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3

项目编号:SCP-16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63的收容处由4个毗连的房间组成,房间高度为3米,并具有以下特性:

  • 一个大小为5米×5米的装有气锁的接待室,室内摆放有既适合SCP-163体型也适合人类体型的座椅。
  • 一个大小为5米×3米的储藏室,储藏有SCP-163的隔离服、工具和游戏。
  • 一个大小为20米×15米的车间和进餐区,包含有所有已回收的设备,包括SCP-163-1。
  • 一个大小为5米×5米的休息区和休息设备,摆放有适合SCP-163体型的座椅和寝具。

空气需透过过滤器才能通入收容区,并应随时处在电脑的自动监测之下,由员工每日检测一次以检查污染情况。每周换一次过滤器,并且无论何时若在空气中发现污染物的话,立即更换过滤器。收容区内使用两套独立的照明装置:一套产生波长在400纳米至700纳米之间的光,另一套产生150纳米至300纳米之间的。为了方便观察,主要照明系统需随时保持照明。次要照明系统可以在SCP-163的意愿下开关。除了正式登记在员工手册M-163-1上的物品清单外,其他任何原料和化学制剂都不得进入收容区。所有员工和其随身所带物品都需在其进入收容区内前检测以确认是否有上述禁止携带的化学制品。

在收容区内时,所有员工需身着隔离服以保护他们和SCP-163之间不发生交叉感染。员工必须在获准进入隔离区前学习员工手册M-163-2,并且与████████博士进行一次谈话。获得授权的员工则可以以帮助SCP-163维修设备和以与其玩桌面游戏的方式与其进行互动。

SCP-163可以随时离开隔离区域。它必须先声明想要离开并身着隔离服,随后获得同意的手势后方可离开。隔离服里配备了和收容区内一样的空气过滤器。为了增进视野,SCP-163可以携带一个紫外线灯,此灯所能产生的紫外线波长不得低于280纳米,以将诱发员工患皮肤癌的几率控制在最小。当SCP-163在设施内走动时,需有一位初级研究员用一台录像机记录下它所有的动作、手势和表情。此研究员也需将SCP-163挡在有可能会对它造成伤害的区域前。

每三(3)天,员工需将一箱容量为20升的,装着员工手册M-163-1里登记了的化学原料的容器送至接待室。SCP-163会带走它,随后将里面的东西浇到SCP-163-1上。空容器将会被放在气锁内以便回收。

只有在SCP-163在时才可移走隔离区内的设备。如果SCP-163不同意移走某件设备,那么应将其放回原处。员工无论何时都不得分解、操作或移走SCP-163-1。任何对此的尝试都会导致严厉的处罚。

描述:SCP-163是一个智慧的外星生命体。当它站立的时候,它共有2米高,1.5米宽,身体悬空,离地面有50厘米。其身体大体上类似于一个圆柱体,相对于顶部的头,其底部长有一个圆形的嘴,圆形处放射状地长有八条三节的腿。SCP-163也有一系列专门的肢体,如下:

  • 嘴的两旁各有一条擅长抓物的进食用肢体
  • 身体顶部附近有两条用来进行复杂操作的胳膊
  • 腿附近长有两条大点的胳膊,用来载重和搬运,可以提供大约500牛的稳定力和最大2000牛的攻击力
  • 腿和嘴之间长有两条用途不明的附属肢体,已在SCP-163先前探索中截掉。

SCP-163的身体顶端向下30厘米处是一个半复眼,它在一个圈内延伸,使得它有了360度的视野。其背后有一个的盲点可用来排泄废物。复眼总共由88个眼睛组成。最合理的假设是每一个眼睛只接收其垂直面上的信息,大脑凭直觉将收到的不同眼睛得到的信息作比较后得到水平面上的信息。它的眼睛对波长为150至300纳米之间的光敏感,符合紫外线的UVC波段,但这种光对大部分地球生命都能造成伤害。

SCP-163有内骨骼,但骨骼组织的组成从化学成分上和结构上很像纤维素。骨骼结构从每条肢体最上端的关节伸出,并似乎用机械手段将其磨平了。当对这些突出物进行取样时,并没有发现有疼痛的反应。其皮肤在可见光下是透明的,在紫外线下不透明。对其进行了血样化验,显示其机体有一套基于镍的氧气与二氧化碳的循环系统,血液的颜色是绿色;作为比较,地球生物的氧气与二氧化碳的循环是基于铁和铜的。对血液和组织的分析表明,SCP-163的细胞也是用DNA作为遗传因子载体的,且同样以腺嘌呤、鸟嘌呤、胞嘧啶和胸腺嘧啶这四种碱基为基础;但其身体对以上载体的使用策略不同。四种碱基里的三种仍用来编码决定氨基酸,但和地球生物决定出的氨基酸种类不同。另外,一些地球生物的氨基酸不在其身体中存在,它身体中的一些氨基酸也不存在于地球生物圈内。这导致了蛋白质结构的决定性的不同。

SCP-163的家乡环境中应该含有一些与地球上的不相同的元素。它对一些常见元素的熟悉和对一些不常见元素的陌生证明了这点。████,一种对地球生命有毒的重金属元素,在SCP-163的新陈代谢里起到了作用。(译注:四位字母组成的对人体有害的重金属,只有铅)虽然SCP-163不需要铁和钙,但也对其无害。暴露在█████████████的任何一种化学形式下都可对其机体造成损害。███████和 ███████对SCP-163和对我们一样都有毒性。所有安全和有毒的化学药品都被编为了一个表格,和其饮食所需一起都被记录在了员工手册M-163-1里。此外,大气的构成应该也有些不同。SCP-163可以在没有机械过滤等帮助的情况下在我们的大气里生存一段时间,但在一小时后即开始显现出生病的症状。过滤出空气中的某个特定元素即可防止此类事件的发生。对SCP-163设备的分析包含了其的密封房间里的,因为它有可能会包含其家乡大气构成的迹象。

仍未知SCP-163如何对复杂的想法进行交流。它唯一能发出的声音是只有在当其处于一种特定的情绪时能发出一串稳定的正弦波,频率大约为15赫兹。这种发音没有变化,可持续15秒到10分钟。建议暴露在此声音下的员工需保持良好的心态以防止感到偏执。情绪主要通过位于复眼上方的组织顶部来表现。不同的情绪通过其皮下肌肉操纵皱纹扭曲来表达。此外,已记录下其同意和否定的手势。同意的表达方式是它用它用来进行复杂操作的胳膊快速互相敲击,否定是用其用来载重的胳膊做上述动作。它明确的手势和情感状态记载在员工手册M-163-2中。

SCP-163-1似乎是一个宇宙生命维持仪,它可以将基础化学元素转换成SCP-163的食物,除此之外还可以引发发现SCP-163时的那种投影现象。为了持续保证SCP-163的健康,不得对SCP-163-1进行研究,直到SCP-163死亡。其他设备的作用至今仍未完全了解。其他的设备限于将粗糙的晶体管组装进各种各样的类似于电脑的装置里。这种电脑设备的许多物理进程和现今科技所知的所有现代科学都不相符。推测SCP-163-1需要这些进程以正常工作。

SCP-163首先在20██年██月██由矿工在安第斯山脉发现。发现它的地质岩层大约有████████████年的历史之久;它附近一些散落了的材料证明它的宇宙飞船坠毁了。矿工汇报说在他们挖去了大量的岩石后,突然出现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镜面。该描述被认为是SCP-163-1所产生的更大规模的现象。除了被包围在█████████年的岩石里外,密室内部的物品没有变老或随时间推移而损坏的迹象,这被认为是该现象的一种效果。在特工控制了现场前,大约有30%的设备被抢走。虽然已追回了一部分,但大量设备仍至今失踪。现特工仍继续监察黑市以寻找余下物品去向的更多的线索。

当特工控制了现场后SCP-163仍包裹在SCP-163-1所产生的镜面里。SCP-163-1相关的简单界面让特工很快地取消激活了它。当时特工***用暴力制服了SCP-163。除去这次一开始的对抗外,之后SCP-163通过他对我们理解能力的增长,一直与基金会合作。

以下是对SCP-163实施的实验的部分记录。完整的实验及其结果的记录记载在M-163-2里。

实验日志163-46:面部认知。

实验日期:20██年██月██日
实验项目:SCP-163
实验程序:████████博士带着三十(30)张11×17的由吸紫外线油墨印刷的卡片进入了SCP-163的收容区。图像描绘了人类脸部的不同表情。给SCP-163从最不复杂的表情开始看起,一个“微笑的脸”,直到最复杂的,一张████████博士的照片。
实验细节:SCP-163无法认出即使是人类婴儿也能立刻模仿出的“微笑的脸”。直到第十八幅图,SCP-163拿起了卡片然后把它放到了████████博士的面板前。第十八幅图描绘的是一个夸张的脸部表情,包含了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一对耳朵和一个张大露出一排牙齿的嘴。第17张图除了嘴是闭着的之外,一切与第十八张一样。

实验日志163-47:面部认知。

实验日期:20██年██月██日
实验项目:SCP-163
实验程序:████████博士带着二十(20)张11×17的由吸紫外线油墨印刷的卡片进入了SCP-163的收容区。图像描绘了SCP-163身体顶部,复杂性从一个等腰三角形到一张SCP-163的照片。
实验细节:SCP-163未将第一张卡片当做这一系列中的一部分。第二张卡片描绘了一个等腰三角形,其中有一条线从其中间穿过,这张图引发了SCP-163的反应。SCP-163从████████博士处拿走了所有的卡片,然后一个个地往过看。随后它把卡片分为了两摞,其中一摞有六张图,包括第一张,另一摞是剩下的图,包括第二张。现假定第一摞包含的图片都不能被SCP-163认作它的族群,而第二摞可以。第二摞里的图片支持了这种假说。

实验日志163-80:利他测试。

实验日期:20██年██月██日
实验项目:SCP-163
实验程序:████████博士带着两个木块和一个能装下它们的箱子进入了SCP-163的收容区。████████博士打开了箱子然后假装用了很大的力气将一个木块装了进去。在关上箱子后,████████博士将另一块移向箱子,再次假装很费力来等待SCP-163做出反应。
实验细节:在████████博士试了10秒来将木块放进关着的箱子后,SCP-163为他打开了箱子。此实验结果和对人类孩童所做的同一实验的结果相同。

实验日志163-88:高级机能。

实验日期:20██年██月██日
实验项目:SCP-163
实验程序:████████博士推着一个放着一个画架、五张画布、各类画刷和一组能反射波长在150纳米至300纳米之间不等的颜料的光的手推车进入了SCP-163的收容区。████████博士在把画刷交给SCP-163之前用了三种颜料大概展示了一下画画的方法。
实验细节:SCP-163立刻开始用给予的颜料画画。通过紫外线成像,看到画描绘出了一些无法识别的植物和动物。SCP-163在完成画作之后呆站着不动了七分钟,之后打了一下画架后回到了接待室的一个角落里。头上的褶皱表示着悲痛。直到████████博士试图将作画器材从收容间内移走为止,所有与SCP-163的互动都失败了。在那时,SCP-163的载重臂从腿间伸出,打着否定的的手势。第二天,观测到SCP-163在一张新画布上作画。

附录163-88:
从今日开始,不论何时,当SCP-163的画布、颜料和画刷的储备开始减少时,都要向其提供新的。这是第一次我们能理解的真正有意义的交流。至少,我们对它的生态和家园有了更多的了解。-████████博士。

附录163-93:
奇怪的是当对SCP-163展示出地球的大小时,发现它开始迟疑。原因可能有很多因素,包括板块构造论、人类对地形的发展改造或仅仅是个偶然。我建议对█████████年龄段的岩层的挖掘都需被特工监控,以防发现更多的SCP-163的族群。我很难相信在几百万年前只有一个宇宙飞船坠毁在了地球,我们现在体会到这样一个发现的重要性。肯定还有其他人静静地藏在底下。-████████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