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59
orgchart.jpg

SCP-1659分部“心理战管理部”组织结构图解

项目编号: SCP-1659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持有3/1659级权限人员的人员只可与SCP-1659γ个体进行互动。依照9英里站点协议(9 Mile Station Protocol)的规定,所有与SCP-1659α和 SCP-1659β个体的互动必须通过外务部的已知外交通道进行。当前Dr. Danamir al-Qahtani被视作对SCP-1659的外交大使。

由于SCP-1659的广泛分布性, 当前的收容重点放在防止公众知晓SCP-1659个体进行的活动的真实目的,优先处理具有巨大风险的活动和违反9英里站点协议9 Mile Station Protocol的活动。依照协议要求,除非经由外务部批准禁止对SCP-1659进行非观察类研究。

研究小组必须每周对已知的SCP-1659个体和组织列表进行更新以确认当前状况。在将人员分配到SCP-1659项目时,应优先选择具有社会学、政治学、外交学、管理理论和烹饪评论相关背景知识的人员。

描述: SCP-1659是一个超出所有已知政治分类和部门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有至少315,449名成员,他们会天然地感知到自己是一个名为“K理事会Directorate K”的大型管理机构的成员。受SCP-1659影响的人员被确认明确知道该组织的存在、自己所属组织分部的详细信息和其作为SCP-1659一员在组织中的职责。对这些受影响者的采访表明这些信息会在其17~32岁期间以未知方式被其自动获知。一旦一个对象受到SCP-1659影响,除非是系统性的神经破坏或死亡,没有任何已知方式能将关于“K理事会”的信息从该对象认知中抹除。SCP-1659的影响似乎是完全随机地在世界范围内传播。

SCP-1659的组织结构极度复杂,且似乎没有最高纲领或目标。SCP-1659的分部会被给予一个头衔和名义上的任务,但是分部成员实际进行的活动看起来总是与该分部声称的目标毫无关联。至今基金会研究员已记录到了1,297 个分部。除了知道它们都服务于“K理事会”这个中央管理机构外,当前无法对这些分部彼此之间的关系进行调查;分部领导层人员会有规律地更换,且各分部本身也时常发生改组。

受SCP-1659影响人员会时常花大量时间在某些明显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记录到的包括:

  • 加拿大多伦多有一名退休电工将自己视作“微笑模子工作室”的一名技术人员,并开始反复地尝试在拥挤的公交车站的地面上转硬币。
  • 三个自称为“无聊控制局”工作的个体来到斯洛伐克西南的乡村地区,清点记录他们看见的每一只睡鼠(Muscardinus avellanarius),之后将记数结果以短信发给一个手机号码,该号码被登记在秘鲁利马的日本领事馆1
  • 一个自称"第十五乙烯基部"的工作组乘坐一辆私人卡车在韩国的多个交通枢纽城市间旅行,沿途清洁所有与行人安全相关的提示牌。
  • 玻利维亚███████一位受到SCP-1659影响的警察局长████ ████████在他家后院里不停地将一个用锡纸包裹的4M高天线拆解又组装。
  • 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莫哈韦沙漠,来自不同地区的28名个体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开始进行“人民胆囊健康管理会”的“官方会议”。会议最后在一次爆炸中结束,推测至少有500千克的TNT炸药被引爆。2

受SCP-1659影响的人员在执行其“任务”时没有表现出受强迫的迹象。但是受影响者会在执行SCP-1659给予的任务时显得十分积极,并在行为和态度上表现出极高的士气和团队凝聚力。

尽管SCP-1659受影响者个体的行为似乎是毫无目的的,大范围背景分析显示SCP-1659对世界范围的商品市场波动、文化走向(特别是在食品上)、不动产发展、难民人口迁移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力,甚至在军备部署上也有着程度有限的影响。SCP-1659能通过成员执行任务的总体效应、对某些重要企业的掌控权和那些在各级政府中工作的受影响者来达成其对世界的深远影响。在大部分情况下,SCP-1659引发的变化极其轻微且不会脱离总的社会发展预期,这被认为部分地是SCP-1659同意遵守9英里站点协议的缘故。一个例外是在正式宴请习惯和烹饪技术上,在这些方面SCP-1659已经施展了它强大的影响力。很多世界闻名的餐馆为SCP-1659拥有或由其提供赞助,包括法国巴黎的██████, 日本大阪的█████████, 以及西班牙卡特罗尼亚的███████。

受SCP-1659影响者遍及全球,可大概分为三类:

  • SCP-1659α: 这类个体在SCP-1659中处于领导层,如机构主管、主要政治领袖或高级别行政人员。约 2% 的SCP-1659受影响者被分为这一类。 SCP-1659的领导核心“K理事会”自身就是由部分的此类个体组成,且当前被认为有100~120名成员。
  • SCP-1659β: 约15%的SCP-1659个体被分为此类。这些个体倾向于执行中等行政级别的职务,一般是监督或准决策类事务。很多此类个体在世界范围内的现有政府中处于权威位置。前冈比亚首相██████ ████被认为就是这类个体中的一员,他在事故1659A MIKE中被基金会人员废黜。
  • SCP-1659γ: 大部分的SCP-1659个体属于该类。这些个体执行各种与SCP-1659分部相关的任务,也是最容易被基金会注意到的群体。虽然SCP-1659γ个体广泛地分布在各种群体中,但是有相当比例的此类个体是流动人口、刑事或精神病罪犯或其他类型生活在主流社会外的人。

如果SCP-1659真的存在某个终级目的或目标,它在当前也是完全未知的。

附录1659-A: 9英里站点协议概要

基金会研究员在对1983年一次反常事件的调查后发现了SCP-1659,当时有17名无党派人士手持扫帚拖把等清洁用具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大街上到处追捕走失犬只。这次事件与一次苏联在该城组织的经济会议发生在同一时间。

在1983到1997期间, 基金会以常规秘密手段进行了实地调查,得到的信息显示SCP-1659的分布范围和其对现有社会的强大影响力使其在根本上无法被控制。因此SCP-1659被分级为KETER,并在首要威胁目录Prioritized Threat Register中位于14号。由于SCP-1659的性质,研究主管Dr. Franz H. Ambroz开始尝试与之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valentina.jpg

Valentina Làconi,乌有领事馆基金会事务专员(資料照片)

于 1998年9月1日,一封信被寄到 Dr. Ambroz 的建立的正式联系地址中,声称是来自“K理事会乌有领事馆Directorate K Null Consulate”。该信件中声明SCP-1659接受与基金会商讨建立正式关系的邀请,并决定在年底候进行一次高层会见。

在1998年12月18日, Dr. Ambroz与一个基金会谈判团队在SCP-1659引导下来到美国加州9英里站点的一处废弃住宅(选择此地的理由是“我们想在这开个餐馆。”),与一名SCP-1659个体Ms. Valentina Làconi见面,此人被研究员证明是居住在意大利Scampìa的一名自行车修理工。Ms. Làconi宣称自己是“乌有领事馆基金会事务专员”,且是现存唯一的SCP-1659个体。

Ms. Làconi被发现对国际外交极其了解,并在基金会代表的要求下说出了数个分布于不同地区的SCP-1659分部来证明其组织地位。在接下来的数天里,基金会代表与Ms. Làconi讨论了关于让SCP-1659自愿进入收容的条款。双方在1998年12月22日达成一致,这之后不久9英里站点协议被O5指挥部和K理事会正式签认。(对方以一名骑驴信使将一份签有19个签名的协议副本送到了预先约定的墨西哥瓜达哈拉哈基金会设施。)

签约目的声明: 9英里协议的序言中声明基金会与SCP-1659对保护当前人类文明的合理现状有着共同的期望,并在这一点上达成一致。序言还声明尽管基金会与SCP-1659各有不同的目标,但在这一点上的一致意见足以成为该协议正式签署的基础。

对SCP-1659的要求: 依照协议,SCP-1659不得进行任何可能将其存在暴露给不受其影响的个人或组织的活动。

SCP-1659不得进行任何可能造成大规模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的活动,除非是处于双方事先定义的自卫情景,即使是出于自卫也必须立即向基金会人员报告。

SCP-1659在任何时候必须将受其影响人员的总人数限制在世界总人口的0.01%以内。

SCP-1659不得将基金会人员吸收为其组织成员。

对基金会的要求: 基金会研究员被允许观察、记录任何由SCP-1659γ个体进行的活动。基金会研究员不得干涉此类活动,除非此类活动经由合理判断属于对协议规定即将发生的违反。

基金会人员可以将SCP-1659个体带到基金会设施中进行问询和采访,但必须经由零位领事批准且与K理事会指导原则相符。每年基金会可以此目的带走的个体数量不少于30人。

除非处于自卫情景,基金会不得伤害、强迫、恐吓或以其他不当方式对待SCP-1659个体。

对签约双方的要求: 每隔三年签约双方必须派出代表在一片中立区域内对9英里站点协议进行一次重审。可以在经由双方同意的情况下对协议进行修约。

签约双方均可不透露与己方总体战略战术布置、人员等级、高级别政策等事项相关的信息。

迄今为止,SCP-1659没有违反过9英里站点协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