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23
scp1623-1.jpg

意大利,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大区

项目编号:SCP-162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每起Diana事件都应由四名被指定的基金会员工于原地监视。

于████年██月██日更新:因事故1623-1,禁止任何方面的人员进入单个处于Diana事件下的SCP-1623-3区域,并与其保持安全距离。违者将被处决,并受到极端的歧视。

SCP-1623-3 -1、-2、-3与-4,近似于860m²、4km²、12km²与32.5km²的区域将作为基金会前台组织“Soldatesca Cavalleria di Pisa”的私有地产,以军事训练场的名义对公共关闭。已于其周围建立安全警戒区。

由于SCP-1623的性质,下一个Diana事件的位置直到开始时才能确定。因此,应在每个SCP-1623所影响区域的边界各自建立四个MTF站点。

在每年气温最高四天的三天前,应增加一支MTF单元(MTF-Kappa-7“意大利裁决”作为目前分配的小队,Kappa-8“西班牙裁决”作为追加小队)以加强安保。应使用基金会卫星“SCPSat Origin”精确获得未来的气温。如失去与卫星的联系,应在SCP-1623 HMCL联络人员(目前为M. Prihoda)批准后,在卫星被适当修理前使用SCP-████预测天气数据。

处于公共场合的SCP-1623-1与-2实例应被追踪,其余应被忽略。处于基金会收容下的实例应被收容于标准类人生物收容间内,以红外线摄像头监视。在Diana事件中,除紧急情况外不得以任何方式控制无意识个体。于特殊情况下,多于一个的-1实例可被收容于相同地点。须将-1实例从-2实例中分辨出来,这是因它们的外观相似。将多于一个的-2实例收容于相同地点会导致安保风险。

基金会与地平线倡议正在共同监视公共场合内的-1、-2实例,一经死亡,就应立刻记录。新生实例应从出生起开始被监视。

-1、-2实例的数量一旦出现差异(1:1.3及以上),应立即进行1991-Zorutti程序使比例恢复相等。

描述:SCP-1623是对发生于意大利的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大区的异常现象的称呼,当地居民称其为“夜游Night marches

SCP-1623-1指的是一部分当地居民(大约占当地人口的█%),互称“Benandanti”。这些实例有别于其他居民,表现于:穿着破旧、且通常以亚麻布扎染制成,外表通常被人忽视。在每年温度最高的四天里,大约21:00,SCP-1623-1会失去意识,并参与一次Diana事件(请查看Dr. ████的AstralT文件,以进一步了解该事件所使用的部分技巧)。

SCP-1623-2指的是一部分当地居民(大约占当地人口的█.█%),SCP-1623-1称其为“巫师The Witchmen/Malandanti”。这些实例有别于其他居民与SCP-1623-1,表现于:穿着脏污、且均为黑色衣物,并通常佩戴木质、铜制及银制珠宝。许多SCP-1623-2被发现是乞丐或是街头扒手。

SCP-1623-3指的是一系列位于乌迪内与波代诺内的平原与田野(被标明为SCP-1623-3-1到-4)。事件所使用的场地被证明为随机选择,到目前为止,未发现规律。

Diana事件指的是每年温度最高四天的晚上,发生于投影出的SCP-1623-1与-2间的小规模冲突。投影与实际有相似之处,尽管外观各不相同,并有频繁且不切实际的修改。修改包括衣着的变化,将衣物与皮肤上漆涂图案、点亮灯光,代表各种各样动物的套装或是自身成为动物,持有无法用于战斗的临时武器,茴香与高粱茎以及展示它们的旗帜。这些投影无法被触摸,并似乎只能互相影响。

冲突通常以混乱的方式进行。SCP-1623-1的投影与-2的投影进行战斗,直至一方接近死亡。但相反,其在应死亡时消失,所对应的实例不久后,从无意识状态中醒来。这些冲突持续到一方没有“存活”的投影为止。

双方的投影数量总和被观测到的最高时是19██年██月██日,数量达到了████。然而,在冲突结束后发现,有多于█个一方的投影从未出现在现场。在这段时间内,所有出现在现场的投影在从SCP-1623-3范围内消失前,全部触发了一次[已编辑]。

在接下来的几周(或是几个月,如最少有█个未出现的投影)中,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大区的农业生产出现改善、出生率提高(如有SCP-1623-1投影未出现)或是农业产量下降、流产和死产婴儿增加(如有SCP-1623-2投影未出现)。

由于每个实例都分别进行了样貌上的修改,且收容程序在某种程度上有修改,这些投影很难与各自代表的SCP-1623-1、-2实例对应。目前正在考虑将空中侦察作为一种确定可能的-1与-2实例参与Diana事件的方法。

scp1623-2.jpg

SCP-1623-1实例,被Agent Smetana在████年██月██日,于一场Diana事件前拍摄

采访1623-1-6:

被采访者:█████ ██████████(下文称█████),一名█████内的小村庄的居民,同时也是一个SCP-1623实例。█████在采访前接受了一次心理评估,得到了平均分数。

采访者:Agent McFlannagan(下文称F),监督研究助手Dr. Anderson。

前言:█████曾是SCP-1623-1中第六个被采访者。到目前为止,访谈均得到了相同的信息;这次访谈翻译自意大利文,并且为了简洁,下文列出了几次访谈中多次出现的部分。

F:这里是John McFlannagan,正在采访█████ ██████████,一名SCP-1623-1。今天是████年██月██日星期二。

F: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很好,先生。我希望可以快点被释放,回去见我的家人。

F:那是当然。好了,现在我们只需要对你的采访做一个回顾。现在,你能告诉我点你们叫做“夜游”的那东西的事情吗?

█████:我早就告诉过另外一个警察了——在最干燥的四天的晚上,我去往███战场与那里的巫师开展战斗。我带着茴香茎,他们带着高粱。

F:你所说的那些巫师是谁?

█████:哦,他们是mali andanti,先生!他们吃掉小孩,毒害我们的庄稼。在晚上,他们就偷溜进我们的物资,睡在我们的床上!如果床还没准备好,他们就会尿到我们的酒桶里!

F:他们为什么会在██世纪就吃小孩,毒害你们的庄稼?这是为了什么?

█████:这只是他们的方式,而且……所以他们不能这么做!我们每天晚上都和他们战斗,很多时候,benandanti赢了。

F:benandanti是什么意思?你又是如何成为他们的一员的?

█████:嗯……benandante是一个很好的代行者,你可以这么说。当你17岁时,你就成为一名benandante,就像从军那样。在夜游中服务十年后,你就可以停止这种生活,再也不去参加了。

F:是什么促使你成为一名benandante的?

█████:没有什么。你只是……作为那样出生。当你包裹着胎膜出生(笔记:“包裹着胎膜出生”后来被查明是banandante在出生时,羊膜囊覆盖着他们的面部)后,17岁时,██████ ███会来到你的家,并告诉你将成为一名banandante。

F:██████ ███也是一名……banandante吗?你还知道那些banandante?

█████:我……不能说,先生。他们会找到我,并打败我。然后——

F:这种回答我们以前也见过。<使用对讲机>Dr.Anderson,告诉Mr. ██████████他同意的条件。

[段落已编辑]

F:我明白了。当你参加夜游时,你会穿什么衣服?你们是怎么认出对方的?

█████:不,先生!在最干燥的四天中,我躺在床上,只有我的灵魂离开身体。我……告诉████在我灵魂离体时不要碰我。然后,我的灵魂与巫师战斗!队长领导我们,他是全队里最高的,并且一直穿着一件[已编辑]。

F:你的灵魂长什么样子?

█████:有时候像我,但是……是裸体的。有时候就像是猫、或狗、或鹿。但有时就连我都根本认不出自己。噢!拜托,先生,就这些行吗?我有点……不太舒服。

[下文已编辑]

后续事件:实例1623-1-6被A级记忆消除,并作为囚犯关押在基金会部门,被指控为醉酒伤人。

事故1623-1:
████年██月██日,一支地平线倡议的打击小队使用一种装置(现称为SCP-███)中断了正在进行的Diana事件,意图尽可能多的处决SCP-1623-1、-2的投影。由于投影位置不同,只有SCP-1623-1被全部处决,剩余的SCP-1623-2投影迅速触发了[已编辑]并消失。详见日志1623-1816“无夏之年”以了解该次事件的附带结果。

这导致了基金会特工发现并记录了该SCP,并促使了基金会与地平线倡议共同签订了一份合作收容行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