有必要应马上修理和更换。Zone-245的地面必须布设压力感应器以防止有SCP-1527-A可能0从地下逃脱。对区域的永久无线电干扰必须维持,这些设备必须通过地下电缆和武装Site-245连接。

Site内的武装人员应消灭所有由SCP-1527-1事件产生的SCP-1527-A实体。由于必要的无线电干扰,所有site人员应熟悉闪光灯信号,以在激活事件和战斗期间使用。比起其他类型,消灭飞行SCP-1527-A实体是最优先的,并将由Airspace-245巡逻单位进行交战。

描述:SCP-1527是位于[已编辑]的一个偏远村庄。在发现时,并没有人,但是显示出有最近被居住过的迹象。SCP-1527的建筑主要由一种未确认且当前无法摧毁的白色石块建造。从村庄回收的物品确认这些建筑物是由人类设计但是显示出一种未知且当前无法破译的语言。SCP-1527的居住人员据信是为蛇之手工作或附属于它。

SCP-1527-1是位于村庄的一栋教堂或神殿。建筑物的风格和制品似乎与数个宗教团体或活动有关。一个钟楼位于建筑物南面的墙上,并收容一个未知构成的金属钟(metallic bell)。钟及其周边建筑似乎无法摧毁。

每24小时(在上午12:25),在SCP-1527-1内的钟将自动敲响(每次都各)不同的次数(这被视为SCP-1527-1的启动)。所有妨碍该事件的努力都失败了。在停止后,(每次都各)不同数量的称之为SCP-1527-A的个体将显现在SCP-1527内。

alamos_steeple.jpg

SCP-1527-1的钟楼。

SCP-1527-A类似甲壳动物,背负一个甲壳,分段的肢体,但是没有可辨识的“头”。它们半透明并发出彩色的,闪耀的冷光。个体的平均尺寸为1.5米X2.7米X2.9米。一边有4-5段肢体。SCP-1527-A被观测到自行产生额外和完整的功能附件,包括翅膀,爪子和手臂(用于挖掘),以及数个未知用途的孔口,通过观测推测是用于进食。

SCP-1527-A显示出某种心灵感应能力,并有能力暗示,混乱,和强迫50米范围内的智能目标。由于之前和[已编辑]的测试它的心灵感应能力很容易通过无线电干扰被破坏。在实行这些协议后,由于心灵感应能力引发的事故减少了78%。

SCP-1527-A将试图用一切可能的方法突破Zone-245,且不会表现出保护本能或对其他SCP-1257-A产生影响。因为它们的确切智力还不明确,它们因为之前对抗人员的行为将被自动视为敌方。SCP-1527-A的甲壳有弹性但还不足以对抗常规武器,详细的处决协议,请参阅文件-SCP-1527-A4。

附录[1527-001]:观测记录
最初发现SCP-1527-1时钟声为5下,在Zone-245实行收容时增加为8下。另外,SCP-1527-1激活事件产生的SCP-1527-A实体数量在每次事件后会平均增加█到██个。

附录[1527-002]:事故报告
在██/██/20██的激活事件中,一名驻扎在南部围墙的人员遭到了SCP-1527-A实体的心灵攻击并被转送到武装Site-245的隔离医疗区。在该人员被送到医疗区的约23分钟后,并说出如下:

看着……等待送出(下列词语与任何已知语言不符)……不是子弹,子弹只是……只是眼睛 眼睛 眼睛 眼睛 眼睛将试图看到不是吃不是吃-

剩下的语句是莫名其妙的声响。人员在4小时后恢复并声称不记得攻击后的事情。

附录[1527-003]:回收的材料

下列信件被发现在SCP-1527内的一名(据信是自杀)的蛇之手的成员的尸体上。

我可以看见你们来到,不过我怀疑你们需要数小时才能穿过这道门,而我在那之前已死去许久:我对变成你们的另一只宠物不感兴趣。

不过你们还能做点好事。

所有拥有凡人智慧的造物主(我不能说出更平等的了)都需要好奇感,为此,他们需要东西来启发他们。我们的铸钟匠从无边的混乱中找出所有的世界来作为他的灵感。当他的钟被敲响时,我们镇子上的天空将打开一条通向我们全无了解的美妙之地的道路。钟每天敲响12次,每次都会打开通向不同地方的道路。即使那些不穿过钟之道路的人也能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幻景并沉迷在它们的雄伟中。

蛇之手(The Hand),如你们所知,寻求帮助铸钟匠来到达他们无法到达的地方。自然,他同意了:他向所有人打开道路。他们到来时,告诉了我关于你们的事。他们告诉我你们会把他和他的钟锁起来,对我们关闭通道。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我加入了他们,为了保护天空中的地方。

不过现在似乎没有其他选择了。

如此之久,我们的铸钟匠从天空中汲取灵感,不过他的好奇心如此旺盛,一直从未被发现的世界中汲取灵感。最终,他来到了边缘世界。当然他无可救药的被迷住了。[已编辑],[已编辑],在你们的认识中他们有不同的名字,当然,不过你们也明白为什么我在写下那些地方时我的笔为何如此颤抖。我不知道他在那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知道他回来后是怎么想的。

感情就和宇宙一样广阔和多变,不过我们中那些看到了足够多宇宙的人知道什么才是最强大的:恐惧。抽象和不可理解的恐惧,这就是他看到的,而他变得依赖它来汲取灵感。他开始带来我们在那里看到的东西,而镇子里人们的恐惧成了他的灵感。

所以我们把他流放到让他变成如此的世界,他的离开让我们很悲伤,比他变成如此的悲伤还要多。尽管如此,即使悲痛于他的迷失,钟声再次响起,而顶级的恐惧再次出现在我们的门前。在边缘世界,铸钟匠仍旧指挥着钟的力量,他让它每晚响起。我们无法摧毁钟,或是塔本身,我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过他一定预见了他的流放和我们不可避免的试图摧毁钟并为此做好了准备。所以我们做了一切试图阻止到来的东西……Opal Shell,我们这么叫它们。一种平凡的怪物,不过凭借本身的实力仍旧足够强大。我们该感到幸运因为只有它们到来。我们不知道铸钟匠为什么只从边缘世界送来这些怪物,至于为什么,我们只希望仅仅只是因为他无法创造能让他们出现的通道。

我们把每个人都撤出镇子,我的朋友会照顾他们。我选择留下以确保你们到来并被告之情况。一切都说了,现在,狱卒,是时候让你们发挥特长了。

-████ ███████

持有5级权限者可见Secure-File-Thanatos-1527以了解更多信息。

附录[1527-004]:事故报告

在██/██/20██,在SCP-1527-1事件中,SCP-1527-1敲响了11次,超过之前记录的总数。该事件没有产生SCP-1527-A实体;原因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