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70
scp1570.jpg

SCP-1570的投影,MTF特工B.Medved和C. Ruth,以及其他不知情的平民

项目编号: SCP-1570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关于如何完全收容SCP-1570的研究正在进行中。目前的措施已经能够相当成功地控制游行示威和防止其曝光于公众。自从1992八月 17号最后一次修订收容措施之后,只有15起事件需要机动特遣队Gamma-5介入以掩盖SCP-1570的存在。

机动特遣队 Iota-0 “磨圆尖角”("Circle the Squares" )的成员将始终与加利福利亚的圣弗朗西斯科,德克萨斯州的奥斯丁,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以及墨西哥的提华纳等城市的地区议会保持联系。同时还要与Burning Man狂欢节的组织者保持联系。以此来影响Site █3000公里范围内的“反主流文化”示威游行的规律性出现。这是为了使SCP-1570所控制的示威活动迁移到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或者至少不会被公众报道的地方。在机动特遣队Iota-0作业的区域,每月至少有一起经组织的在监控下的被认为是公众游行混乱的事件发生。如果当地政府不授权进行必要的作业,特遣队队员将被授权继续作业,并且免于指控。

SCP-1570本身被收容在Site █的医学翼区。每三个月,工作人员必须清洗一次SCP-1570,并为其换上当前流行颜色的为40到60岁女性提供的加大号服饰,饰品也应被穿戴上。

描述: SCP-1570是Marjory Dornmann的尸体,Marjory Dornmann 是一位在1989年七月21日逝世的白人女性,享年61岁。她死后,尸体并没有自然地腐烂,仅在表面出现类似于尸斑的僵硬情况。

尸体长约1.68m。尽管没有明显的质量和密度丢失,但是现在尸体仅重45千克。

SCP-1570能够不借助任何反射面自发地投射出其本身的三维影像,同时投影的位置与SCP-1570的位置没有明显联系。目前最大的投射距离是在██/██/████观测到的4331公里,与该地点当日发生的异常情况相符1。这些投影通常都是静态的,也因此通常被投射到人口稠密的都市中。也有少数情况投影是移动的。(见事故报告 1570-07 “密歇根飞翔的布鲁赫族人” "Mexican Flying Brujah",那就是一个投影移动的例子。)

这些投影是无形的,在发生物理接触时会散掉,之后其倾向于在附近再次出现。投影通常会展示出比SCP-1570当前穿着体积上小一立方米的衣物或物件。虽然没有发现阻断投影的方式,创造理想的环境以吸引SCP-1570的注意力能够防止其被轻易地发现和报道。

1989年7月22日的警方笔录副本:

P████警官: 你最后和你母亲说话是什么时候?

Beatrice Dornmann:昨晚,大概九点。我们出去吃晚餐,我给家里打电话看她是否一切都好。她告诉我她正在看另一卷录像带。

P████警官: 通话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

Beatrice Dornmann: 不,没有。她有这爱好,她爱录下那些无聊的日间脱口秀后一遍又一遍地看。她那时正在看一段Geraldo的"Men in Lace Panties and the Women Who Love Them" (“穿花边女士短裤的男人们和爱上他们的女人”)。那是她的最爱之一。我们回来的时候她正斜在躺椅里盯着测试图案2看。我关上了电视因为我觉得她睡着了。

P████警官: 她的眼睛是睁开的吗?

Beatrice Dornmann: 是的,但是她常像那样睡着。当我第二天下楼时,电视机又是开启的了,她正在录Morton Downey Junior。当我问她早餐想吃什么的时候,她没有回答。之后,我们打电话报了警。

在基金会在当地停尸间回收SCP-1570之后, Edward和Beatrice Dornmann被从拘留所中放出,当地警方关于杀人案的调查也被要求停止,记录被擦除。Dornman一家被迁移到SCP-1570的作用范围以外。

附录: 关于SCP-1570行为的分析显示其倾向于去“观察”人口稠密地区的社会活动,特别是公众游行能被公众标准定义为“混乱嘈杂”的事件中。这类狂欢活动的资本化运作使该现象能够被控制且避免影响到公众的常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