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29
1529.jpg

在19██南脊上的一具因SCP-1529而死的登山者的尸体,摄于他死后17小时。

项目编号:SCP-152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无论天气和光照是否允许,SCP-1529的原生环境将处于望远镜和卫星监视下。两处分别位于尼泊尔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基金会永久监视站负责整年监视。在年初天气较好的时候,基金会的一个子公司,South Chomolungma Portage(南珠穆朗玛运输)将在山峰的北侧高坡和南侧高坡的大本营建立前进监视营地,并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除了在北侧高坡上的营地VI和南侧上的营地IV)在更高的高度上建立营地,这些营地将一直运行到天气状况使得整个山区的人员都不得不撤退为止。当SCP-1529开始行动,望远镜监视将通过一个7秒延迟机制进行监视以避免发生类似事故1529-2的情况。若有必要和足够安全,监视应通过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进行。

基金会应与所有平民探险队保持联络和合作,以在SCP-1529启动时阻止任何试图到达峰顶的人。任何与SCP-1529遭遇的探险者的尸体应马上从现场移除并进行尸检和处理。所有与SCP-1529相关的伤亡应使用自然原因造成的高空病和体温过低的官方说法。应对任何幸存者和/或目击者进行盘问并在随后实行B级记忆消除。

机动特遣队29029-02,称之为“Alpine Echo”,应驻扎在位于███████████的基金会监视站并随时准备出动。在执勤中,所有机动特遣队的成员应随时在一个加压环境中待命,使其适应海平面7900米以上的环境。若再次发生类似事故1529-1的情况,Alpine Echo应乘坐直升机部署到山上并实施措施September Chill-8。

描述:SCP-1529是一个人形个体,居住在尼泊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附近的海平面以上8000米的“死亡区”内,人类被证明无法适应此类环境。SCP-1528的身高和体重都和普通人一样,并从头到脚穿着白色的标准登山服和登山靴。SCP-1529的脸整个都被登山大衣的兜帽和一个似乎是巨大的,不透明的黑色护目镜所遮盖。SCP-1529再也没有被观测到穿戴其他衣物。当少数的活人不通过望远镜观测SCP-1529时,无法确定这些衣服只是衣服还是它身体的一部分,或它整个都被埋在衣服里(除了依照调查1529-1之外。)

基金会是在一次平凡的1970年年度珠穆朗玛峰探险时注意到SCP-1529的,在有流言在登山营地之间流传,说有一只“怪物”出现在峰顶附近。在发现了George Mallory1的遗骸后,基金会在遗骸中发现了他的摄像机,其录像指出SCP-1529在他试图到达峰顶时出现并启动,且SCP-1529的外观与今天并无不同。(基金会控制下的媒体随后宣布从没有发现George Mallory的摄像机,而他本人则是死于坠落。)

在阳光充足且云层状况允许对山体进行监视的期间内,SCP-1529平均有██%的时间被观测到。在██% 的时间里,SCP-1529都处于“未启动”并静止不动的躺着或坐着。记录中的未启动时间可以从17分钟延伸到(可能的)8个月;未启动时间的中间值是23.4天。当“启动”时,可以观测到SCP-1529会在山体顶部和峰顶附近爬行,但是没有明显的移动方向。SCP-1529在爬行时除了手和脚没有用到任何工具或登山辅助物,并会无视之前登山者装上的导绳或梯子的存在。SCP-1529被证明可以在山脉的表面来去自如,且可以通过根据登山传统无法攀爬的山体表面,并从来没有被观测到坠落或松手,而且看起来零下温度,烈风,稀薄空气和低气压对它都毫无阻碍。其启动和未启动状态之间的切换原因未知,并被证明与天气,时间,山上的人类活动,季节,或年份无关。SCP-1529从来没有被观测到下降到海拔8000米以下的地区(除了事故1529-1外。)记录到的启动时间从3小时延伸到(可能的)6天;启动状态的中间值是15.2小时。对SCP-1529的夜间观测至今还不可能。红外线图像显示SCP-1529和其周围的山体温度并无差别。

若人类登山者在SCP-1529处于启动状态时爬上了海拔8000米区,SCP-1529将冲向他们并挡在他们和峰顶之间。SCP-1529似乎偏好攻击单个的登山者或过于前出和落后于其他人的登山者,若这类情况不存在它会把目标直接对准一组登山者。一旦SCP-1529进入登山者的视野,它会试图引起他/她的注意以使登山者和它发生目视接触,一旦发生接触,受害者就会受到一种催眠效应的影响。受害者会发现难以移开对着SCP-1529的视线,并会开始觉得温暖和舒适,并随后会坐下并放松。一旦登山者停止移动,SCP-1529将会接近登山者并[数据删除]。在与SCP-1529发生目视接触的1-2小时后一般就会死于体温过低,在登山者停留在峰顶附近时这个过程将会加快。在死后,SCP-1529的受害者的尸体会及其快速的腐烂-在死后数小时或数天后,尸体会彻底腐烂并木乃伊化,就像已经在山体上死于数十年一样。

自1924年以来,已经有约220人死在珠穆朗玛峰的高海拔区,据信SCP-1529至少杀死了其中的███人。█人在接触了SCP-1529后幸存了下来(除了调查1529-1外),几乎都是因为在SCP-1529在与他们发生物理接触之前有其他登山者帮助了受害者。SCP-1529似乎一次只能影响一名登山者;尽管如此,SCP-1529若与多名登山者接触会导致[数据删除]。SCP-1529的目的和动机未知;推测见调查1529-1。

事故1529-1:在██/██/19██, SCP-1529进入了位于海拔7775米的北侧的营地V,并[数据删除]。有██人伤亡,包括负责运转营地V监视点的基金会人员在内。基金会控制媒体的官方说法将事故归结于突如其来的风暴和死者之一,远征队策划者███ ████的粗略计划。无法在夜间观测到SCP-1529进入启动状态,并无法用望远镜找到它。至今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记录到的SCP-1529进入到海拔8000米以下的地区并进入任何有人营地的案例。

事故1529-2:在██/██/20██, 特工██████在位于中国境内的永久设施用望远镜发现了SCP-1529, SCP-1529当时正在峰顶附近并处于启动状态。██████报告说SCP-1529正面对基地,直接对准了望远镜的所在位置。██████马上受到了和SCP-1529的接触者一样的影响,并报告说SCP-1529正从山体下降直冲永久设施的方向而来。在开始接触后的17分钟,由于无法自行移开视线,██████被其他人制服并注射了镇静剂,当他被送往设施医务室后发现他的核心体温只有27摄氏度,尽管他在开始接触后一直呆在温度为24摄氏度的室内,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出现了冻伤的痕迹。在██████被送走了,特工█████继续进行观测并发现SCP-1529仍旧在从山体上下降并遭遇了类似的情况。望远镜监视随后中断并直到空中监视在██/██证实SCP-1529已经返回高海拔区并进入未启动状态才重新开始。

调查记录1529-1

附录:在██/██/20██,空中监视截取的图像显示一个类似SCP-1529外观的个体出现在████████ ███████, ██████附近的峰顶。由于██████政府已经下令禁止攀登,其威胁程度十分微小。对███████ ███████的空中和卫星监视将定期进行直到能够建立永久监视站为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