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02
1602.jpg

测试1602-3中的SCP-1602。

项目编号:SCP-160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因其异常仅在摊开时发生,SCP-1602在未被测试期间必须被折叠至少5次后收容。在将SCP-1602拿出清洁时,不少于三名人员要在场。当前将其收容于存储站点-49的标准收容锁柜内。欲进行更多测试的研究员须事先书面向一名3级人员进行申请。

SCP-1602-B个体将在研究员进行足够多记录后被安保人员处决。尸体将被保留储存。

描述:SCP-1602是一塑料浴帘,上有风格化的海龟图案。若将其摊开放置于有一名人类对象存在的房间内,SCP-1602将进入活跃。在活跃开始后,SCP-1602背后将出现一包含SCP-1602-A的超维空间。此现象在SCP-1602被安装在墙或其他固体前方时也会发生。在活跃开始的5到30分钟后,模糊的光线会从SCP-1602后约3米处传来,在帘布上映出SCP-1602-A的投影。SCP-1602-A会短暂保持静止,之后从SCP-1602中出现,接近对象。以D级对象进行的测试前心理咨询发现SCP-1602-A的形态与对象的心理不安感有关(参见实验记录)。

若这一过程中有其他对象进入房间,SCP-1602-A和其存在的任何痕迹将立即消失,SCP-1602会回到非活跃状态。若不加干涉,SCP-1602-A会抓住对象并将其拖入SCP-1602后。SCP-1602-A能以非致命方式追赶、压制并制服对象。一旦对象被拖入帘后,SCP-1602-A会将SCP-1602放回原位,SCP-1602将回到静止状态,SCP-1602-A和被抓的对象将一并失踪。

在10%的D级人员测试中,被抓对象会毫发无损的重新出现在SCP-1602后,对被劫持期间没有记忆。其余测试中,SCP-1602会在对象失踪的10到60分钟后自发开始活动,生成一个SCP-1602-B,外形与最近的SCP-1602-A一致;但在被其他人员观察到时不会消失。SCP-1602-B能被常规枪械轻易处决,但SCP-1602-B几乎不会做出可见活动。

SCP-1602于13/08/1988回收于南达科他████████的一家酒店内。在最初的收容任务中,基金会外勤特工在酒店房间内发现一SCP-1602-B,推测其为独立异常。SCP-1602-B被编为SCP-████,任务被视作成功完成。但这之后基金会情报拦截到同一酒店再次出现“怪兽”报告,在更彻底的检查后发现了SCP-1602。

实验记录:

测试1602-5
对象:D-1602-5,20岁的白人男性。在与咨询师Dr. ██████的谈话中,对象承认他曾强迫自己的女友堕胎。对象对此事感到十分后悔。
程序:SCP-1602悬挂于测试间中央天花板上的塑料杆。对象被指示绕SCP-1602行走,在其进入活跃后观察其另一侧。
结果:SCP-1602在5分钟后进入活跃,和之前测试一样。对象注意到有模糊灯光从帘后射来,开始行走查看。对象报告一旦其看到另一侧,SCP-1602立即回到了非活跃状态,灯光消失,无法从SCP-1602的另一侧看到。没有其他异常活动出现。

测试1602-6
对象:D-1602-5,同上
程序:SCP-1602悬挂于测试间中央天花板上的塑料杆。对象被指示站在原地,只观测这一侧的SCP-1602。
结果:SCP-1602在约5分钟后进入活跃。10分23秒后,一个小型的模糊投影出现在浴帘底部。SCP-1602-A(SCP-1602-A6)在3分钟后出现,外形为一全身是血和胎垢的新生儿的SCP-1602-A6从浴帘底部爬出,向对象靠近。

在看到SCP-1602-A6后,对象开始大叫并后退,失去平衡倒在地板上。另有数百个SCP-1602-A6个体继续出现;大部分与最初的个体一直,约有22%的复制体仍连着脐带。SCP-1602-A6群体行动聚集到对象身边,对象试图还击但被SCP-1602-A6压制,随后被拖入帘后,其余SCP-1602-A6一并退回。

一个SCP-1602-B6在15分钟后出现。尸检发现其解剖结构同于普通婴儿,但其内部器官被填满活体的蛆。蛆样本被保留储存。
额外:SCP-1602-A6留下的血和胎垢痕迹在研究员进入后全部消失。
笔记:同时出现多个SCP-1602-A说明其为SCP-1602每次进入活跃后生成的个体,而非如之前所推论的那样为同一个体呈现不同外形。—Dr. Lindquist

测试1602-7
对象:D-1602-6,33岁的西班牙裔女性。对象有贪食症和自我形象紊乱史。
程序:SCP-1602对着墙摊开放置,中度贴合墙壁。
结果:对象在SCP-1602进入活跃后表现出高度紧张和恐惧,重复地说“我做不到”。此种表现持续到SCP-1602-A7出现,此时对象开始撞击另一侧的墙壁并不连贯地大叫。

SCP-1602-A7拉开浴帘,露出墙上一此前不存在的圆洞。SCP-1602-A7与对象在身高和人种上一致,但似乎没有肌肉组织,皮肤贴附在骨骼和韧带上。虽然没有肌肉,SCP-1602-A7仍具有高度灵活性和力量,用关节抓住对象并将其拖入帘后。

SCP-1602-B5在5分钟后出现。SCP-1602-B5被发现在啃咬自己的身体,其下颌大幅拉伸但没有发出声音。研究员在观察4分钟后呼叫进行处决。尸检被认为没有必要,因SCP-1602-B5已经撕下大部分皮肤,确认其内部没有肌肉。SCP-1602被取下后,发现墙壁状况与测试开始时一样。

测试1602-8
对象:D-1602-7,58岁白人男性。之前对象曾为财富500强企业████████的高级别员工。在测试前数周对对象进行咨询的Dr. ██████注意到对象因投身工作反而疏远了子女和前妻,对此感到挫败。
程序:SCP-1602被摊开放在地上。
结果:SCP-1602的水平放置没有影响其效应,活跃在标准时间后开始。SCP-1602-A8从其后出现,从地板上一个之前不存在的圆洞内爬出。SCP-1602-A8外形为一小丑穿着松散的带点波尔卡服。其身体似乎为人类,但其头部不成比例的巨大且是由混凝纸浆制成,面部眼睛所在位置被切除。测试中眼睛处的洞一直在往外涌出反光物质(之后确认为普通彩纸屑)。

测试中首次发现SCP-1602-A发出声音,虽然其并无可见发音方式。-1602-A8 缓慢接近对象,反复表达出要“玩”并鼓励对象“放松生活”。对象试图和SCP-1602-A8进行对话,对其性质提出问题,伴随大量侮辱。

在对象被抓走34分钟后,SCP-1602-B8被生成,在房间内极度紧张地来回走动。和SCP-1602-A8一样,该个体也会发出声音,但大部分所说话语是要求见到Dr. Lindquist并询问其自身性质。

下面是SCP-1602-B8和Dr. Lindquist进行的交流。

测试1602-18
对象:D-1602-21,46岁的非洲裔美国男性。对象不配合进行心理咨询,发现其有贫困史。
程序:对象被给予一把常规枪械,在防弹测试间放置SCP-1602。
结果:SCP-1602-A表现为一瘦弱的老年黑人男性,穿着重度破损的冬衣。对象开火打光多个弹夹,没有对SCP-1602-A造成可见影响。对象如预期被抓住。SCP-1602在2小时内没有活动,之后对象重新出现,似乎没有受伤且明顯潮湿。在被询问时,对象称他没有被劫持,仅仅是洗了个澡,描述其经历为“愉悦”、“清洁”。

测试正在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