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54
lotrfuel.jpg

回收后的SCP-1554,SCP-1554-A-1在前景。注意附加的标签。

项目编号:SCP-155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54将被收容在一个防火的安全级别收容柜中,位于Site-629的异常媒体翼区。所有测试必须在Walters博士的监督下进行。所有的SCP-1554-A的产生物都都必须一件一件地按照下列要求收容。

  • 可植物状的个体将被收容在Site 629的温室中。所有SCP-1554-A产生的动物状个体必须在测试之后安乐死,解剖分析。
  • SCP-1554-A产生物样品应置于Site 629的档案室,如果其没有威胁的话。
  • 没有生命的个体将按照下列要求处置。所有金属个体将被熔化成小块。

所有测试都必须在装备有无水灭火系统的房间中进行。任何情况下都禁止对SCP-1554进行使用火焰燃烧的测试。

描述:SCP-1554是一本《护戒使者》,作者是J·R·R·托尔金,该书由██████出版社出版于1969年。SCP-1554保存状况差,有几页被用钢笔,铅笔和蜡笔做了记号,后面的章节受到中等的水浸损伤,以及章节“进入汤姆·庞巴迪的家”全部不见。

SCP-1554自身可以通过引力作用移动到最近的平坦,干燥的平面。直立放置,且打开至最前的未受损的页面。破坏SCP-1554的任意一页会产生SCP-1554-A个体。SCP-1554-A是从损伤页面中形成的个体。SCP-1554-A个体种类多样,取决于损伤页面的方式。水浸伤害会产生“类生物”个体。撕裂页面会产生一种小巧的能自我修复的显示《护戒使者》中的景色或角色的结构。在页面上做记号会产生无生命的,破损的物品,比如布料或者武器。此外,燃烧页面会造成随机的方向的引力提升到大约██G,总是造成几起严重的受伤,同时对其半径5米以内的物品和人员造成伤害,包括SCP-1554本身。通常,在灭火以前,SCP-1554引力异常会一直持续。

附录:对SCP-1554的实验产生的个体样本记录

cowfuel.jpg

SCP-1554-A的失败实体。由于同时进行标记损伤和水损伤而畸形。

使用页面:无;封面已经破损。
损伤SCP-1554方式:使用毡尖笔在封面上画一个“X”形。
SCP-1554-A的结果:没有反应。

使用页面:序言,“Concerning Pipe-weed”,第8页。
损伤SCP-1554方式:倾倒5毫升的水。
SCP-1554-A的结果:SCP-1554-A-4是一种类似黄花烟草(Nicotiana rustica)的烟草属植物。分析表明其尼古丁含量较低。在燃烧时,其产生了大量的烟雾,被描述为“闻起来有些甜,很普通。”

使用页面:第一卷,第一章,“盼望已久的宴会”(A Long-Expected Party),第27页。
损伤SCP-1554方式:用2号铅笔划掉这一页。
SCP-1554-A的结果:受损页面转化为SCP-1554-A-10,一个大型的火箭形的烟火。由于反担心损伤使其变得不稳定,SCP-1554-A-10被移至一个排爆区进行处理。其被引爆但没有任何异常。

使用页面:第二卷,第五章,“凯萨督姆之桥”(The Bridge of Khazad-dûm)。
损伤SCP-1554方式:撕裂第265页。
SCP-1554-A的结果:SCP-1554-A-21是一个有生命的样本,其原型我们相信是这个章节中的Balrog(魔戒炎魔)。SCP-1554-A-21在出现时处于燃烧状态,并且被立刻遏制以防止损伤SCP-1554。灭火措施采用的水导致了15个新的SCP-1554-A个体的产生。之后无水灭火系统被安装使用。

事故1554-7:

SCP-1554被D-1554-7,一个纵火犯,私自带入收容室的打火机点燃。之后,D-1554-7被扔向收容室的北墙,并且报告随着SCP-1554的燃烧其难以移动或者呼吸。D-1554-7被要求翻动SCP-1554以灭火,但因为引力异常,D-1554-7没能做到。灭火系统启动。D-1554-7死于灭火过程中制造的无氧环境。

附录:以下文本被发现在SCP-1554属于█████大学图书馆时的借出记录卡的背面。该卡附有一条线以作为书签使用。

好吧,我受够了。

受够了你们一点一点撕下这本作品。我已经忍受够了。你们不了解伟大的托尔金。他是英文文学的天才,如果你们他妈的再敢损害一页,会有报应的。你们摧毁得越多,你们就创造得越多。

文学是艺术,尊重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