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25

项目编号:SCP-1625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1625本身并无实体,无法对它进行收容。所有Amaski部落的成员及其后裔均被收容在Site-37以前的隔离区域内。到目前(20██年1月17日)为止,在收容区生活的部落成员已有五十三(53)人,这些人的日用设施——包括食物、饮水和住处——均按站点常驻人员的生活标准进行供给。目前收容区内包含了五十三(53)个单间供部落成员生活居住。在受到监控的前提下,Amaski部落被允许在Site-37的餐厅进行集会,互相接触,但是在任何时刻都需要有多名警卫在场,以防SCP-1625被“传播”。生活区也配有警卫,警卫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对部落成员使用致命武力(见安保文档371-A:“小规模收容失效情况下对非异常人员的安全措施”)。

除了进行正式实验的情况外,不允许任何Amaski部落成员通过口头或书面的方式向他人传递他们的起源传说。站点的安保人员每周会对收容区域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查,清除一切可能含有SCP-1625的文档或录音。经站点主管Easton博士的批准,任何试图记录SCP-1625的Amaski部落成员将被立刻降级为D级人员。

基金会工作人员目前正在搜寻该部落可能存在的其他成员,但部落的大多数人都已被基金会收容(约███人中有███人被收容,占总数的85%)。基金会特工如果遇见疑似Amaski部落后裔的人员,须取得其DNA样本,送往生化研究站-4进行化验。如果确认此人拥有多于10%的Amaski部族血统,基金会特工必须将此人护送至Site-37。

SCP-1625-1被保存在位于肯尼亚的观察站-1625。目前对外宣称此站点是为研究附近的█████古迹而建立的考古挖掘点。与SCP-1625相关的一切实验都必须立刻报告给观察站-1625,以便那里的研究人员定位SCP-1625-1。SCP-1625-1的实例在站点中刷新后,全体人员必须谨慎地对其采样,并将其送往生化研究站-4。

描述:SCP-1625是肯尼亚的Amaski部落中口口相传的一个民间传说。这个传说是一个虚构的故事,讲述了该部落最初的统治者███(可以粗略地将这个名字翻译为“创始人”)的传奇,以及Amaski部落的起源。SCP-1625只在有人试图复述它时才会显露出异常属性。每一个试图“传播”SCP-1625的人都会给这个故事加上一个独一无二的新结局(结局的内容详见实验记录1625-1)。从记录来看,从来不曾出现过“重复”的结局,也就是说,即使是不同的复述者,同样的结局也不会出现两次。SCP-1625的所有版本开头部分都是统一的,讲的是███在“北方”做奴隶,随后逃脱,建立了Amaski部落,并将其从奴隶制度中解放出来。故事的“标准流程”到这里就结束了,随后每一个讲述者都会给它安上一个独有的结局。

SCP-1625的另一个特性就是它的遗传性。拥有多于10%的Amaski部族血统的人与生俱来地知晓SCP-1625的内容,即使他们从未接触过这个传说。对这些人进行记忆消除结果并不成功,他们都在记忆消除的几天之后再次回忆起了传说的内容。因此,所有Amaski部落的后裔都必须被收容至Site-37。

SCP-1625-1是一具尸体,经确认为非洲裔男性,被认为就是Amaski部落的创始人███的尸体。每当有人试图传播关于███的传说时,SCP-1625-1的实例就会被创造出来刷新。尸体总是出现在观察站-1625的所在地,但具体位置不定。尸体本身的状态,以及它周围的物品或墓碑的状况都是不确定的,随着每一次SCP-1625的“传递”而改变。SCP-1625-1的位置一直在不断改变,它有时在大型陵墓中,有时在普通的坟墓,有时只是被埋在没有任何标记的地下。虽然拥有异常属性,但SCP-1625-1可以被视为一具普通尸体来进行处理。由于有事件1625-1的前车之鉴,研究人员在确认SCP-1625-1安全无害之前必须极端谨慎地对其进行处理。目前尚不清楚SCP-1625-1为什么总是出现在观察站-1625,但Site-37正在对此进行研究。

实验记录1625-1:
对象:Amaski部落成员Adhra Abasi
摘要:对象被要求向初级研究员Marrson讲述他的祖先的故事。在讲完了“标准流程”之后,对象继续叙述说,███娶了很多妻子,活到了耄耋之年,直到有一天,一位不忠的妻子(被称为█████)用过量的山黧豆(Lathyrus sativus,又名印度豌豆)毒死了他。
SCP-1625-1状况:SCP-1625-1在一个华丽的地表陵墓中被发现,陵墓墙上的浮雕描绘了███的葬礼以及█████被处以死刑的情景。SCP-1625-1的身体没有任何外伤,进一步检验显示其胃中有大量的山黧豆,并确认其死因为山黧豆中毒(对SCP-1625-1的完整解剖报告见文档1625-78C)。

对象:初级研究员Marrson
摘要:在上述实验完成之后,初级研究员Marrson被要求将这个传说的概要写下来。Marrson开始用文字复述Adhra Abasi给他讲的故事,开始的部分是一样的,但是一写到“解放”之后,他写的故事就变得完全不同。根据初级研究员Marrson的叙述(以及事后对他的详细询问),███成了一个暴君,对人民施加各种残酷暴行。故事用极为生动的笔触揭露了███的罪行,并描述了他最终被推翻,审讯并处决的过程。初级研究员Marrson声称这就是三(3)个小时前他从Adhra Abasi处听来的故事。
SCP-1625-1状况:SCP-1625-1在一个普通坟墓中被发现,尸体受到过严重的损毁。其遭受的伤害包括数处骨折,一条被粗暴地砍掉的腿,三度烧伤和[已编辑]。尸体附近没有任何标记,也没有陪葬品。

事件1625-1:1993年11月5日,在一次SCP-1625的例行实验中,一名Amaski部落成员(Joseph West)创作了现在被称为文档1625-A-3的一份SCP-1625的抄本。该文档的“结局”是Amaski部落中发生了瘟疫,最终有███人因此死亡,通过隔离措施才得以控制。

观察站-1625的研究人员按照标准程序进行搜寻,并在一个之前未被发现的墓穴中找到了SCP-1625-1。这个墓穴位于地下,大门紧闭,看得出来是直接在周围的岩壁上凿成的。墓穴外墙上的铭文描述了一种症状类似腺鼠疫,但又有些像[已编辑]的疾病。这些铭文也多次警告不要靠近███的尸体。SCP-1625-1是在地下几英尺处被发现的,周围堆着███具其他尸体。SCP-1625-1被带回地面以供研究,为了进一步的实验,另有七(7)具尸体也被一同带回。

四(4)天之后,该观察站的首席研究员Betros博士向上级申请额外医疗援助,称工作人员都感染了疾病。补给品从Site-91就近送出,由机动特遣队Beta-9(代号“死灵追踪者”,为处理尸体和不死生物专门创立)负责运送。到达目的地后,Beta-9发现该站点的工作人员全部染上了文档1625-A-3中提到的那种疾病,观察站-1625立刻被隔离。机动特遣队Beta-9对该站点执行了37-罗密欧程序,随后新的工作团队被带到站点以取代过去的研究人员。1993年11月15日,观察站-1625和Amaski部落现在的处理措施得到批准。该部落——连同十二(12)名拥有该部落血统的后裔——于1994年4月17日被转移至Site-37。

事件-1625-2:2006年9月28日,研究员Gerret将一份SCP-1625-1的基因样本与一份1953年时取得的该尸体的基因样本进行比较,Gerret发现它们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类个体,进一步的实验显示每一次刷新的SCP-1625-1都拥有完全不同的遗传密码。SCP-1625-1的基因样本有██次被确认与世界各地的一些失踪人口吻合。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失踪者是如何来到观察站-1625,又是如何变成SCP-1625-1的外貌的(被确认的失踪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并不是非洲裔),他们身上类似SCP-1625描述的伤口从何而来也是个谜。O5已于2007年7月9日批准进一步研究的申请,并提供后续研究经费。

附录-1625-1:2009年8月15日,SCP-1625因其高传播性,对人的高危险性和无法收容性而被正式重新分级为Keter。更多资料请向Site-37的Anderson博士申请查阅文档1625-K4(“重新分级措施”)。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