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38
Monarch-butterflies1.jpeg
哈珀事件期间的SCP-1638-1

项目编号:SCP-163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38被收容在就地建立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临时Site-107中。这个站点已被标示为限制入内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一座四米高的铁丝栅栏被建立在站点周围;伪装成森林保护员的安保人员将禁止任何公民接近这一区域。分配到这一站点的人员应随时携带音频播放设备(MP3播放器、智能手机等)。任何可能导致超过85分贝声音的机械或设备的运作都被限制在测试范围之外,以避免非故意引发的哈珀事件(Harpo event)。

描述:SCP-1638指一片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编辑]郡,直径约5公里的被森林覆盖的近圆形区域;其中心位于Z████ Smith的坟墓处。Z████ Smith生前是专门研究声学SCP的一位基金会收容专家,于██/██/20██死于肝癌。对墓地与发掘出的遗骸的测试并没有表现出异常效应。区域中的植物群系主要由蒙特利松(Pinus Radiata)和蓝桉树(Eucalyptus globulus)组成。这个区域中还生存着一个黑脉金斑蝶(Danaus plexippus)的种群,其数量比类似环境下高出██%;以下将这个黑脉金斑蝶种群称为SCP-1638-1。SCP-1638-1并不表现出一般的迁徙行为,整年都停留在这一区域;但其个体在哈珀事件之外,并不表现出异常。

单独看来,此区域的植物群系、动物群系抑或无机环境都未表现出任何异常的行为或生物特征。然而综合起来,SCP-1638区域内所有这些要素共同的表面几何特征表现出一种强力的消声效应——区域内的环境声音强度基本上不高于5分贝。观察和测验表明,SCP-1638有能力不断控制大多数自然表面的几何特征(包括树叶、森林地表岩屑和无脊椎动物群系)以致声波能量或者被吸收,或者被其他声源抑或自身回声相消。在一些著名的例子中,SCP-1638使用的几种消音技术,已经被专门发展为基金会收容声学SCP所用。

SCP-1638内任何于声源处超过85分贝并持续超过10秒的声音,都会引发哈珀事件。在此事件中,声源周围半径1公里内的SCP-1638-1会表现出群集行为,并聚集在扰动的周围。当SCP-1638-1达到临界数量时(至少50,000),SCP-1638-1的个体会统一地排列翅膀,以产生SCP-1638通常消声效应的放大作用。测试表明,在此事件中声音强度会降低至-14分贝,即便声音是由功放扬声器(PA speaker)产生的。暴露在此事件下的D级人员报告他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以及与部分感官剥夺一致的轻度至中度的心理压力。一次哈珀事件一般在扰动后持续大约3个小时。

目前一切试图与SCP-1638进行交流或探明其是否有感知能力的尝试都失败了。

附录SCP-1638-A:当一批建筑工人尝试清理并开发该区域,并引发了哈珀事件时,SCP-1638受到了基金会的注意。标准程序被执行,这些建筑工人受到询问后执行了A级记忆消除程序。专家Smith的坟墓在对该区域的搜索过程中被发现,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一些其他物品。(见附录SCP-1638-C)

附录SCP-1638-B:
内部调查报告██/██/20██:

基金会记录表明,专家Smith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镇长大,距离SCP-1638约10公里。调查发现她生前曾作过几次不成功的请愿,以阻止目前被收容为SCP-1638的区域被开发。按照基金会对于没有在世亲属的人员的标准协议,起初专家Smith被火化并安葬在█████的██████公墓。然而晚些时候,她的遗体被尚不知晓的一个或一些人非法地发掘出来,并重新安葬于现在的地点;此事在SCP-1638进入基金会的注意之前一直没有被发现,公墓的安保措施不足。专家Smith原本的坟墓目前没有表现出异常现象,但应被监控以防紧急事件。

附录SCP-1638-C:

专家Smith的坟墓上放着一封信,收信人为SCP基金会,署名为“C█████ M███”——一位被怀疑涉及大量声学SCP项目的相关人士,这些SCP中有██个是专家Smith至少部分负责收容的

起初的时候,我憎恨她。我认为她在囚禁我的艺术,阉割我的艺术,杀死我的艺术。于是,我磨砺我的技艺,创作新的作品,然后释放我的作品——但是你们捉住了它们,而她囚禁了它们。清理。重做。一次又一次。然而随着这一切的进行,憎恶与对抗变成了……变成了真诚的竞技。她鼓励着我,而我也激励着她。如果她不曾向我学习过,多少怪物将会脱笼?多少生命将会逝去?如果不是她,我或许还仅仅是在钢弦上摩擦马鬃。

一次,我悄悄地隐藏着,观察她如何收容我的作品——我那时仍然在与她竞争,我相信这样会给我带来优势。我那时多么愚蠢,我仅仅理解了她的艺术那最浅薄的一部分。然而,我意识到我们创造了一些新的东西。在我的音乐与她的寂静之间,一种新的艺术诞生了,那是清澈的分型边缘般的美丽。我想,我那时就有些爱上她了。

像那样,我们一起创造了很多作品。尽管我从未确信,她与我对这些作品抱有相同的感觉。现在,她离去了。而你们对她这些年工作的报答不过是一块平凡的墓地,还有一块刻着她名字的石头,而这里有无数这样的名字。

她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一位伟大的对手,更是一位无与伦比的搭档。她应得的更多。收容——或者说保存——这处她所爱的土地,是你们亏欠她的。对于我来说——我没办法为她建造一座合适的纪念碑——于是我帮助她,让她有机会为自己建立一处不朽的作品。

祝好
C█████ M███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