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09
chair.jpg

SCP-1609在被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获取前

项目编号:SCP-16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09由于其难以从其原始位置运走而被放置在存储Site-08。SCP-1609被放置在Site内的一个特殊设计的围场内的花圃内,花圃上将种植一系列令人愉悦的鲜花和植物。SCP-1609被用作花圃的覆盖物1。花圃将被普通的照料,且任何参观围场的参观者必须赞扬花圃的美丽,特别要强调对其覆盖物的赞扬。

SCP-1609应定期从其花圃上移走以用木头,金属和防腐织物进行修理。人员应在为该目的移动SCP-1609前宣告其意图。

被指派给SCP-1609的人员应穿便衣以防止来自SCP-1609的意外暴力反应。SCP-1609收容区域周围半径200米之内不得带入有发电机的物品。任何进入Storage Site-08的人员都不得有之前与GOC交往的历史,或持有与其相关的物品。

若发生SCP-1609有暴力反应的情况,所有人员应撤离附近区域并用内部扬声器通知site的工作人员。若发现SCP-1609出现在其收容区域外并有暴力行为,工作人员应摆出顺从,无威胁的姿势。正式服装,诸如夹克、实验室外套、防护服、连身衣,特别是身体护甲应尽量移除以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且任何有能力伤害SCP-1609的武器应马上被丢弃。工作人员应要求SCP-1609回到其收容区域内,但不得试图威胁或指挥它。

若SCP-1069离开了存储Site-08,特工应立即出发搜寻周围的区域以寻找SCP-1609并尽可能回收它。当前的没有完全阻止SCP-1609突破收容的办法;当前的收容措施集中于鼓励SCP-1609停留在其收容区域内。

描述:SCP-1609,当前,是一堆碎片,由木碎片、家具用钉子、褪色发白的皮革和织物碎片构成,总重量在██.█公斤。SCP-1609的木质部分由橡木制成,钉子用铁制成。

SCP-1609有能力将其整个质量在两点之间进行瞬间移动,其极限未知。SCP-1609一般用此能力将被拆解的部分瞬间组合在一起,不过SCP-1609仍有能力一次性将其整个质量传送走,其中一次其传送距离达████公里。SCP-1609有能力将自己分解开,尽管这很罕见。从SCP-1609上移走的部分仍旧显示出SCP-1609所拥有的属性。SCP-1609拒绝任何试图将其移出存储Site-08的范围,并自行瞬间移动回site内。尽管如此,项目之前曾传送出存储Site-08以进行检查并在随后返回,尽管这在其处于基金会监控下之后只发生过█次。

SCP-1609某种程度上是有感知的,研究指出项目可以通过一种当前不太理解的方式感知周围的环境,并能以一定的智力模式对刺激做出反应。对SCP-1609的行为的意义知之甚少,尽管已确定它能以自我意识进行反应,并对任何对其存在有威胁的刺激做出侵略性的反应。除此之外,SCP-1609似乎喜欢被人类所使用,并在其被闲置时寻找自己可以被使用的场合。因此基金会将SCP-1609用作覆盖物,以防止SCP-1609变得闲置并试图离开Storage Site-08。同时可以发现SCP-1609有能力理解人类语言,尽管这还无法确定,因为项目对旨在测量其对该类刺激的反应的测试并不配合。

当暴露于一系列特殊刺激下,SCP-1609将会有暴力反应。在一次典型的SCP-1609的暴力反应中,项目将会将其的一部分传送到附近人员的肺部中,导致对肺内部产生快速且严重的撕裂伤,并阻塞气管,导致受害者迅速死亡。使SCP-1609产生暴力反应的刺激包括:人员穿着制服,或与制服类似的衣服,人员与GOC有联系;任何对SCP-1609显示敌意的行为;马达发动的声音。来自SCP-1609的暴力反应很罕见— 收容至今只发生了█次,SCP-1609在进行暴力行为之后将回复到其被动状态,只要其没有继续察觉到威胁。

SCP-1609在██/██/████传送入存储Site-08的一个未经收容的收容隔间内并保留其当前状态,并处于基金会的监控下。小心的调查显示SCP-1609原本是一把大型的,用涂上涂料的橡木和漂白皮革制作的椅子,雕刻成一个向后倾倒的,休息状态的女性。SCP-1609在该状态下频繁显示出其异常属性,尽管有某种局限性,也就是说项目只会瞬间移动到某一范围内(当前未知)的人附近,且只会在此人需要坐下或在休息时缺少舒适的作为或椅子时才会进行瞬移。此时,SCP-1609将瞬间传送到他们附近让其坐下直到另一个人表现出类似需要。

在██/██/████,基金会和GOC的特工都注意到了SCP-1609的存在,并给予项目临时标号E-622。由于SCP-1609难以收容的属性以及可能违反有关掩盖超自然物体存在的保密协议,GOC部队发动一次小规模行动以收容SCP-1609。

当前未知GOC作业员是如何捕获SCP-1609,不过已知他们成功使用碎木机使项目变成当前状态。进一步试图摧毁SCP-1609,由于其属性且有能力瞬移远离危险源而失败。在该事件之后,多名GOC成员以怪异的状态死去。同时通过官方渠道和潜伏在GOC内的基金会特工了解到SCP-1609有可能至少对三名GOC成员的死负责,尽管假定由于他们对项目的虐待而导致的真正的伤亡情况未知。SCP-1609随后进入了基金会监控下。当前未知SCP-1609是如何注意到基金会的存在,尽管自此之后由于项目进一步造成损害的可能性较低而进入了基金会的监控下。

文件1609-1:

SCP-1609是一个完美的例子,用来证明GOC的行动程序的固有缺陷,并对任何质疑基金会收容危险物品的方针的基金会成员都是一个警告和劝诫。

在GOC动手之前,项目是完全无害的。一个在你需要时候传送而来的椅子比我们定期处理的项目比起来再普通不过了。当他们把项目塞进一个碎木机,使它受伤,害怕并愤怒,所以它反击了。通过摧毁它来“保护世界”,他们把整个事情弄得一团糟。SCP-1609因为GOC而在几分钟里由无害变成致命,而我们得负责善后。

谢天谢地,对待SCP-1609对我们来说很简单。只要我们不要对它做傻事,它不会反击也不会离开。即使它如此做,它一般也会回来的。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它来找我们是因为它害怕那些伤害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它总是回来。它现在害怕世界的其他部分,所以它来找我们获得保护。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用特殊收容措施替代特殊摧毁措施。如果你破坏了某些东西,它就永远被破坏了。当你试着摧毁一个异常,你永远都无法修复你的错误。这就是SCP-1609告诉我们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对的,GOC是错的,各位。

- Sievert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