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30
AnimalHome.jpg

SCP-1530.

项目编号:SCP-1530

项目等级: Euclid;前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30目前被收容于距Site-30一百二十米远处。SCP-1530(20x20m)的边界被三米高的铁丝栅栏包围。其被标识为政府财产以劝阻闯入者。安装强制入口的申请还在审核中。

4/20/78,SCP-1530-2和-3被分别收容于对人型收容室。许可的家具仅是寝具,SCP-1530-2和-3提出的任何要求都可被提交至首席研究员Reich以供考量。两个对象出现任何痛苦状况时都需对其使用镇定药物。访问只能通过D级人员进行,且必须被两名Level 3权限人员批准。SCP-1530-1目前被提供生命支持设备与医疗看护。

描述:SCP-1530是一所位于[数据删除]森林的废弃两层建筑。其外部状况十分破损,饱受腐蚀而长期无人维护。所有的进入通道都被阻塞,难以进入。

SCP-1530偶尔会从内部发出各种响声。当这一情况发生时,其前门和窗户会不断快速打开又关上。以下是记录到的声音:

  • 狗的吠声和嗡嗡声
  • 家猫的嚎叫
  • 玻璃和木头之类的物体被砸碎的声音
  • 大约40到50岁男性的尖叫和咒骂声

在搜索D-2934的过程中基金会发现了SCP-1530。在进行了与SCP-████相关的实验之后,D-2934的携带的追踪仪显示其进入了SCP-1530并在进入大约16s后立即停止发送信号。与D-2934进行对话的尝试都失败了。

附录 1530-B:在SCP-1530的活跃期,安保人员注意到SCP-1530的前门没有打开。之后又发现其前门没有锁上。因此特工 Bertke和特工 Montalvo被派遣进入其中。

<记录开始: 2:24 pm>
Reich博士: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特工 Bertke:明白。
[特工Bertke和特工Montalvo进入客厅,在其左侧有一出楼梯,在走廊右侧可以看到推定是卧室的房间,特工们边准备枪械一边靠近。]
特工Montalvo:到处都有灰尘,盖满了地板,家具,一切。所有的东西都很长时间没被人碰过了。
特工Bertke:家具看起来很老,60年代的东西……嘿,████。
特工Montalvo:嗯?什么?
特工Bertke:那有干掉的血迹斑点,在楼梯旁边。差点没看见,看起来像是有人忘记擦掉自己的痕迹或是什么的。
特工Montalvo:真的?谁不期望在这他妈的鬼屋里找到点血迹呢?
控制中心:特工们,请继续移动。
[特工Bertke和特工Montalvo进入客厅,犬吠, 咳嗽和砍东西的声音可以被听到。]
特工Bertke:这他妈的是啥?有一只猫和一只狗,我想?它们……坐在那里。
特工Montalvo:小心,这里有个人——噢,见鬼。
[D-2934出现并在皮肤上带有大量严重的抓伤和撕裂伤,特别是在脸上。一只家猫和家犬站在其上,同时也受伤了。]
D-2934:哈哈哈,你们终于出现了!欢迎来我家!
<记录结束:2:27 pm>

SCP-1530-2.jpg
SCP-1530-2

修订版描述(4/18/90):SCP-1530-1是一名大约五十岁的白人男性,曾是D-2934。他被发现眼部和胸部严重受伤,生殖器严重受损,嘴唇多处撕裂。所有这些伤都来自于SCP-1530-2 和SCP-1530-3。 SCP-1530-1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但是被活着发现在SCP-1530中。目前SCP-1530-1在基金会监管下恢复,并且被认为有妄想症。

SCP-1530-2是一只雄性斑纹1猫。SCP-1530-2主要由两处伤:腹部大规模撕裂,露出腹腔。以及SCP-1530-2嘴唇缺失。其也表现出异常的解剖学特性,特别是在伤患处附近。这包括下颌骨增生,胸腔和腰椎也是同样大量增生。其也缺少尾椎。异常区域的肌肉组织符合其异常,其前锯肌,背阔肌,咬肌和颧肌有明显改变。

SCP-1530-3是一只雌性小猎犬,家犬的亚种。其伤患包括眼部抓伤和生殖器附近的割伤,这些伤患处都已失去功能。SCP-1530-3的异常之处在于其没有肺和肝脏。这两处器官的缺失并没有影响其存活。

SCP-1530-2和SCP-1530-3的伤口不会愈合,造成持续的痛苦。SCP-1530-3行为十分极端化,其会对人表现极大敌意几分钟后突然变得胆小。SCP-1530-2也是如此,会在对外界冷漠和敌意之间变化,但是只有SCP-1530-2愿意与人交流。这通过其用爪子刻字完成。

访问记录 1530-B:这是在SCP-1530-3的智能被发现之后进行的访问。

<记录开始, 6:30 pm>

特工Mode:你们为什么攻击那D级人员。

SCP-1530-2:很简单,真的。他十分危险。

特工Mode:那么是他伤害的你和SCP-1530-3吗?

SCP-1530-2:[3秒停顿]是的。是他。他伤害了我们,他杀死了Sharon.。他伤害了我和Willow。

特工Mode:Sharon是谁?

SCP-1530-2:她喂养了我们,我们是她的家人,仅有的家人。她不求回报,她只想有个伴。她是最仁慈的主人,我们遇到的唯一的主人[SCP-1530划去了这个词]……额,我感到不舒服,不必再恭维她了,我想念她,就这样。

特工 Mode:好吧,那你知道“Sharon”在哪吗?

SCP-1530-2:我毫无线索。当他闯入时,我们很忙,没有看见他如何处置的她。我才他把她放到了楼上。

特工 Mode:谢谢你的合作。如果找到尸体我们会妥善处理的。

[7s停顿,SCP-1530-2扒着自己的肠子。]

SCP-1530-2:请务必要。她需要这个,很多年前就需要了。

<记录结束,6:58 pm>

SCP-1530-2拒绝对上述言论详细解释,那时无法进行其他访问。

附录1530-C:SCP-153的第二层包括各种农家常见家具的碎片。在卧室的壁橱里发现了难以辨认的女性尸体,其持一本包含多个日期和条目的日记。

2/1/197█
今天很冷。我老是觉得有什么从森林中走来,来火堆旁一起吃饭。寒风挠着玻璃窗。但在我经历的这一切之后,我不在乎了。我有了一个家,只要我好好照顾,它会一直在我家的。

2/2/197█
这信封中有说明:从那些狩猎我的人那里带来的工艺品。我想我已经去过那里又回来了,是吗?
现在,我终于决定用它。这是个很长的仪式,但是创造两个生命不是什么麻烦。重新学会怎么说话感觉会很不错。

3/7/197█
它们的名字是Salix和Willow。一个狡猾敏捷,另一个傲慢,却一直跟着我。
Salix认为我是“让我嘲笑的长胖的前妻”。也许我给别人以很老的印象。我会好好解决这个问题的。
Willow很安静。让我想起自己。该死的怀旧情节,总是跟着我。

3/21/197█
它们什么也不想做。它们提醒我需要喂它们了,但是他们其余时间都独自度过。我让它们好好享受自己的时间,他们最终会厌烦的。
我真心希望这不会以它们中的一个变得像是Ashton那样告终。全靠他自己,独自在山洞中,顽固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只是不停打游戏。
顺便一提,别看仪式的每月的回放再现,这是为了保持它们的奴役,我确认这对它们有好处。

3/29/197█
我刚刚才发现:它们都为我订了几百条规矩。我正在转变。物理接触,情感障碍都消失了,从死亡中诞生的子嗣。希望这些改变能让一切更轻松。

8/30/197█
天空很亮。在外面散步,树木弯下腰向我打招呼。很高兴见到Willow享受这阳光,但是Salix在我身旁闷闷不乐。看见外面如此美好,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不能融入其中。
…它们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找到我。我怀疑它们觉得我死了。

9/13/197█
我没时间写,它们在外面等我。一次远足,我们计划了一次远足。

10/28/197█
今天很冷。它们都在散发着温暖的火堆旁睡着了。寒冷在敲打着窗户,但是我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以下文字的笔迹变得僵硬。

一个穿着橘黄色带数字衣服的男人从森林中走来,他闯入了我的生活。
他很害怕。害怕,迷失,和孤独。
他就是以前的我。
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他杀了我的原因,知道了吗?我放弃逃跑。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杀了他,知道了吗?他还没有丧失希望。
但是现在,我很抱歉。
我很抱歉我们从未住在一起
我很抱歉为了它们离开你。

在笔记的反面写着:

致狩猎者,如果他们找到了这个:
随便你们想做什么。别伤害Salix和Willow,你们的特工已经伤害了它们,至少我很确信它们会回报他。
你们追捕杀死了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我试图为我自己制造普通的生活,但是你们仍然跟着我。你们到底想要我怎么样?要我们怎么样?不是所有我们这样的人都仅为自己使用力量。贪婪不是我们的共同点。
去你妈的收容,你们偷走了自由。你们撒谎。你们摧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