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41

项目编号:SCP-154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1541-1的位置和性质,目前的收容措施包括將公众對G34.3天体的研究方向改至SCP-1541-1目前不在的区域。同樣,目前正在努力防止關於乙醇雲(ethanol cloud)逐漸縮小的消息傳播。负责SCP-1541的研究人員被允许通过SCP-1541-2对SCP-1541-1作出回应。出於安全和向公众保密的因素,目前被安排到SCP-1541的所有研究人員一旦與SCP-1541-1交談,都應該報告並試圖勸阻SCP-1541-1提出的任何返回地球的欲望。所有初次接觸區域內的所有即時通訊服務供應商都将被监控以防SCP-1541-1联系其最初追随者的其他后代。

除此以外,为了拦截和监控SCP-1541-1的通讯和促进其和当前的研究团队的交流,SCP-1541-2应当被保持在可以工作的条件下并被始终供能。所有的交流都将被记录部门(Records Department)记录。

描述:SCP-1541-1是一个目前位于天鹰座G34.3乙醇云的实体。其声称自己是[已編輯]神的物质化身。大约一百年来,其一直试图联系其原来的追随者的后代。SCP-1541-1目前表现出对酒精的偏爱和狂躁症症状。

SCP-1541-2 是一个 [已編輯]牌的移动电话,其电话号码在发现和收容时分配到基金会控制的通讯网络中。SCP-1541-1以未知方式(SCP-1541-1否认持有通讯设备)送来的信息的记录被记录部门统一注册编号以备再次浏览和研究。

SCP-1541和SCP-1541-2最初是因为密歇根州的█████████的Amanda ███████的报告而引起基金会注意。SCP-1541-1和SCP-1541-2最初在一名假扮成[已編輯]电话公司的技术支持代理员的基金会职员的访问中被发现,之后基金会信息分析员到达。她声称她从一个认识她曾祖母Elisabeth ███████的人那里收到了骚扰信息。她的曾祖母在最初的通讯时已经逝世了快二十年。对方要求她完成一些仪式。针对移动电话消息记录的分析证实了她的说法,并且发现了不属于已知任何体系的二十七个字母。目击者的记忆已经被消除,她目前处于基金会的监视下以确定是否有进一步的通讯。因为同一理由,机动特遣队-Tau-17目前在监视其他SCP-1541-1追随者的后代。

查阅文件 SCP-1541-T1以阅读最初的通讯中的值得注意的信息。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信息都是以短消息通讯服务(SMS)的格式发送的,目前被尽量精确地转录为标准访问格式以便保存。

文件 SCP-1541-T1:

前言:以下是SCP-1541-2上储存的在基金会职员到达前三天的SCP-1541-1和Amanda ███████之间的短信。

<记录开始>

SCP-1541-1:哈哈哈哈~囉美女!

Amanda ███████:嗨?這是誰?

SCP-1541-1:我是那伟~伟大的[数据删除]

SCP-1541-1:你愿意在我面前脱光吗?

Amanda ███████:噢,我的上帝。是Gabs把我的电话给你的吗?

SCP-1541-1:我不认识这个‘GABS’。我搜索了整个宇宙的电气流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和你交谈。

Amanda ███████:伙计,我想你发错号码了。请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

SCP-1541-1:不可能。你不是AMANDA ███████, ███████家族最年轻的一人???

Amanda ███████:不要,對我,傳訊息。

SCP-1541-1:就!是!你!噢歡樂的一天~

Amanda ███████:…你不肯停下是吗?

Amanda ███████:听着混蛋,今天够糟了,我不想再看到你的短信。

SCP-1541-1:啊……就像伊麗莎白一樣。火爆又粗鲁。

SCP-1541-1:为什么你的家族在这几百年来没有进行血与酒的仪式?

SCP-1541-1:你应当敬畏我!在[数据删除]之火之前屈膝。向着夜空展露你的肉体,让我取悦!

Amanda ███████:我要打给警察了。

SCP-1541-1:你说的警察是什么?

SCP-1541-1:哈罗?

SCP-1541-1:警察是他妈的什么?

SCP-1541-1:嗷,每次都是这样!你们总是忽视我。我一天天变得虚弱。

SCP-1541-1:我很抱歉,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刚刚发疯了。原谅我。

SCP-1541-1:哈罗!~~

SCP-1541-1:Amnda?

SCP-1541-1:Amanda???

研究记录:SCP-1541-1在之后的四十五分钟内发了五十七条这样的短信。不断重复该女士的名字和使用标点。后来,(从第二十八条开始)经过语言部门的鉴定,发送的是古巴比伦咒骂语和各种威胁。最后,从第四十三条开始,不断地恳求完成上述的仪式。

SCP-1541-1:好吧,你这个小贱人。我用你的信仰打赌耶和华操过你。

Amanda ███████:上帝啊,快停下。

SCP-1541-1:我他妈的就知道是这样!

Amanda ███████:你他妈的有什么毛病?离我远点!

SCP-1541-1:你就像其他每个人一样。我打赌[已編輯]根本不必麻烦,只要派一些青蛙就能操了你!

SCP-1541-1:你知道吗,你可以跟着你那该死的耶和华。我会找到新的追随者。我不需要你,贱人。: P

研究笔记:大约三小时之后SCP-1541-1再次尝试联系Amanda ███████。

SCP-1541-1:听着,我很抱歉叫你贱人,我刚刚喝醉了,并且很寂寞,可以和我谈谈吗?

SCP-1541-1:除了你之外我别无所有。

Amanda ███████:哦,他妈你别再给我发短信了!

Amanda ███████:我已经要求这么做三次了。我的生活不需要這玩意了。

SCP-1541-1:好吧,操你妹。

Amanda ███████:去地狱吧蠢货。

SCP-1541-1:也许我会的

SCP-1541-1:在我喝完这杯之后。

<记录结束>

结语:没有更多有关SCP-1541-1与其最初的联络者的信息被记录,并且SCP-1541-1在此后四天内没有再次尝试联系她,当时SCP-1541-2已在基金会的控制下。SCP-1541-1哭述了它无法联络它最初的追随者的情况,并马上试图强迫三位SCP-1541的负责研究员进行祈祷仪式。所有完成这些仪式的请求均被拒绝。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