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32
mummycouple.jpg

SCP-1632-1个体

项目编号:SCP-163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因其性质,SCP-1632的收容集中在对SCP-1632-1个体的捕获和转移上。SCP-1632-1个体将收容在Site 45的标准人形收容间,按照标准人形营养单给食。将对内华达州的警方报告进行监控,确认是否有SCP-1632-1个体被发现。含有SCP-1632内容的广告一经发现将进行撤除。SCP-1632的客户一经发现将施以A级记忆删除。

描述:SCP-1632是一确信为地外或超维度来源的实体。目击者将 SCP-1632描述为一45岁的亚洲男性,面部特征不定,一般穿着三件套、红领带和圆顶帽。

SCP-1632会发放广告自荐为职业律师,且专长于离婚诉讼。SCP-1632的行动集中于内华达州居民。这些广告可能以各种来源、格式出现,包括传单、网络弹窗、克雷格列表1和广告牌。这些广告的主人无法回想起关于SCP-1632的信息,也不记得它的外貌。

在广告中,原本是电话号码的地方会被10个未知符号组成的序列替代。测试确认这些序列为低威胁视觉认知危害,会使其被看做一组随机数字。然而,需要SCP-1632服务的人员将能以该数字联系到它。基金会尝试获取正确电话号码的尝试均失败。

SCP-1632会协助其客户通过各式法律流程实现与配偶离婚。SCP-1632不会出现在基金会人员或记录设备附近,使得对其进行监控极为困难。SCP-1632的客户称其服务有效而便宜。若将客户从SCP-1632参与转移给基金会指定律师,客户将对新律师产生不满,要求SCP-1632重新参与诉讼。对客户施以A级记忆删除能成功阻止SCP-1632的诉讼。

在离婚结束后,SCP-1632、其客户、其客户的前配偶将一起失踪。数小时后,客户原本所在的地方会出现一个SCP-1632-1个体。SCP-1632-1是一种生物实体,由SCP-1632的客户及客户前配偶在物理上融合而成。SCP-1632-1个体一般被裹着白布,用意不明。SCP-1632-1个体被融合的方式完全不同,从两人在骨盆处接合、到大部分组织无法区分不等。然而其神经和呼吸系统不会变化,使得两人能各自说话、独立认知。手术分离的尝试均不能成功,即使该过程相对无害也是如此。

附录:SCP-1632-01采访

受访人: SCP-1632-1

采访人: 初级研究员Winger

初级研究员Winger: 晚上好。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吗?

SCP-1632-1A: 嘿。我是Randal Chasalow。

SCP-1632-1B: 而我是Diane Chasalow。

初级研究员Winger: 你们能告诉我是什么事让你们变成现在的…状况的吗?

SCP-1632-1A: 说起来还是心痛,我以前对Diane不是个好丈夫。工作到深夜、醉酒回家,我早该知道迟早会分手的。

SCP-1632-1B: 在吵了几个月后,我搬出去了。我很想念Randal,但分开似乎对我们两个都是最好的。

[无关信息略去]

SCP-1632-1B: 我在周三的报纸上看到了离婚律师的广告2,“想离婚?请打给Xing!”呵。价钱似乎还不错,所以我就打给他了。

初级研究员Winger: 你怎么评价SCP-1632的服务?

SCP-1632-1B: 你们用的名字好奇怪。总之,Xing真的很能帮忙对付那些律政专业事务。我能发现他对自己并不高兴,但生意就是生意。

SCP-1632-1A: 亲爱的,你也许该挑重点。

SCP-1632-1B: 好吧。在两周后所有文书都通过了。我在一个奇怪的地方醒来,穿着婚纱。就像是礼拜堂,但那不只是个礼拜堂,是那个礼拜堂,知道吗?地板是活的会呼吸。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害怕。然后,我突然看到Randal就在我旁边。

SCP-1632-1A: 礼拜堂很漂亮。没有人就坐,但世界在见证。墙上摆着金子和花。我真想让你也看看,简直无法忘怀。Xing站在教堂尽头穿着奇妙的白袍。教堂里的光美到难以形容。

初级研究员Winger: 你们都不在意突然在这种地方出现吗?

SCP-1632-1A: 没有,我感觉很好。一切都很好,从来没有如此过。

SCP-1632-1B: 之后我们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接下来我只知道我又回到了家里,还有Randal,一切应然如此。

初级研究员Winger: 这是说你们很满意目前的状态吗?

SCP-1632-1A: 岂止是满意?这是我遇到过最好的事了。见到Xing一定要替我谢谢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