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61
clockwork.png

SCP-1661部分解构后的样本,除去被推定为重要组件的部分后,眼睛仍持续活动数日。

项目编号:SCP-1661

项目等级:Archon

特殊收容措施:SCP-1661样本被收容于Site-81内,解剖或实验申请需交由3级以上人员批准。

描述:SCP-1661是一群自我复制的自动装置,主要由飞机部件构成,以一种随机的、看似非功能性的方式组装而成。尽管排列组成和运作方式都有高度不同,但每个个体的大致中心部位都有一个从基因学角度类似头足纲生物的眼睛。所有的SCP-1661都能够通过未知的方式进行自主飞行,并且具备快速、协调的机动性。

虽然SCP-1661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智慧,但却沟通无果。

个别个体专用于各种各样的用途,例如对飞机、无人机、直升机和无人驾驶航天器等空中飞行器的扣押和解构,已经观察到了用作此途的激光切割器、多指附属物和原始隐形装置。

SCP-1661更喜欢在夜间集体捕猎,攻击飞行中的目标。它们能够在几分钟内完全解构无人驾驶飞行器和空中无人机;在有记录的案例当中,它们成功将飞行器在自由落体过程中完全解体,且在撞击地面前完成。对于载人飞行器,它们通常仅限于解构其中的非关键部件,推测这是为了保证乘客生存。实验表明,在这种情况下,SCP-1661将更加谨慎精确地对待它们的工作,通常需要长达一个小时的实验仔细切除特定材料。SCP-1661对于机载设备以外的空中猎物没有反应。

历史:SCP-1661活动于1948年,因为几起有关飞机机身或机翼失去了小型外部部件的报道而首次引起了基金会注意,受影响航班上的一些乘客声称他们目睹到了在机身外部活动的小型金属物体,因此促使了进一步调查。稍候,特工马森西按照行动计划:SAGA向公众传播这些目击事件的虚构记录。

对SCP-1661预计狩猎场地的调查卓有成效,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外勤特工目睹到了几次对诱饵飞机的攻击,使得基金会得以通过三角测量确定其巢穴的位置。收容专家于1969年四月被部署到印第安纳州的蒂珀卡努县已废弃的阿尔伯特·约翰逊空军基地。

基金会人员发现了超过三百个SCP-1661正在将回收的材料组装成新的个体,大多数个体都从天花板的倒塌部分逃脱,但也有一些被在场特工们捕获以供研究。四十七个非活动个体也被回收,这些个体均没有其特殊的眼睛——它们的中心部位只有可供容纳的开放管道。

值得注意的是,两个个体由于营救陷入基地设施裂缝中的菲尔丁特工而被捕获。

Site-81实施收容三天之后,一群SCP-1661个体降落在站点禁区、距离大门五米处,这些个体并未抵抗站点人员的收容。

事件报告:


1971年1月28日,所有SCP-1661开始出现不稳定行为,如绕圈飞行和将自己推进到收容室的两侧。四天后,驻扎在蒂珀卡努县的收容人员收到报告,称SCP-1661的前巢穴附近发生了癫痫发作导致的车祸,急救员也出现了同样症状。

机动特遣队Eta-10和Beta-7被委派前往,以分别应对可能的模因危害和生物危害。尽管有防护设备,但在接近空军基地一公里范围内时,这支部队也同样受到影响。

空中侦察随后捕捉到裂缝中出现单一巨大有机体的画面,由透明卷须组成,上面有数百个头足纲的眼睛。当这个实体出现在基地范围之外时,对其进行了猛烈轰炸,但并未得到预期结果。

鉴于大面积生物危害影响,基金会攻势的无效以及SCP-1661的反常行为,Oliver Rights主管决定释放SCP-1661。SCP-1661直接前往其巢穴,切除了数只眼睛以攻击实体。该实体试图阻止攻击但没有成功——SCP-1661的动作过于迅速,难以被卷须击中。

实体撤入裂缝,完全消失。基金会人员和平民立即从其影响中恢复过来。后来对裂缝的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也没有发现该有机体的痕迹。

几个处于收容状态下的非活动SCP-1661随即被运送到巢穴,那里的人员观察到,在放入敌对实体的眼睛后,新个体被激活。

SCP-1661因此被正式认定为该异常实体的收容措施,在对已回收的素材进行进一步检查时,将生成对该文件的完全重写以反映此更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