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34
1534%20pic.png

飞行中的SCP-1534-1

项目编号:SCP-153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534-1被收容于顶部附带有附加加强型挂锁的的一个大型禽类收容笼。由于SCP-1534-1展示出极高的记忆力和学习力,禁止使用转盘锁或是键盘锁。饲料包括一只整猪或是牛的剔除了所有肉和组织的骨架,且仅在上一个骨架被全部吃掉之放入新的。月末处决的D级人员的骨架可以用作对其表现良好的奖励或是用作实验用途

描述:SCP-1534-1是一只雄性的胡鹫(Gypaetus barbatus),或者叫做髭兀鹰(胡兀鹫),估计其十岁。不像其他的胡鹫,SCP-1534是绿色和棕色的,并且具有高度的智慧,目前能够基本了解对其说的话。其在体型和力量上与其种类的正常个体相似。然而,SCP-1534表现出对非骨架尸骸的厌恶,并且积极地躲避它们。其最喜欢人类的骨骼,但是还是会吃提供的所有种类的骨骼。

SCP-1534-1的羽毛不会自然脱落,无论是整羽时或是在快速移动中。如果其羽毛因为人类干涉而强制被取下,羽毛会即刻变为树叶。树叶与羽毛的形状大小相似,属于已知的植物种类,并且不能将其与普通该种树叶区分开。羽毛的颜色也被保留,绿色的羽毛变为健康的绿色树叶,棕色的羽毛变为枯死的树叶。混合颜色的羽毛将会成为绿叶和孤叶的混合体,颜色分布与羽毛相似。这些树叶除了形成方式以外没有异常,也会如常腐烂。

偶尔SCP-1534-1的尾羽在吃完人类骨架之后脱落,目前关于其原因的实验尚未定论。(见附录-A)落下的羽毛会在24小时内重新长出并不会变为树叶。SCP-1534-1会捡起落羽并将其收集在一个尽可能安全的地方。这些羽毛不会腐坏分解,而是被通过编号为SCP-1534-2的实体所移走。如果主动予以监视,羽毛不会消失。目前为止,每一次都出现了监视失效致使基金会无法长期保存任何羽毛。记录中的情况有,门或是容器被打开,障碍物被移开,设备被关闭或是破坏以及守备人员分心。据此,推测SCP-1534-2是不可见且无形的。通过复杂的一些方式使守备人员分心也表明其至少有人类级别的智慧。

SCP-1534-2曾几次试图破坏SCP-1534-1的收容,包括一次成功的突破收容但是被工作人员重新捕获。尽管两个实体都希望SCP-1534-1自由,其都没有对基金会人员展示过敌对行为或意图。SCP-1543-2被认为制造了几起其他SCP的收容失效以收集SCP-1534-1的羽毛,但是这些收容失效都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害或伤亡。

SCP-1534-1会对去SCP编号和任何语言的“骨”做出回应,并且似乎能够分辨其编号和其他的单词的区别。其通常冷静而耐心,通过其对靠近收容的人类打招呼显示出其喜欢人类的出现。其对其他的动物并不感兴趣,除非被挑衅或威胁,其不会与动物互动,目前SCP-1543-2没有试图与基金会人员直接接触。尝试联系SCP-1534-2的尝试正在进行中。

在一份关于在加拿大█████████发现了异常鸟类的报告之后,SCP-1534-1被基金会收容。当地野生动物专家捕获了SCP-1534-1并在尝试拔下其羽毛以记录时发现异常。基金会工作人员已对其执行C级记忆消除并用一只正常的胡鹫掉了包并编造了一个关于逃跑的非法外来宠物的故事来掩盖真相。

附录 A:实验表明SCP-1534-1在食用或者的人类的骨头或是食用在死前已经被食用了骨骼的人类时掉落羽毛。羽毛几乎一定在食用了一个最近死亡的人类的骨骼之后掉落。掉落率与死亡时间成反比,在死亡三年以上的骨骼就不会引起落羽。

附录 B:██/██/████,又一次羽毛搜集之后,一封被认为是SCP-1534-2所写的信在SCP-1534-1的收容中被发现。一开始认为本信为英文书写直到会多种语言的人报告他们注意到这封信是以其最擅长的语言书写的。自此,注意到本信会根据读者最擅长的语言不同而发生改变。

我想要回那些骨头和其他的,我想他。另外,你们能喂他多吃一点人类骨头吗?其他的同事有一点工作过度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