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82

项目编号:SCP-158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82被收容于位于西澳洲的一个收容了蚁后巢穴的3 x 3 x 3的收容室里。由于SCP-1582-1不会离开巢穴,只需两名守卫站岗以防止可能的逃跑情况。使用致命武力被允许但禁止被用于对着SCP-1582-1的大脑,不过鉴于其身材大小和不会离开的特性,这不太可能会发生。

描述:SCP-1582是一名澳大利亚原住民,身体由蜜蚁组成,估计年龄有大约300岁。这些数据是在89/██/██从一只鼻腔雄蚁上取得的。鉴于和其他群落的战斗和洪水造成的迁移,SCP-1582占地面积大约25-75平方米。由于敌对族群的盗窃和将其定位的困难,一定数量的SCP-1582-1个体仍然未被收容。在文件书写时,估计五个部分仍然缺失,包括右手食指,小脚趾,睾丸和鼻腔软骨。

SCP-1582被分为大约40000只不同的蚂蚁,不包括无性征的兵蚁和工蚁。这些携带人类生理组织的独特的个体被称为SCP-1582-1。

SCP-1582-1个体很少冒险来到地面,并且搬运心脏和肺部生理组织的工蚁从不离开超过大脑一米的距离。实验表明,SCP-1582“族群”,不会因为某一生理组织被破坏而死亡。之后,一个雄蚁个体会被从位于腹腔的巢穴派遣去捡起掉落的生理组织。到达之后,工蚁会将生理组织运回腹腔,之后成为贮蜜蚁,直到找回的液体在腹腔中形成一个生物囊,之后会产生一个新的SCP-1582-1个体。也因此,由携带大脑的“蚁后”的死亡造成的后果最可能是带来SCP-1582的终结。

除了眼,耳,鼻和与语言功能相关的一系列器官外,似乎大部分的身体结构都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或者功能。眼,鼻等感觉器官能在2米以内向大脑传输信息,尽管速率低下,但这是一种由工蚁组成的化学路径——具体的机制仍然未知。目前未知其是否能感受到痛苦或者愉悦。

某些SCP-1582-1个体能通过与其他个体的联系而形成能工作的有机组织系统。身体组织和连接到腹腔的有机组织囊是分离的,其底部由工蚁“缝合”在一起。之后身体部分通过上述的过程被回收和循环。

采访记录1582-A:以下是和SCP-1582的采访记录,由其本族语言翻译而来。

Dr. Ortega要求通过扬声器交流。在四分钟中,SCP-1582从族群中组合了适当的器官来组成一个可以交谈的实体。SCP-1582-1舌,SCP-1582-1眼1,SCP-1582-1眼2,SCP-1582-1气管,SCP-1582-1喉,SCP-1582-1咽和SCP-1582-1耳1来到了采访桌上。

Dr. Ortega: 大脑在哪里?

SCP-1582:大脑?你说的是我的大脑吗?它需要在这里吗?

Dr. Ortega: 好吧,它不需要。你能为我们回答几个问题吗?

SCP-1582: 可以。

Dr. Ortega: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SCP-1582: Walang偷走了重要的部分。把我逼入绝境。渗透到队列中,偷走了我重要的部分,这样就算我找到了女人的部分我也无法拥有。我需要那重要的部分。

Dr. Ortega:你在说什么?

SCP-1582: Yortj!

Dr. Ortega:不,你怎么会分成一群蚂蚁的?

SCP-1582::Yortj和mert!唯一重要的东西!把它拿回来!

SCP-1582-1 眼和耳开始在桌子上不规则的移动,所有的个体聚集在一起形成能够交流的组合体。

SCP-1582: Walang,你这胆小的蛇!你无法逃避惩罚!

SCP-1582开始翻动舌头,喉,咽和气管部分。其余部分开始向巢穴运动,访问结束。

附录1582-A:独特的SCP-1582个体被发现在澳洲西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接近SCP-1582个体最初被发现的地方。DNA测试表明,这些族群在1790-1800之间一直在为这些生理组织争斗。鉴于安全收容原SCP-1582的花费,完全一样的群落被铲除。在SCP-1582的要求下夺回了一个鼻腔组织,并在关于SCP-1582的收容工作中达成了协议。

附录1582-B:雌性SCP-1582-1个体在原发现地的附近被发现。似乎雌性SCP-1582拥有原SCP-1582的睾丸,并且以此来创造新的SCP-1582蚁后。这具体是如何实现的仍然未知,进一步的研究或者处决正在等待站点主管的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