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77-JP
scp-xxxx-jp.jpg

回收的SCP-1577-JP照片

项目编号:SCP-1577-JP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1577-JP应收容在Site-8102的标准生物收容单元中。每天早上7:00,由自动装置向收容单元内投放3kg牧草,装置内部需至少准备10kg牧草。为防止发生事件1577-JP,禁止以牧草以外的食物饲喂SCP-1577-JP。

为避免事件1577-JP的影响,负责人员需服用W级记忆强化药剂,并且应每天检查SCP-1577-JP的状态。一旦发现自己与除负责人员之外的任何人在“吃草的牛”的概念上存在认知差异,须立即向负责博士报告。

描述:SCP-1577-JP为一种具备Ⅳ级信息改变能力的实体,外表为不进行睡眠的荷兰乳牛(Bos taurus)。SCP-1577-JP具备替换两个名词的含义以维持“吃草的牛”情况的能力,(以下将该种替换指定为为事件1577-JP)。但是,仅有“吃草的牛”这个短句不受事件1577-JP的影响。以下为其中一例:

  1. 令SCP-1577-JP摄食胡萝卜。
  2. 不使用牧草而是胡萝卜饲喂时,即发生事件1577-JP,其特征是“胡萝卜”的概念变成了牧草,而“牧草”的概念变成了胡萝卜。
  3. 此后胡萝卜将被视为牧草,而牧草被视为胡萝卜,直到SCP-1577-JP被投喂胡萝卜以外的食物。

不受事件1577-JP影响的地点不存在,受到影响的人同样无法察觉概念变化。目前已经确认自SCP-1577-JP不再是“吃草的牛”开始经过约1小时的缓和期后发生事件1577-JP。事件1577-JP的影响可通过A级记忆删除消去,同样可采用W级记忆强化预防。

附录1:SCP-1577-JP是基金会在2018年9月1日实施的对一与日本生类创研相关的组织(以下将其指定为GoI-8101-16)的地下研究设施的袭击时发现的。一般认为SCP-1577-J是由GoI-8101-16所属的研究员管理,但在进行袭击前被放弃。以下是从该设施中回收的文件的节选:

2018年8月28日

有两天时间,我无法与一直在协商转移样本的异常艺术家[数据删除]取得联系,接到这一消息以后派人去访问了他的住所,发现他在起居室因脑梗塞去世了。已约定转让的样品目前被回收,我需要负责的是其中那头一直躺着的奶牛的研究。据人员报告说宅子附近的牛棚上似乎挂了写着“吃草的牛”字样的招牌。虽然说牛棚内的土壤足够,可奶牛却处于轻度营养不良的状态。虽然说发现它口中和胃内容物有少量的牧草,但不清楚为什么不躺在草上。

2018年8月30日

奶牛并没有横躺的动作,在饲养区内投放了牧草,而且试着往它嘴边送牧草,可是它不吃。因为没办法就给它喂了胡萝卜,结果一点也没问题地就躺下了,难道说是自身的喜好?

2018年8月30日

我弄清了那头奶牛的性质。那是一种忠实地遵守招牌上“吃草的牛”这一自我定义的牛。但是令人害怕的是我们居然没注意到“胡萝卜”和“牧草”的概念被交换了,不过很幸运,具备记忆改变能力的稻子的临床试验正在同时进行。今后,有必要从那边的研究小组借来稻种的样品进行研究吧。我决定马上交涉一下。

2018年8月31日

同事给や-0443起了“花子”的名字,虽然觉得这是在胡闹,但是这次事件以后已经确认给它命名不会引起概念改变,这样的话就可以放心地给予识别编号了。

2018年9月1日

や-0443(奶牛)忽然倒下了。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它开始吃口中的草,所以我松了一口气。尽管如此,它为什么突然开始吃至今为止没怎么吃过的牧草了呢?

附录2:自2019年9月2日起,基金会在全世界范围内确认到以下现象的发生:

  • 与年龄、人种、性别与其他因素无关的、非特定性的多数人出现营养不良与食物中毒,其中营养不良通过口服方式摄取营养无效。
  • 食用牧草的家畜发生的营养不良。
  • 牛尸体的无法理解的自律行动,有报告称殴打、射击尸体后,会使其恢复到活着的状态。

基金会目前认为事件1577-JP可能是引起上述现象的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